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向上 留言簿 網站目錄

延平抗清
                                           

 

 

延平抗清   王以安  撰 

鄭成功,南安人,名森,號大木。入南京太學,執弟子禮於徐享遠與錢謙益。隆武立,賜姓朱,改名成功,封忠孝伯,掛招討大將軍印。永曆立,晉封為延平郡王。永曆十三年,成功率十七萬大軍乘江南無備,大舉北伐,破瓜州,逼采石,謁孝陵,傳檄吳、楚,為清將緩兵計敗於南京城下。永曆十五年,成功收復台灣,號東都,曰承天府,縣曰天興、萬年。次年卒,長子經嗣立,永曆歿,改國號東寧。越二十年而國除。

一部紅樓夢以臺灣記開頭,又豈能對延平郡王遺漏無聞?書中影射鄭成功的角色當數探春,只有她是庶生而能爭氣,有如國姓爺雖非正派宗室藩王,卻能竭支恢復大業。一如慣例作者擷取經書文句來編小說,引用的無非「成功」、「大木」、「延平」、「鄭」等字眼。解讀條件既經鎖定,讀者稍加用心便不難化解書中謎團了。

十八回中探春題「萬象爭輝」匾額是「名園築出勢巍巍,奉命何慚學淺微;精妙一時言不出,果然萬物生光輝。」這當中隱藏了《論語、泰伯》中「子曰:大哉堯之為君也,巍巍乎唯天為大,唯堯則之,蕩蕩乎民無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煥乎其有文章。」其用意在標出「成功」二字以彰顯鄭成功的藩王身份。三十七回探春致箋寶玉說「兼以鮮荔並真卿墨跡見賜」,都言唐朝故事,是寫唐王賜姓。顏真卿魯郡公,影射魯王依存並言郡王之封。

    《列子、周穆王》「鄭人有薪於野者,遇駭鹿,禦而擊之,斃之。恐人見之也,遽而藏諸隍中,覆之以蕉,不勝其喜,俄而遺其所藏之處,遂以為夢焉。」卅八回起詩社,探春最喜芭蕉,自稱「蕉下客」,偏黛玉笑說「蕉葉覆鹿」,他自稱「蕉下客」,可不是一隻鹿了?其實作者在寫一「鄭」字結合。

香菱苦學吟詩有成,比擬《禮記、中庸》中「或生而知之,或學而知之,或困而知之,及其知之,一也。或安而行之,或利而行之,或勉強而行之,及其成功一也。」一段話顯然,反映在四十九回探春道:「我才都問了他們,雖是他們自謙,看其光景,沒有不會的。便是不會也沒難處,你看香菱就知道了!」對照香菱苦吟詩的描述,及其成功一也,就標出了「成功」身份。

《孟子、梁惠王下》云「為巨室則必使師求大木,王師得大木則王喜。」四十回載探春房中狀況,「探春素喜闊朗,這三間屋子並不曾隔斷」,便形成一間巨室了。鄭成功號大木,還是老師錢謙益取的。「左右挂著一副對聯,乃是顏魯公墨蹟,其詞云:煙霞閒骨格,泉石野生涯。」顏真卿是唐人封魯國公,隱含唐王、魯王的身份,二者與鄭成功各具淵源。對聯中也隱含「仙霞」與「泉州」二地名。

探春房中諸般擺設無非顯現其宗室籓王身分。《明史、輿服志》載親王服「青衣三章,織華蟲、火、宗彝。」而《尚書、益稷》云「予欲觀古人難象,日月星辰,山龍華蟲,作會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絺繡。」書中也作描述以寫諸王被難史實。「米襄陽煙雨圖」的含意是「粉米」、「作繪」。「案上設著大鼎,左邊紫檀架上放著一個大觀窯的大盤,盤內盛著數十個嬌黃玲瓏大佛手」一段話中「大鼎」指「宗彝」,「大觀窯」喻宋徽宗大觀年號起艮嶽以象「山」,「玲瓏」作「龍」。「拔步床上懸著蔥綠雙繡花卉草蟲紗帳」一語中「蔥綠雙繡紗帳」即是「黼黻絺繡」(孔傳:黼若斧形,黻為爾己相背。葛之精者曰絺,五色備曰繡。白與黑謂之黼,黑與青謂之黻)「花卉草蟲」則是「華蟲」意轉。「這是蟈蟈,這是螞蚱」也隱含「國姓」與「煌言」二人物?「忽一陣風過,隱隱聽得鼓樂之聲」,是寫《論語、陽貨 》「惡鄭聲之亂雅樂也。」「風」特指「國風、鄭風」而言。

《尚書、呂刑》云「乃命三后,恤功於民,伯夷降典,折民惟刑。禹平水土,主名山川,稷降播種,農殖嘉穀。三后成功,惟殷於民。士制百姓于刑之中,以教祇德。穆穆在上,明明在下,灼于四方,罔不惟德之勤。」五十五回載鳳姐兒小月不能理事,王夫人將家中瑣碎之事,一應都暫令李紈協理,又命探春合同李紈裁處,後因園中人多,又恐失於照管,因又特請了寶釵來,托他各處小心。是寫「乃命三后,恤功於民」句。敘二人每日卯正至議事廳,凡一應執事媳婦等來往回話者,絡繹不絕,是寫「伯夷降典,折民惟刑」句。連日榮寧非親即友或世交之家,或有升遷,或有黜降,或有婚喪紅白等事,王夫人賀弔迎送,應酬不暇。隱含「禹平水土,主名山川,稷降播種,農殖嘉穀」寓意。 「榮寧非親即友或世交」是「禹平」,賈府以平等對待。「之家」為居家講究「水土」。「或有升遷」為「山川」,山高為升,水流為遷。王夫人等出面為「主名」。「或有黜降」寫「稷降」,「婚喪紅白」寫「播種」。「賀弔迎送,應酬不暇」寫「農殖嘉穀」。 「他三人如此一理,更覺比鳳姐兒當差時倒更謹慎了些」寫實「三后成功,惟殷於民」以彰顯「成功」二字。廳上匾題「輔仁諭德」四字可擬「以教祇德」。「他二人便一日皆在廳上起坐」是寫「穆穆在上」,「寶釵便一日在上房監察,至王夫人回方散」則寫「明明在下」。「每於夜間針線暇時,臨寢之先,坐了小轎帶領園中上夜人等各處巡察一次」,寫「灼于四方」句。而堨~下人都暗中抱怨說:「剛剛的倒了一個『巡海夜叉』,又添了三個『鎮山太歲』,越性連夜堸蔥萓Y酒頑的工夫都沒了」補白「罔不惟德之勤」語意。

《尚書、呂刑》先此猶云「若古有訓,蚩尤惟始作亂,延及于平民。」點出「延」、「平」二字,作者豈能錯過?七十四回探春道「可知這樣大族人家,若從外頭殺來,一時是殺不死的,這是古人曾說的『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必須先從家埵蛘自滅起來,才能一敗塗地」喻之,吾人習知黃帝戰蚩尤,少有人知「蚩」之一字就是蟲,這也是作者慣用筆法。

《尚書、大誥》云「王曰:爾惟舊人,爾丕克遠省,爾知寧王若勤哉。天閟毖我成功所,予不敢不極卒寧王圖事,肆予大化誘我友邦君。天棐忱辭,其考我民,予曷其不於前寧人圖功攸終,天亦惟用勤毖我民,若有疾,予曷敢不於前寧人攸受休畢。」也嵌「成功」之名,在五十五回趙國基喪葬費的處理上。探春道:「你辦事辦老了的,還記不得?倒來難我們!你素日回你二奶奶也現查去?若有這道理,鳳姐姐還不算利害,也就是算寬厚了。」是寫「爾惟舊人,爾丕克遠省,爾知寧王若勤哉。」話中還扯出一個隔省遷父母之柩,重提「爾丕克遠省」句。探春笑道:「原來為這個,我說我並不敢犯法違理。」是寫「予不敢不極卒寧王圖事。」又說:「這是祖宗手娷糧W矩,人人都依著,偏我改了不成?」則寫「天亦惟用勤毖我民,若有疾,予曷敢不於前寧人攸受休畢。」也說「太太滿心堻ㄙ器D,如今因看重我,才叫我照管家務。」則是「天閟毖我成功所」的寫實。

《尚書、太甲》云「嗚呼,弗慮胡獲,弗為胡成,一人元良,萬邦以貞。君罔以辯言亂舊政,臣罔以寵利居成功。邦其永孚於休。」探春說「又好好的添什?誰又是二十四個月養下來的?」以產獲寫「弗慮胡獲」。接語「不然也是那出兵放馬背著主子逃出命來過的人不成」以行為寫「弗為胡成」。又說「你主子真個倒巧,叫我開了例,他做好人,拿著太太不心疼的錢,樂的做人情。」是寫「一人元良,萬邦以貞。」「你告訴他,我不敢添減,混出主意。」是「君罔以辯言亂舊政。」「他添他施恩」反寫「臣罔以寵利居成功。」「等他好了出來,愛怎麼添了去。」則似「邦其永孚於休」了。也是點明「成功」。

《尚書、大禹謨》曰「帝曰:來禹,降水儆予,成允成功。惟汝賢,克勤於邦,克儉於家,不自滿假,惟汝賢。」內也有「成功」之名。探春取水洗臉一段是寫「降水儆予,成允成功」。減省學費是「克勤於邦,克儉於家」。阻止丫鬟混支使人,要平兒叫叫去,就是「不自滿假,惟汝賢」了。《大禹謨》接著說「汝惟不矜,天下莫與汝爭能。汝惟不伐,天下莫與汝爭功…可愛非君,可畏非民,眾非元后何戴,后非眾罔與守邦。欽哉,慎乃有位,敬修其可願,四海困窮,天祿永終。惟口出好興戎,朕言不再。」以平兒欠身接茶的軟身段表態「汝惟不矜,天下莫與汝爭能。汝惟不伐,天下莫與汝爭功。」再接續是「可愛非君,可畏非民,」平兒說「他是個姑娘家,不肯發威動怒,這是他尊重,你們就藐視欺負他。」又說「牆倒眾人推。」是寫「眾非元后何戴,后非眾罔與守邦」。「二奶奶若是略差一點兒的,早被你們這些奶奶治倒了。饒這麼著,得一點空兒,還要難他一難,好幾次沒落了你們的口聲。」是寫「慎乃有位,敬修其可願,」「眾人都道他利害,你們都怕他,惟我知道他心堣]就不算不怕你們呢」是寫「四海困窮,天祿永終。」「前兒我們還議論到這堙A再不能依頭順尾,必有兩場氣生。」是寫「惟口出好興戎,朕言不再。」

《尚書、禹貢》「五百里甸服,百里賦納總,二百里納銍,三百里納秸服,四百里粟,五百里米,五百里侯服,百里采,二百里男邦,三百里諸侯,五百里綏服,三百里揆文教,二百里奮武衛,五百里要服,三百里夷,二百里蔡,五百里荒服,三百里蠻,二百里流。東漸于海,西被于流沙,朔南暨聲教,訖于四海,禹錫玄圭,告厥成功。」五十六回一席分派園子生產情節似之,把幾百「里」數改成幾百「兩」銀子而已。寶釵說「皆因看得你們是三四代的老媽媽,最是循規遵矩的。原該大家齊心,顧些體統」在寫「朔南暨聲教」句,家人都歡聲鼎沸說:「我們再要不體上情,天地也不容了」則寫「禹錫玄圭」,玄圭是天色,所為也只是要點出「告厥成功」句子。

《春秋左氏傳、宣公四年》載「楚人獻黿於鄭靈公,公子宋與子家將見,子公之食指動,以示只家曰:他日我如此,必嘗異味。及入,宰夫將解黿,相視而笑。公問之,子家以告。及食大夫黿,召子公而弗與也,子公怒,染指於鼎,嘗之而出。公怒,欲殺子公。」這是「染指」典故。七十四回抄檢大觀園王善保家的自恃是邢夫人的陪房,連王夫人尚另眼看待,越眾向前拉起探春的衣襟,故意一掀嘻笑,實有「染指」的味道!

通計鄭國有名的事蹟如「多行不義」、「人盡可夫」、「弦高退敵」、「子產論政」等。六十回探春勸阻趙姨娘別理小丫頭,「心埵酗G十分的氣,也忍耐這幾天,等太太回來自然料理」,寓多行不義不自斃之意。五十五回鳳姐與平兒閒話嫡庶論探春,檢討婚姻嫁娶是描寫「人盡可夫」題目。平兒阻止秋紋討錢,秋紋問「你又在這邊充什麼週邊的防護」,制敵機先是寫弦高退敵,「回一百件管駁一百件,」件件好多牛隻。六十一回玉釧兒起贓事,眾人不肯為打老鼠傷了玉瓶,又傷著一個好人的體面,足見探春賢能服眾,此《史記、鄭世家》所云「諸公子爭寵相殺,又欲殺子產,公子或諫曰:子產仁人,鄭所以存者子產也,勿殺,乃止。」作者敘述鄭國史蹟當然在寫鄭成功事。

南京之敗,據《清史稿》載:「八月己丑朔,江南官軍破鄭成功於高山,擒提督甘煇等,燒敵船五百餘艘。成功敗遁,我軍追至瓜州,敵兵大潰。先是,成功擁師十餘萬,戰艦數千,抵江寧城外,列八十三營,絡繹不絕,設大砲、地雷、云梯、木柵,為久困之計,軍容甚盛。我軍噶褚哈、馬爾賽等自荊州以舟師來援,會蘇松水師總兵官梁化鳳及遊擊徐登第、參將張國俊等各以軍至,總督郎廷佐合軍會戰,水陸並進,遂以捷聞。」

趙姨娘說「這屋堛漱H都踩下我的頭去還罷了,姑娘你也想一想,該替我出氣才是」,探春忙道:「姨娘這話說誰?我竟不解,誰踩姨娘的頭?說出來我替姨娘出氣」,趙姨娘道:「姑娘現踩我,我告訴誰?」這段話是隱射梁化鳳,話中帶刺蓋言「娘話諷」也。而探春之言曰「我但凡是個男人,可以出得去,我必早走了,立一番事業,那時自有我一番道理」,語意如為郎君定然是朝廷輔佐,其寫「郎廷佐」也明。趙國基之名諧音「肇國基」,暗示明太祖,亡故便是明孝陵。探春氣的臉白氣噎,抽抽咽咽的哭,應是寫哭陵吧?《毛詩、六月》傳文云「南山有臺廢則為國之基隊矣。」則是國基亡故表示南山有臺廢,也跟鄭成功相關。有謂鄭師於鳳儀門登岸,書中寫鳳姐手下吳新登媳婦存心出難題給探春,出二門還要編出許多笑話來取笑,大門之內為儀門,就是二門了。

七十一回賈母獨喚探春見客,南安太妃對湘雲說:「你在這堙A聽見我來了還不出來,還只等請去,我明兒和你叔叔算帳」因一手拉著探春,一手拉著寶釵,問幾歲了,又連聲誇贊。請是「招」,算帳是「討」,隱招討大將軍官稱,南安則是鄭成功籍貫地,鄭芝龍弘光甲申七月封南安伯。鄭成功因長子鄭經私通乳母生子之事不懌,七十三回中賈母說:「大約這些奶子們,一個個仗著奶過哥兒姐兒,原比別人有些體面,他們就生事,比別人更可惡。專管調唆主子護短偏向,我都是經過的。」一段話中「經過」兩字尤其刺眼。

「凡鳥偏從末世來」所影射的是探春而非鳳姐。「一從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哭的不是個人是天下民人。六十五回說探春是「老鴰窩堨X鳳凰」,七十回中兩個鳳凰風箏絞在一處,寫出探春的鄭成功進兵南京的身份頗為貼切。《宋書、符瑞志》載「文帝元嘉十四年三月丙申,大鳥二集秣陵民王顗園中李樹上,大如孔雀,頭足小高,毛羽鮮明,文采五色,聲音諧從,眾鳥如山雞者隨之,如行三十步頃,東南飛去。揚州刺史彭城王義康以聞。改鳥所集永昌里曰鳳皇里。」十七回眾客言及「李太白鳳凰臺之作」,脂批「這一位蔑翁更有意思」實有深意。李白「登金陵鳳凰臺」詩云:「鳳凰臺上鳳凰遊,鳳去臺空江自流。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丘。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總為浮云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這句「鳳凰臺上鳳凰遊」是形容兩個鳳凰絞在一起,以「臺」字影射鄭成功。另外又有一個玲瓏喜字帶響鞭的風箏靠了過來,那響鞭可就是有名的「鳳凰臺上憶吹簫」中的簫聲了。「鳳凰臺上憶吹簫」則係秦穆公女弄玉故事,《後漢書、矯慎傳、注》列僊傳曰:「簫史,秦繆公時。善吹簫,公女弄玉好之,以妻之,遂教弄玉作鳳鳴。居數十年,吹鳳皇聲,鳳來止其屋。為作鳳臺,夫婦止(在)〔其〕上。一旦皆隨鳳皇飛去。」第七回《脂批》「設云秦鐘,古詩云『未嫁先名玉,來時本姓秦』二語便是此書大綱目、大比托、大諷刺處」以此,皆為「臺」字著眼也。秦鐘其實「秦終」,秦氏其實「秦誓」,乃《尚書》以《秦誓》為「終」篇矣。在此則純言是石頭記之綱目也。

提到「鳳凰臺上憶吹簫」就不能不提李清照這位女詞人了。作者也拿《歸去來辭》的「倚南窗以寄傲,審容膝之易安」兩句話來點出易安居士。探春協理家務,同李紈二人議定:每日早晨皆到園門口南邊的三間小花廳上去會齊辦事,然後她就藉趙姨娘的弟弟喪事立個下馬威,是寫「倚南窗以寄傲」,緊靠園門口南邊小花廳是寫「倚南窗」。探春的孤傲則是寫「寄傲」,小說人物的性情描寫於此多少會受典故的影響左右。後來寫到三四個小丫鬟捧了沐盆、巾帕、靶鏡等物進來。此時探春因盤膝坐在矮板榻上,那捧盆的丫鬟走至跟前,便雙膝跪下,高捧沐盆;那兩個小丫鬟,也都在旁屈膝捧著巾帕並靶鏡脂粉之飾。平兒見侍書不在這堙A便忙上來與探春挽袖卸鐲,又接過一條大手巾來,將探春面前衣襟掩了。照鏡子是「審」視。盤膝坐在矮板榻上,狹僅容膝是為特寫「容膝」。平兒忙獻殷勤安撫探春惱意是「易安」。

但是作者虛引這兩句詩句究竟是要表達什麼呢?答案就在「易安」二字。著名女詞人李清照,字易安,易安居士就是李清照。李清照作了闕詞,被作者製作「一從二令三人木」的謎語,那就是《鳳凰臺上憶吹簫、別情》:「香『冷』金猊,被翻紅浪,起來慵自梳頭。任寶奩塵滿,日上簾勾。生怕離懷別苦,多少事,欲說還『休』。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休休』、這回去也,千萬遍陽關,也則難留。念武陵人遠,煙鎖秦樓。惟有樓前流水,應念我、終日凝眸。凝眸處、『從』今又添,『一』段新愁。」由此看來「一從二令三人木」拆字是「冷、休、休、休、從、一」沒錯,大多數人把休字減少了兩個,是自作聰明。強調「鳳凰臺」寓有「金陵」及「臺」灣雙重意義,也是石頭記的重點。

《蒙求》載「蕭史鳳台,宋宗雞窗。」作者連屬使用。《毛詩、鄭風、女曰雞鳴》云「知子之來之,雜佩以贈之。」五十九回中探春贈珮予妯煙,貼寫「鄭」字,六十二回寶釵與探春射覆有「雞窗」、「雞人」典故皆作此呼應。抑且另有文章,《風俗通》曰:「呼雞朱朱,俗說雞本朱公化而為之,今呼雞者,朱朱也。」鄭成功賜姓朱。

又有「雞棲於塒」的典。按《毛詩、王風、君子于役》云「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曷至哉。雞棲于塒,日之夕矣,羊牛下來。」唐朱揆纂《諧噱錄、牛羊下來》載「侯白好俳謔。一日楊素與牛弘退朝,白語之曰:『日之夕矣。』素曰:『以我為牛羊下來耶?』」此處特引出楊素在《虯髯客傳》中的角色扮演。

探春喜歡下棋,第七回送宮花時探春迎春二人正在窗下圍棋,六十二回中探春和寶琴下棋,林之孝家的帶了一個媳婦進來,探春因一塊棋受了敵,算來算去總得了兩個眼,便折了官著,兩眼只瞅著棋枰,一隻手卻伸在盒內,只管抓弄棋子作想。是側寫《虯髯客傳》中「文靜飛書迎文皇看棋。道士對弈,虯髯與靖旁侍焉。俄而文皇來,精采驚人,長揖就坐,神氣清朗,滿坐風生,顧盼暐如也。道士一見慘然,斂棋子曰:『此局全輸矣!於此失卻局,奇哉!救無路矣!復奚言!』罷羿請去,既出,謂虯髯曰:『此世界非公世界也。他方可圖。勉之,勿以為念!』

《虯髯客傳》續云「貞觀十年,靖位至左僕射平章事,適東南蠻入奏曰:『有海船千艘,甲兵十萬,入扶餘國,殺其主自立,國已定矣。』靖心知虯髯得事也」,作者藉此以敘明鄭成功之規取臺灣。艾官配屬予探春者,《爾雅、釋草》曰「艾,冰臺。」也取其中「臺」字使然。鄭氏取臺灣為東都,設承天府,置天興、萬年二縣。嗣子鄭經改號東寧國,暗扣東邊寧府的安排,若是則榮府是西戎了。九十九回周瓊與賈政求親,周政聯姻連想到我們習知「周鄭交質」的故事,而且海疆是隔洋是寫臺灣的鄭家。信中言及「雖隔重洋」、「敬備仙舟」可見得隔洋是寫有如瓊島隔海般的臺灣。

 

[ 首頁 ] [ 向上 ] [ 一從二令三人木 ]

【聯絡我們】:redstorey@pchome.com.tw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03年08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