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向上 留言簿 網站目錄

奪嫡疑案
                                           

 

 

        【奪嫡疑案】 王以安撰

       書中二十二回「身自端方,体自堅硬。雖不能言,有言必應。」謎語道出《尚書、無逸》「三年不言,其惟不言,言乃雍,不敢荒寧,嘉靖萬邦。」中「雍」字以及「嘉靖」明世宗」年號,足見作者完書於「世宗」身後之乾隆時。寶親王乃乾隆封號,賈政父寶玉實雍正影子。《論語、顏淵》固言「政者正也」。賈政身邊不顧羞、善騙人皆非正人君子,物以類聚也,欺之以方耶?賈政學政,蓋取意「辟雍」之「雍」也,《論語、雍也》「子曰:雍也可使南面」,故賈政得放江南學政也如此。

    《周禮、司馬、職方氏》「正西曰雍州,其山鎮曰嶽山,其川涇汭,其浸渭洛,其利玉石,其民三男二女--」於政老有之!賈珠、寶玉、賈環三男;元春、探春二女。賈政長子賈珠早亡?是無嫡長也!謂之奪嫡。是李紈者理密親王耶?   

    四兒有四皇子之意,其於十分水秀、芸香、蕙香何!四兒改名一事,蕙香原無不妥。小紅,焙茗,襲人,紫鵑,香菱等皆改來改去。蓋「諱、蕙;允、芸;祥、香」也,而祥者琱]。水秀者泮也,泮水辟雍也。乃禎,庚韻;禛,真韻。好名好姓喻「阿其那、塞思黑」也。削宗籍去好姓矣。胤示題本名胤禛,禎原與禎字神似。

    三十三回賈政一腳踢開掌板的,自己奪過來咬著牙恨命蓋了三四十下,是寫《儀禮、少牢饋食禮》「鼎序入,雍正執一匕以從。」《儀禮、有司徹》「陳鼎如初,雍正執一匕以從。」《毛詩、小雅、大東》「有捄棘比」。《朱註》「棘比,以棘為比,所以載鼎肉而生之於俎也」,足以當之。

    又提到「弒父弒君」此眾人誣衊雍正皇帝語,《大義覺迷錄》可考也。蓋云「謀父、逼母、弒兄、屠弟、貪財、好殺、酗酒、淫色、懷疑誅忠、好諛任佞」。又曰「聖祖皇帝原傳十四阿哥允磥悀U,皇上將十字改為于字。又云:聖祖皇帝在暢春園病重,皇上就進一碗人參湯,不知何如,聖祖皇帝就崩了駕,皇上就登了位。隨將允篚捰^囚禁,太后要見允瞗A皇上大怒,太后於鐵柱上撞死。皇上又把和妃及他妃嬪都留於宮中等語。」

    七十回寶玉寫字不足,探春、寶釵等說「書雖替他不得,字卻替得的」,每人臨字與寶玉,黛玉字跡且與自己十分相似。「十」與「于」之辨耶?「十」與「子」之辨耶?抑「禎」與「禛」之辨耶?

    《論語、公冶長》「雍也,仁而不佞。子曰:焉用佞。御人以口給,屢憎於人,不知其仁,焉用佞。」此七十五回賈政講怕老婆故事之言「雍」也。雍正乃尷尬不正之人,擅改順治實錄中赦款,乾隆初不知,後乃責錢謙益。《毛詩、魏風、葛履》「維是褊心,是以為刺」反映在賈赦講故事上。又有「二難」之說,是講胤禟、胤禩「阿其那」、「塞思黑」豬狗之呼。

    《通俗編、雜字、騰》云:俗以物自此移置于他曰騰,王建居貧詩「蠹生騰藥篋,字脫換書籤」。王子騰乃十四王子移作四王子之謂。第二十五回魘魔法時,王子騰夫婦皆表關心固是親情,而作者實寫謀奪儲位事,故「賈政見不靈效,著實煩惱」下《脂評》道:「四字寫盡政老矣。」頗見嘲諷。

    《石頭記》第五十回猜謎「一池青青草何名?」答作《禮記、中庸》曰「夫政也者,蒲廬也。」《鄭氏注》云「蒲廬,蜾蠃,謂土蜂也。詩曰:螟蛉有子,蜾蠃負之。螟蛉,桑蟲也,蒲廬取桑蟲之子去而變化之,以成為己子。」是謂奪嫡也。

    鴛鴦之嫂金文翔媳婦是漿洗的頭兒,漿糊書本者也,文翔猶「文詳」可況實錄。鴛鴦道「我一刀抹死了也能從命」,袖了一把剪子便鉸頭髮。此《儀禮、有司徹》所謂「雍正執一匕以從,雍府執二匕以從」,一刀可有一匕,剪子則有二匕。第二回說「遂額外賜了這政老爺一個主事之銜」,脂評「嫡真實事,非妄擁也。」意指「擁」正是「額外」得「嫡」是實事。

《紅樓夢》不以一人專寫一事,亦不以一事專屬一人。世傳雍正帝中毒身亡,書中賈敬服丹而亡謂是「老爺賓天」,賓天者寫雍正帝也。賈敬音諧嘉靖,等是「世宗」。云是乙卯科進士,或曰丙辰科進士,乙卯當雍正十三年,乾隆帝繼位,進諡號予雍正帝,故云乙卯進諡。次年丙辰改元乾隆,則曰丙辰進世,進入乾隆盛世也。版本異同尚待討論。至於賈敬死時腹中堅硬似鐵,面皮嘴唇燒的紫絳皺裂,謂係玄教中吞金服砂燒脹而歿,實寫「塞思黑」而已。

 

[ 首頁 ] [ 向上 ]

將關於這個 Web 站台的問題或建議的郵件寄到redstorey@pchome.com.tw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06年09月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