首頁 向上 留言簿 網站目錄

木猶如此  王以安 撰
                                           

 

 

上接《真真國女詩》中“漢南春歷歷,焉能不關心”句。

庾信《枯樹賦》云“昔年移柳,依依漢南。今看搖落,悽愴江潭。樹猶如此,人何以堪?”而《世說新語•言語第二》云“桓公北征,經金城,見前為瑯琊時種柳,皆已十圍,慨然曰﹕木猶如此,人何以堪!攀枝執條,泫然流淚”後者雖引用前者,但是有“木猶如此”與“樹猶如此”的差異,而以枝條而言宜乎曰“木”。更何況“木猶如此”,“木此”者“柴”,扣合書中主角“柴大紀”。

五十一回載寶玉喜道:這才是女孩兒們的藥,雖然疏散,也不可太過。舊()年我病了,卻是傷寒內裏飲食停滯,他瞧了,還說我禁不起麻黃、石膏、枳實等狼虎藥瑯琊。我和你們一比,我就如那野墳圈子裏長的幾十年的十圍一棵老楊樹種柳,你們就如秋天芸兒進我的那才開的白海棠,連我禁不起的藥(樹猶如此),你們如何禁得起(人何以堪)。麝月等笑道:野墳裏只有楊樹不成(悽愴江潭)?難道就沒有松柏?我最嫌的是楊樹,那麼大笨樹,葉子只一點子(今看搖落),沒一絲風,他也是亂響。你偏比他,也太下流流淚了。寶玉笑道:“松柏不敢比。連孔子都說: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執條)可知這兩件東西高雅,不怕羞臊的才拿他混()比呢。

這(括弧)中的字就是解讀《枯樹賦》及《世說新語•言語第二》的提示。看上去還是有一些多餘文字。

可是《紅樓夢》中無一虛語,這段話語也解讀了《影梅庵憶語》文句“去冬姬移居香儷園靜攝,數百枝不生一蘂,惟聽玉鬣濤聲,增其悽響而已。”

五十一回載寶玉道:舊年(去冬)我病了,卻是傷寒內裏飲食停滯(靜攝),他瞧了,還說我禁不起麻黃、石膏、枳實等狼虎(瑯琊)藥。我和你們一比,我就如那野墳圈子裏長的幾十年的(十圍)一棵老楊樹(種柳),你們()就如秋天芸兒進我的(移居,園)那才開的白海棠(香儷),連我禁不起的藥樹猶如此,你們如何禁得起人何以堪。麝月等笑道:野墳裏(悽響)只有(而已)楊樹不成悽愴江潭?難道就沒有(增其)松柏?我最嫌的是楊樹,那麽大笨樹(數百枝),葉子只一點子(不生一蘂今看搖落,沒一絲風,他也是亂響(惟聽玉鬣濤聲)。你偏比()他,也太下流(流淚)了。寶玉笑道:松柏不敢比(攀枝)。連孔子都說: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執條)可知這兩件東西高雅,不怕羞臊的才拿他混()比呢。

合併計入後才見識到作者創作的神奇,真的是無一處閒置文字了!逐一解讀如下:

寶玉道:舊(前)。

舊年(去冬)。

飲食停滯(靜攝):靜作止,攝作攝取,是禁食而不是靜養。作者游戲筆墨如此。

狼虎(瑯琊)藥:以“狼”諧音“瑯”。又以“狼虎”象徵“邪”。

幾十年的老楊樹(十圍):幾十年的大樹自然有十圍的可能。

野墳圈子裏長的一棵老楊樹(種柳):將“楊柳”連用。

你們(姬):丫鬟代表姬人。

芸兒進我的(移居,園):將樹苗移居園內。

那才開的白海棠(香儷):花開芬芳美麗。

連我禁不起的藥(樹猶如此):自比老楊樹如此。

你們如何禁得起(人何以堪)

野墳裏(悽響):野墳令人悽響。

只有(而已)。

野墳裏只有楊樹不成(悽愴江潭):楊柳樹不只在野墳裏,江潭邊上也有。

難道就沒有(增其)松柏:還有松柏就是增加了。

那麽大笨樹(數百枝):樹大枝葉繁茂。

葉子只一點子(不生一蘂)(今看搖落):葉子都只一點子,就是搖落,當然不生一蘂了。

他也是亂響(惟聽玉鬣濤聲)。

你偏比(攀)他:攀比之意。

也太下流(流淚)了:眼淚往下流。

寶玉笑道:松柏不敢比(攀枝):攀比松柏之枝。

連孔子都說: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執條):執著這一條論語。

不怕羞臊的才拿他混()比呢:《說文》曰:混,豐流也。

 

 

[ 首頁 ] [ 向上 ]

【聯絡我們】:redstorey@pchome.com.tw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05年04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