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向上 留言簿 網站目錄

乾隆下江南 王以安撰
                                           

 

 

《紅樓夢》第十六回提到“如今現在江南的甄家,獨他家接駕四次,若不是我們親眼看見,告訴誰誰也不信的。”又說是“也不過拿著皇帝家的銀子往皇帝身上使罷了”,脂批“是不忘本之言。”意思是皇帝南巡是回皇帝家。乾隆皇帝最後一次南巡已是乾隆四十九年,作者採訪書寫,距離乾隆五十六年《程甲本》出書不出五六年,事件聽聞應為常人記憶可及者。而高鶚卻說是“膾炙人口者幾二十餘年”,程偉元更說“藏書家鈔錄傳閱幾三十年”,率爾操觚,或許兩人都是就著蘇軾的想當然爾?

    統計乾隆帝六次南巡,自乾隆二十七年第三次南巡開始造訪海寧“隅園”賜名“安瀾園”後,連續四次南巡都是以“安瀾園”作為目的地。四次造訪都留有【駐陳氏安瀾園即事雜詠六首】,同時並書寫扁額跟對聯,這些都是留供作者作解讀的上好材料。

乾隆二十七年第三次南巡,四庫全書《南巡盛典•卷九》載:【駐陳氏安瀾園即事雜詠六首】:名園陳氏業,題額曰安瀾。至止緣觀海,居停暫解鞍;金堤筑籌固,沙渚漲希寬。總廑萬民戚,非尋一己歡。○兩世鳳池邊,高樓睿藻懸。渥恩賚耆碩,適性愜林泉。是日亭臺景,秋游角徵弦。觀瀾還返駕,供帳漫求妍。○隅園舊有名,巖壑幻而清。城市山林趣,春風花鳥情。溪堂擅東海,古樹識前明。世守猶陳氏,休因擬奉誠。○別業百年古,喬松徑路尋。梅香聞不厭,竹靜望偏深。瑞鶴舞清影,時禽歌好音。最嘉泉石處,撫帖玩懸針。○元臣娛老地,內翰肯堂年。賭墅棋聲罷,木天磚影捐。竹堂致瀟灑,月閣挹清娟。信宿當迴蹕,池邊坐少延。○天朗惠風柔,臨溪可修。趣真如谷口,姓不讓岡頭。意以延清永,步因覓韻留。安瀾祝同郡,寧為暢巡遊。○擷句解讀如次:

兩世鳳池邊”:第十八回載元妃歸省,親人相對嗚咽,恍如“兩世”為人。有鳳來儀是寫“鳳池邊”。大觀園正殿崇閣巍峨,層樓高起,元妃題一匾一聯書於正殿,是為“高樓睿藻懸”。
    三十九回載賈母說:我正想個積古的老人家說話兒,請了來我見一見。是為“渥恩賚耆碩”。姥姥說我們村莊上種地種菜,每年每日,春夏秋冬,風堳B堙A那有個坐著的空兒,天天都是在那地頭子上作歇馬涼亭,什麽奇奇怪怪的事不見呢。是寫“適性愜林泉”句。姥姥逛大觀園看一天風景是寫“是日亭臺景”。四十一回載劉姥姥聽見音樂,且又有了酒,越發喜的手舞足蹈起來。是為“秋游角徵弦”。三十九回提到劉姥姥往窗外看天氣,脂批謂是八月中當開窗時,照應了秋天。

第八回載晴雯訴說怕別人貼壞了,他親自爬高上梯的貼上,這會子還凍的手僵冷。寶玉聽說笑道:我忘了。你的手冷,我替你渥著。是寫“最嘉泉石處”,五十回李紋謎題“水向石邊流出冷”是解讀“泉石”之冷。說著便伸手攜了晴雯的手,同仰首看門斗上新書的三個字:絳芸軒。是寫“撫帖玩懸針”,軒字末筆懸針。

九十二回載馮紫英見賈政與詹光下采對弈,下完做起棋來,詹光還了棋頭,輸了七個子兒。是寫“賭墅棋聲罷”。漢宮春曉石上鏤出山水、人物、樓臺、花鳥,是寫“木天磚影捐”,樓臺為木天,割愛是捐。

《南巡盛典•卷八十六》載:“安瀾園在海寧州拱辰門內,初名隅園,前大學士陳元龍之別業也。鏡水淪漣,樓臺掩映,奇峰怪石,秀削玲瓏。古木修篁,蒼翠蓊鬱。壬午御書額曰安瀾園。曰水竹延清。聯曰妙香文室花飛雨,寶相圓光月印川。”

第十七回描寫瀟湘館是前面一帶粉垣,堶掉こ限蛌晼A有千百竿翠竹遮映。後院牆下忽開一隙,得泉一派,開溝僅尺許,灌入牆內,繞階緣屋至前院,盤旋竹下而出。有水有竹,又灌入流出是解讀“水竹延清”四字。茶為清友,故有題聯:寶鼎茶閑煙尚綠,幽窗棋罷指猶涼。

妙香文室花飛雨”:黛玉袖著奇香是寫“妙香”,繡房如書房是“文室”,花謝花飛花滿天是解讀“花飛雨”。“寶相圓光月印川”:寶玉當和尚光著頭的模樣是“寶相圓光”,《佛說阿彌陀經要解》云“報身別無所得,應身如月印川。亦無成無不成,不應論劫。”以寶玉下凡歷劫來解讀“月印川”。

清人管庭芬批訂《海昌勝覽•卷一》則云“乾隆二十七年賜額四:曰安瀾園、曰水竹延清、曰怡情梅竹、曰筠香館。”較前記多出“怡情梅竹”與“筠香館”。

第十七回載寶玉說此處蕉棠兩植,其意暗蓄紅綠二字在內。後來紅香綠玉改作怡紅快綠,即名曰怡紅院。是解讀“怡情梅竹”四字,紅梅綠竹也。瀟湘館是為“筠香館”。有千百竿翠竹遮映自是寫“筠”字,筠,竹皮也。後院有大株梨花兼著芭蕉,梨香院照應瀟湘館實有香氣。

《南巡盛典•卷二十七》載:乾隆二十七年二月二十一日,上諭內閣曰:扈蹕南巡之漢大臣籍隸江浙二省者,著于迴鑾時酌量道路所便請假歸省。這就是書中特寫省親的合法依據。

乾隆三十年第四次南巡,《南巡盛典•卷十三》載:【駐陳氏安瀾園疊舊作即事雜詠六首韻】:如杭第一要,籌奠海塘瀾。水路便方舸,江城此稅鞍。汐潮仍似舊,宵旰那能寬。增我因心懼,慙其載道歡。○隅園城角邊,新額與重懸。意在安江海,心非耽石泉。喬柯皆入畫,好鳥自調絃。有暇詩言志,雕蟲不尚妍。○鹽官誰最名,陳氏世傳清。詎以簪纓嚇,惟敦孝友情。春朝尋勝重,聖藻賜褒明。來日尖山詣,祈庥盡我誠。○書堂橋那畔,熟路宛知尋。既曲越延趣,惟幽不礙深。風翻花動影,泉出峽留音。古栝無榮謝,森森青玉針。○園以梅稱絕,盤根數百年。古風度迴別,時世態都捐。春入香惟淨,月來影亦娟。閒吟將對寫,消得意為延。○溪泛櫓聲柔,溪涯有竹修。獺時看伏翼,魚竝育槎頭。似此真佳處,無過信宿留。觀塘吾本意,詎可恣遨遊。○擷句解讀如次:

鹽官誰最名”:第二回載林如海欽點出爲巡鹽御史,到任方一月有餘。巡鹽御史就是鹽務有關的“鹽官”。乃是前科的探花,一舉成名是為“誰最名”。說到林如海之祖,曾襲過列侯,今到如海,業經五世。是解讀“陳氏世傳清”句。
    第二回又說
至林如海,便從科第出身。是以文章自售寫“詎以簪纓嚇”。雖係鍾鼎之家,卻亦是書香之族。是為“惟敦孝友情”,讀書人以忠孝傳家。

九十六回載黛玉失神,轉身要回瀟湘館去,走了半天,還沒到沁芳橋畔。是寫“書堂橋那畔”,瀟湘館為黛玉書堂。原來腳下軟了,走的慢,且又迷迷癡癡,信著腳兒從那邊繞過來,更添了兩箭地的路。是寫“熟路宛知尋”。這時剛到沁芳橋畔,卻又不知不覺的順著堤往回堥城_來。是寫“既曲越延趣”。紫鵑取了絹子來,只見黛玉顔色雪白,身子恍恍蕩蕩的,眼睛也直直的,在那堛F轉西轉,是寫“惟幽不礙深”,惟見幽鬱尚無大礙。

春入香惟淨”:四十八回載香菱入園吟詩。寶釵叫香菱趁著機會,越性住上一年,自己也多個作伴的,香菱也遂了心。時方十月,住上一年看得到春景是寫“春入”,香菱遂心淨念是“香惟淨”。黛玉道:昨夜的月最好,我正要謅一首,竟未謅成,你竟作一首來。月色最好是寫“月來影亦娟”。香菱聽了,喜的拿回詩來,又苦思一回作兩句詩,又捨不得杜詩,又讀兩首。如此茶飯無心,坐臥不定。是為“閒吟將對寫”。香菱苦吟夢話終告有成,是為“消得意為延”。

第十五回載二丫頭事,秦鍾暗拉寶玉笑道:此卿大有意趣。是為“似此真佳處”。秦鍾戀著智慧,調唆寶玉求鳳姐再住一天。鳳姐說我的事都完了,你要在這堻},少不得索性辛苦一日罷了,明兒可是定要走的了。是寫“無過信宿留”, 《春秋左氏傳•莊公三年》曰:“凡師,一宿為舍,再宿為信。”

《南巡盛典•卷八十六》載:“乙酉御書聯曰筠含籟戛金石韻,花湛露霏錦繡香”。

二十六回載寶玉順著腳一徑來至瀟湘館院門前,只見鳳尾森森,龍吟細細。是解讀“筠含籟戛金石韻。八十七回載正說著,忽聽得呼喇喇一片風聲,吹了好些落葉打在窗紙上。停了一回兒,又透過一陣清香來。衆人聞著,都說道:這是何處來的香風?這像什麽香?黛玉道:好像木樨香。是為“花湛露霏錦繡香”。

乾隆四十五年第五次南巡,《南巡盛典•卷十七》載:【駐蹕安瀾園再疊前韻六首】:觀海較前異,石塘貼近瀾。州臨因繫舫,城入更乘鞍。熟路原相識,名園頗覺寬。就瞻甚民便,雷動來塗歡。○沙坍建北邊,數歲為心懸。到此蒿增目,慚其言湧泉。急愁塘與堰,懶聽管和絃。對景惟惕息,摛辭那復妍。○安瀾易舊名,重駐蹕之清。御苑進傳蹟,海疆遙繫情。來觀自親切,指示分明。行水緬神禹,惟云盡我誠。○石逕雖詰曲,步來哪用尋?無花不具野,有竹與之深。戶開生面,泉紳振舊音。御書樓好在,垂露護葦鍼。○溪上三間屋,棲遲似昔年。非圖燕寢適,頗覺犀塵捐。老栝詩中畫,古梅靜堮S。別來十六載,可不意為延。○拂岸柳絲柔,出檐竹个修。重來亦儻耳,昔事憶重頭。南北漲坍屢,愁欣詩句留。即今值愁際,那得愜情遊。○擷句解讀如次:

三十九回載劉姥姥因上次來過,知道平兒的身分,忙跳下地來問姑娘好。是寫“熟路原相識”。劉姥姥說道:我們鄉下人到了年下,都上城來買畫兒貼。時常閑了,大家都說,怎麽得也到畫兒上去逛逛。想著那個畫兒也不過是假的,那埵陶o個真地方呢。誰知我今兒進這園堣@瞧,竟比那畫兒還強十倍。是為“名園頗覺寬”。

二十九回載清虛觀打醮事,寶玉騎著馬,在賈母轎前,街上人都站在兩邊。是為“就瞻甚民便”。一共連上各房的老嬤嬤奶娘並跟出門的家人媳婦子,烏壓壓的占了一街的車。咭咭呱呱,說笑不絕。是為“雷動來塗歡”。

第十回載金氏聽了這半日話,把方才在他嫂子家的那一團要向秦氏理論的盛氣,早嚇的都丟在爪窪國去了。是寫“對景惟惕息”。聽見尤氏問他有知道好大夫的話,連忙答道:我們這麽聽著,實在也沒見人說有個好大夫。如今聽起大奶奶這個來,定不得還是喜呢。嫂子倒別教人混治。倘或認錯了,這可是了不得的。撇開來意不提是寫“ 辭那復妍”。

八十三回載賈妃染恙,內相傳旨意,宣召親丁四人進媕Y探問。許各帶丫頭一人,餘皆不用。親丁男人,只許在宮門外遞個職名請安聽信,不得擅入。准于明日辰巳時進去,申酉時出來。是寫“御苑進傳蹟”。九十九回載賈政人在江西糧道任上,周瓊遠自海疆來函問候求親,是寫“海疆遙繫情”。

來觀自親切”:一百十八回載來了幾個女人,都是豔妝麗服。邢夫人接了進去,敘了些閒話。那來人本知是個誥命,也不敢怠慢。是寫“自親切”。只見有兩個宮人打扮的,見了巧姐,便渾身上下一看,更又起身來拉著巧姐的手又瞧了一遍,略坐了一坐就走了。是寫“來觀”二字。平兒不清楚那幾個人來頭,留神打聽一問,那些丫頭婆子所有聽見外頭的風聲都告訴了,平兒便嚇的沒了主意。是為“指示分明”。

十七回載往前一望,見白石碐嶒,或如鬼怪,或如猛獸,縱橫拱立,上面苔蘚成斑,藤蘿掩映,其中微露羊腸小徑,是寫“石逕雖詰曲”。賈政道:我們就從此小徑遊去,回來由那一邊出去,方可遍覽。是寫“步來哪用尋”,遍覽無遺不消尋。

步入蘅蕪院,只見許多異草:或有牽藤的,或有引蔓的,或垂山巔,或穿石隙,甚至垂簷繞柱索砌盤堦,或如翠帶飄颻,或如金繩盤屈,或實若丹砂,或花如金桂,味芬氣馥,非花香之可比。寫“無花不具野”。瀟湘館有千百竿翠竹遮映,是寫“有竹與之深”。

八十回載迎春是夕仍在舊館安歇,衆姊妹等更加親熱異常。一連住了三日,才往邢夫人那邊去。舊館安歇是寫“溪上三間屋,棲遲似昔年”,紫菱洲以洲渚寫“溪上”。

三十六回載寶釵轉過十錦槅子,來至寶玉的房內。寶玉在床上睡著了,襲人坐在身旁,手堸粥w線,旁邊放著一柄白犀拂麈。寶釵走近前來,悄悄的笑道:你也過於小心了,這個屋堥綵媮晹頂a蠅蚊子,是寫“非圖燕寢適”。還拿蠅帚子趕什麽?是寫“頗覺犀塵捐”。
    《南巡盛典•卷八十六》載:“庚子御書額曰筠香館。聯曰成陰喬木天然爽,遇雨閒花自在香。”五十八回載大杏樹花已全落,葉稠陰翠,上面已結了豆子大小的許多小杏。寶玉因嘆綠葉成蔭子滿枝,是解讀“成陰喬木天然爽”句。“遇雨閒花自在香”:三十回載齡官畫薔,寶玉不識齡官是為“閒花”,看著淋雨是為“遇雨”。頭上滴下水來,紗衣裳登時濕了,專心畫薔是寫“自在香”。

乾隆四十九年第六次南巡,《南巡盛典•卷二十二》載:【駐蹕安瀾園三疊前韻六首北坍今次永,塘尚近洪瀾。春月來觀海,古稀仍據鞍。魚鱗期越固,蠶市較蘇寬。鄉語分疆異,民心一例歡。○塔山已近邊,踏勘慰心懸。竹簍喜增漲,蟻坯惕漏泉。隅園且停憩,比戶有歌弦。自是文章邑,然當戒藻妍。○舊家原有述,熟路不須尋。世業傳來久,國恩受已深。翰林茲掛籍,書囿勉繩音。重展蔡襄蹟,依然懸古鍼。○安瀾詎祇名,詠祝晏而清。明目觀形勢,一宵厪慮情。前吟巡壁舊,聖藻額檐明。載語世臣者,承家在敬誠。○是園有紫竹,不計歲和年。畫格應為劍,吟情詎可捐。松非自稱直,梅亦捨其娟。三益於斯盍,都因靜以延。○一溪春水柔,溪閣向曾修。月鏡懸檐角,古芸披案頭。去來三日駐,新舊五言留。六度南巡止,他年夢寐遊。○擷句解讀如次:

八十七回載黛玉道:好像木樨香。探春笑道:林姐姐終不脫南邊人的話。是為“鄉語分疆異”。你可記得十里荷花,三秋桂子?在南邊正是晚桂開的時候了,你只沒有見過罷了。等你明日到南邊去的時候,你自然也就知道了。以人同此心寫“民心一例歡”。

竹簍喜增漲”:三十九回載周瑞家的道:早起我就看見那螃蟹了,一斤只好秤兩個三個。這麼三大簍,想是有七八十斤呢。劉姥姥道:這樣螃蟹,今年就值五分一斤。十斤五錢,五五二兩五,三五一十五,再搭上酒菜,一共倒有二十多兩銀子。阿彌陀佛!這一頓的錢夠我們莊家人過一年了。三大簍寫“竹簍”。姥姥計較斤兩價錢是“喜漲”,外搭酒菜是寫個“增”字。這當中還牽涉到虛增銀兩數字疑案,三五一十五是錯算,應當只有三五一兩五,足足多出十三兩半了,這個數字便是個“增漲”了。又是作者故作狡獪!

蟻坯惕漏泉”:周瑞家的道:若是上上下下只怕還不夠。平兒道:那堸驉A不過都是有名兒的吃兩個子。那些散眾的,也有摸得著的,也有摸不著的。上上下下是寫全府合“坯”,那些散眾是寫人多“蟻”集。有摸得著的,也有摸不著的,就有漏掉的寫“漏泉”。只怕還不夠是寫“惕”字。

四十回載賈母等在秋爽齋飯後正說話,是寫“隅園且停憩”。忽一陣風過,隱隱聽得鼓樂之聲。賈母問是誰家娶親呢?這媮{街倒近。則寫“比戶有歌弦”,以臨街喻比戶。

及進了蘅蕪院,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無,案上只有一個土定瓶中供著數枝菊花,並兩部書,茶奩茶杯而已。是解讀“自是文章邑”句。床上只吊著青紗帳幔,衾褥也十分樸素。是為“然當戒藻妍”了。
    第三回載黛玉陪笑道:舅母說的,可是銜玉所生的這位哥哥?在家時亦曾聽見母親常說,這位哥哥比我大一歲,小名就喚寶玉,雖極憨頑,說在姊妹情中極好的。家時曾聽說是“舊家原有述”。王夫人說寶玉自幼因老太太疼愛,原係同姊妹們一處嬌養慣了的。若姊妹們有日不理他,他倒還安靜些,若這一日姊妹們和他多說一句話,他心堣@樂,便生出多少事來。所以囑咐黛玉別睬寶玉。是為解讀“熟路不須尋”,不令與他慣熟也。

第五回載警幻說寧榮二公之靈囑吾云:吾家自國朝定鼎以來,功名奕世,富貴傳流,雖歷百年,是謂“世業傳來久”。奈運終數盡,不可挽回者。故遺之子孫雖多,竟無可以繼業。是為“國恩受已深”,將謂恩盡爵除也。
    秦氏房中
有宋學士秦太虛寫的一副對聯,其聯云:嫩寒鎖夢因春冷,芳氣籠人是酒香。以學士代表翰林身分解讀“翰林茲掛籍”句。另聯“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卻是解讀“書囿勉繩音句。脂批在此所言“劈頭先下金針”是呼應下首“依然懸古鍼”先為之地。

四十回載探春房中西牆上當中掛著一大幅米襄陽《煙雨圖》,左右掛著一副對聯,乃是顔魯公墨迹,其詞云:煙霞閑骨格,泉石野生涯。其以米襄陽隱“蔡襄”之襄字,而以顏魯公喻其善書,荔枝配瑪瑙碟好看以況蔡襄作《荔枝譜》。解讀“重展蔡襄蹟”句。左右掛著對聯則寫“依然懸古鍼”,依然係接續前“書囿勉繩音”句也。

十八回眾人應制賦詩頌聖,結句“盛世無饑餒,何須耕織忙” 藉詠園名歌頌太平,是為解讀“安瀾詎祇名,詠祝晏而清”。

書載省親之夜,只見園中香煙繚繞,花彩繽紛,處處燈光相映,時時細樂聲喧,說不盡這太平景象,富貴風流。是寫“明目觀形勢”。元妃省親只停留一宵即忙回鑾,是為“一宵厪慮情”。

話說賈政雖不滿寶玉所擬,然為使賈妃見其愛弟所爲,亦或不負其素日切望,故此竟用了寶玉所題之聯額。是為“前吟巡壁舊”。而賈妃看了,笑道花漵二字便妥,何必蓼汀?侍坐太監聽了,忙下小舟登岸,飛傳與賈政。賈政聽了,即忙移換。是為“聖藻額檐明”。
   
賈政對賈妃一番恭謹奏語是為“載語世臣者”,榮國後裔是世臣。勉勵元妃切勿以政夫婦殘年爲念,懣憤金懷,更祈自加珍愛。惟業業兢兢,勤慎恭肅以侍上,庶不負上體貼眷愛如此之隆恩也。是為“承家在敬誠”。

十八回載大觀園中有帶髮修行的妙玉出家人,是為“是園有紫竹”。本是蘇州人氏,祖上也是讀書仕宦之家。因生了這位姑娘自小多病,買了許多替身兒皆不中用,到底這位姑娘親自入了空門,方才好了,所以帶發修行,今年才十八歲,法名妙玉。是寫“不計歲和年”,不計較年歲也。此處《脂批》有所謂又副冊三斷詞,歷數諸豔至“不必多費筆墨”者殆言“不計歲和年”而已。

《南巡盛典•卷八十六》載:安瀾園“甲辰御書聯曰翁之樂者山林也,客亦知夫水月乎。” 語本宋人方岳《秋崖集、卷九》【水月園送王侍郎】詩,前句是引用《醉翁亭記》,後句則引用享有“風月寶鑑”盛名的《前赤壁賦》。而且“清風徐來水波不興”,就是“安瀾”二字。

翁之樂者山林也”:書中第十七回“大觀園試才題對額”載“諸人都道:當日歐陽公《醉翁亭記》有云:有亭翼然。就名翼然”。即為解讀醉翁的“翁”字。賈政幾次發話:“若能月夜坐此窗下讀書,不枉虛生一世”。“此時一見,未免勾引起我歸農之意”。“此軒中煮茶操琴,亦不必再焚香矣”。且有脂批云:“前二處,一曰月下讀書,一曰勾引起歸農之意,此則操琴煮茶,斷語皆妙。”這些意向山林的言辭在為解讀“樂者山林也”明白

接續眾客為“蘭風蕙露”題聯“麝蘭芳靄斜陽院,杜若香飄明月洲”或“三徑香風飄玉蕙,一庭明月照金蘭”,寶玉評論:“此處並沒有什麼蘭麝、明月、洲渚之類,若要這樣著說來,就題二百聯也不能完”。語帶保留是寫“客亦知夫水月乎”。

以上僅將乾隆帝四度駐蹕安瀾園的詩句扁聯作摘要之解讀,以證明《紅樓夢》成書須在乾隆四十九年第六次南巡之後。至於作者如何揭示弘曆身世之謎且看下文分解。

 

 

[ 首頁 ] [ 向上 ] [ 桃李春風結子完 ]

【聯絡我們】:redstorey@pchome.com.tw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04年07月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