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向上 留言簿 網站目錄

拏煙喫茶天地會  王以安 撰
                                           

 

 

       林爽文因天地會起事,在臺官員治績飽受責難之餘,還被懷疑諱飾“天地會”為“添弟會”,柴大紀曾經會審“添弟會”案件,議有欺君之罪。其實“添弟會”原本不假,是朝廷誤判情事。林爽文加入天地會係由嚴煙傳授,起會的根源是廣東洪二房和尚,居住後溪鳳花亭,在被火半燬廟宇後方。朝廷命兩廣總督孫士毅逐處密查,不但並無其人,抑亦並無其地。及至福康安拏獲嚴煙,供出面上疤痕甚多張姓男子綽號破臉狗者涉案,再由閩浙總督李侍堯拏獲。三十九回“村姥姥是信口開合,情哥哥偏尋根究底”即表其事。

  寶玉按著劉姥姥說的方向地名,著茗煙去先踏看明白。就是寫孫士毅奉命緝拏天地會徒眾。茗煙回來說“那地名座落不似爺說的一樣,所以找了一日,找到東北上田埂子上才有一個破廟。”即是“逐處密查,不但並無其人,抑亦並無其地”。茗煙找到的破廟呼應“半燬廟宇”,媕Y青臉紅髮的瘟神爺當作“破臉狗”,有失厚道。茗煙姓葉,據此看來茗煙的確是“茗茶喫煙”,解讀“天地會”的暗號“以三指拏喫茶”。

  “洪二房和尚”就是“萬和尚”,俗名“喜”,又叫“提喜”。十九回介紹卍兒母親夢見“一疋錦上面是五色富貴不斷頭卍字的花樣”,“富貴不斷頭”帶“喜”意,而“卍”為梵文“萬”字,貼寫“萬和尚”會意。林爽文軍分五旗,旗分紅、黃、青、白、黑五色,把守各地,林爽文自掌黃旗往來督陣,是為“五色富貴不斷頭”。

  乾隆五十二年正月二十一日兩廣總督孫士毅奏稱天地會暗號有“以大指為天小指為地”,“用手指三個按住心坎為號”,“木立斗世知天下”。同年二月二十七日奏摺又提供“以三指拏喫茶”、“問從那堥茈u說水堥荂芋B“洪水漂流”、“李朱洪”等暗號。乾隆五十三年三月初六福康安奏摺又有“說話不離本字”、“五點二十一”等暗號。乾隆五十三年五月二十三日李侍堯奏摺中又有“如有人問及有無兄弟,答左右俱有兄弟”暗號。

  解讀“以大指為天,小指為地”:六十一回平兒把三個指頭一伸,便知說的是探春。手伸三指,必定大指與小指相會。探春蕉下客的稱號也代表明鄭臺灣。“用三指按住心坎為號”,作西子捧心狀,黛玉常病心胸,頗不負顰兒稱號。

  “木立斗世知天下”埋藏乾隆身世,隱為全書主線。孫士毅奏言“木字係指順治十八年,立字係指康熙六十一年,斗字係指雍正十三年,世字因天地會係起於乾隆三十二年,故以世字暗藏。臣聞之不勝髮指。”木拆字“十、八”,立拆字“六、一”,殆無疑問。斗於字本為“十、二”,至為“十、三”者謂左右拆半也。試將世字對分則得“七、廿”兩字,於數為“廿七”,而弘曆恰以乾隆二十七年首度駐蹕安瀾園也。《周易•繫辭》“乾知大始”,知猶主也,猶乎“知縣”、“知府”之為“知天下”也。其實暗藏年代有何悖逆,疑孫士毅為是“髮指”耳。二十三回寫黛玉肩上擔著花鋤,鋤上挂著花囊,手內拿著花帚。花鋤木柄,擔著花鋤站著便是“木立”。二十回中湘雲說黛玉:就算你比世人好,也不犯見一個打趣一個。引用《論語•子路》“斗筲之人,何足算也。”以“也不犯”形容“何足算”來解讀“斗世”二字。

  “問從那堥茈u說水堥荂芋G第五回警幻答寶玉問從那堥荂H則說吾居離恨天之上,灌愁海之中,乃放春山遣香洞太虛幻境警幻仙姑是也。“灌愁海之中”是為“水堙芋C九十一回寫弱水三千取一瓢飲,瓢之漂水,奈何?此則解讀“洪水漂流”。“李朱洪”者,洪、大也,李紈稱“珠大奶奶”,珠則諧朱。“說話不離本字”,五十四回鳳姐說:這一回就叫作掰謊記,就出在“本”朝“本”地“本”年“本”月“本”日“本”時,處處不離“本”字。

  解讀“五點二十一”:二十二回寫至“二十一”日,吃了飯點戲時,賈母一定先叫“寶釵點”。寶釵點了一折西遊記。賈母自是歡喜,然後便命“鳳姐點”。鳳姐亦知賈母喜熱鬧,更喜謔笑科諢,便點了一齣劉二當衣。賈母果真更又喜歡,然後便命“黛玉點”。然後寶玉、史湘雲、迎、探、惜、李紈等“俱各點”了。至上酒席時,賈母又命“寶釵點”,寶釵點了一齣魯智深醉鬧五臺山。統共是點戲點了“五點”,生日則是“二十一”日。

  至於“如有人問及有無兄弟,答左右俱有兄弟”,二十八回寶玉說“我又沒個親兄弟親姊妹。雖然有兩個,你難道不知道是和我隔母的?”“隔母”謂是“左右俱有兄弟”。

  又,林爽文令各莊民人於辮頂之外留髮一圈,以為記認。第三回黛玉初見寶玉,頭上周圍一轉的短髮,都結成小辮,紅絲結束,共攢至頂中胎髮,總編一根大辮。“周圍一轉的短髮”竟是“留髮一圈”。

  “以三指拏烟喫茶”命名茗煙,又改名為“焙茗”是套寫《影梅庵憶語》使然。前面提到的“鳳姐點戲脂硯執筆事”就是解讀《影梅庵憶語》“是日新演燕子箋”句,“硯脂”音諧“燕子”。而寶玉差茗煙去找茗玉小姐廟,茗煙奔波尋茗玉是寫《影梅庵憶語》“波煙玉”句,為這“煙”字捨“焙茗”而回復“茗煙”之名。準此“茗玉”小姐且不當有“若玉”之名。

  《影梅庵憶語》云:“每慢火隔砂,使不見煙,”二十四回茗煙改名焙茗。焙是“慢火隔砂”烘焙,煙字不見是“使不見煙”。小廝為使役,猶言“小廝名字中的煙字不見了”,茗煙改名焙茗,道理在此。《影梅庵憶語》云:“文火細煙,”焙茗又回復茗煙之名,取意文火烘焙既久,便又生煙,故爾焙字不見,仍復細煙也。改回茗煙出現在三十九回,純是為了配合查緝天地會“茗茶喫煙”的暗號,其回目作“尋根究底”圖畫“抽柴起火”的動作分明!

  可笑者寶玉貼身小廝竟為“天地會”排名。茗煙既為“茗茶喫煙”,墨語自然就是“默示言語”。掃紅當是“掃洪”,而鋤藥則非“除妖”莫屬了。即使是編寫小說表達不平,《紅樓夢》作者堅持“忠君報國”思想而不贊同“會黨結社”立場也是需要理解的。

 

 

[ 首頁 ] [ 向上 ]

【聯絡我們】:redstorey@pchome.com.tw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05年05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