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向上 留言簿 網站目錄

查開好友沈德潛 王以安撰
                                           

 

 

戰效曾修《海寧州志•孝友》載:「查開,刻所著《吾匏亭詩集》,長洲沈宗伯德潛為之序。」江峰青《嘉善縣志•書籍》載:「硯北詩草。海昌查學著,一卷,後附半緣詞一卷。長洲沈德潛序,錢塘厲鶚跋。詩格迤邐紆徐,時帶遠神逸韻,其澹泊雋永,蘇州柳周之遺風也。芊綿混麗樊川樊南之苗裔也。」「吾匏亭集。海昌查開著。長洲沈德潛序。詩格英奇磊落,使讀者爽然而覺躍然紙上。」

沈德潛《歸愚詩鈔•卷十七》【贈查榴齋】云:「宣武門前日欲晡,塵埃握手共歌呼。孟韓聯句懷秋雨,高季論文憶酒壚。(己未年詩社事)羨子蒼鷹揚健翩,聯予老馬闇長途。還期吟社監前約,看摘驪龍頷下珠。」「忘卻人間行路難,文鵷無意覓琅玕。狂歌恥詠南山矸,縱酒思吞北海乾。少歲已經漂鬼國,中年還惜翦非翰。自將清福驕吾黨,萬笏西山放眼看。」己未當乾隆四年事,當時沈德潛尚未成進士。

據此則查開及大哥查基(榴齋)二哥查學(硯北)都與沈德潛詩友往還,相信是透過查嗣瑮門徒沈廷芳的關係,沈廷芳是查嗣瑮族姪查昇的外孫,大家原是親戚。

沈德潛著有《清詩別裁》,是蘇州詩家老名士。以六十七歲高齡得中乾隆四年進士,皇帝愛才,不次拔擢。乾隆十四年以禮部侍郎原品致仕。乾隆十六年南巡謁駕,命在籍食俸。八十歲賜額「鶴性松身」。乾隆二十二年南巡,加禮部尚書銜。乾隆二十七年迎駕揚州,稱「大老」。乾隆三十年仍迎駕,加太子太傅。乾隆三十四年卒,九十七歲。生當榮寵,死後不到十年,乾隆四十三年有東臺縣民訐舉人徐述夔《一柱樓集》有悖逆語,而沈德潛為徐述夔作傳,稱其品行文章皆為可法,乾隆怒奪沈德潛贈官,罷祠削諡,仆其墓碑。

《程甲本》乾隆五十六年刊行,猶云傳聞幾二十餘年?引言更作幾三十年?所以估算《石頭記》之問世時當乾隆三四十年間,沈德潛尚未獲罪。而在四十三年沈德潛出事以後,想來跟他有過文章應酬的人多少都會感受到無形壓力吧?這事件會不會影響到後四十回的面世時間的延後以躲避風頭呢?須知清廷查緝「偽稿案」鍥而不捨的能耐當時可是深植人心的。

徐珂《清稗類鈔•恩遇類》【沈德潛校御製詩】記載,沈德潛校閱乾隆作《大鐘歌》其中「道衍儼被榮將命」,因為道衍和尚姚廣孝封榮國公,沈德潛誤改「榮將」作「榮國」。乾隆帝說「榮將本黃帝時鑄鐘人,汝偶然誤會。然古書讀不盡,有我知汝不知者,亦有汝知我不知者。」這段軼事想來沈德潛終生難忘,流傳後世。姚廣孝就是佐命燕王造反的道衍和尚,貴盛後辭美人,居僧寺。冠帶而朝,退朝「緇衣不改昔年裝」。耐人尋味的是「榮國公府」敢情就是「和尚之家」,難怪寶玉終歸要當和尚去了。是知榮國府收養林黛玉,劉姥姥一進榮國府也則依附於此。

倒是乾隆皇帝這話說得挺好:「古書讀不盡,有我知汝不知者,亦有汝知我不知者。」發人深省。

 

 

[ 首頁 ] [ 向上 ]

【聯絡我們】:redstorey@pchome.com.tw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04年05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