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向上 留言簿 網站目錄

任是無情也動人
                                           

 

 

任是無情也動人    王以安 

 

六十三回「壽怡紅群芳開夜宴」中寶釵先掣出一簽。大家一看,只見簽上面著一枝牡丹,題「艷冠群芳」四字。下面又有鐫的小字,一句唐詩,道是「任是無情也動人。」又注著「在席共賀一杯。此為群芳之冠,隨意命人,不拘詩詞雅謔,或新曲一支為賀。」眾人都笑說「巧得很,你也原配牡丹花。」說著大家共賀了一杯。呼應冷香丸的第一材料要春天開的白牡丹花蕊十二兩」,顯然作者是在努力刻畫寶釵的貴妃形象!

「任是無情也動人」語本羅隱《牡丹花》詩「似共東風利有因,絳羅高卷不勝春。若教解語應傾國,任是無情也動人。芍藥與君為近侍,芙蓉何處避芳塵?可憐韓令功成後,辜負穠華過此身!」傾國用之於牡丹,李白詩「解釋春風無限恨,沉香亭北倚欄干。」就是寄情牡丹的佳作。

李濬《摭異記》記載:開元中,禁中初重木芍藥,即今牡丹也。得四本,紅、紫、淺紅、通白者,上因移植於興慶池東沈香亭前。會花方繁開,上乘月夜,召太真妃以步輦從。詔特選梨園弟子中尤者,得樂十六色。李龜年以歌擅一時之名,手捧檀板,押衆樂前,將歌之。上曰:賞名花,對妃子,焉用舊樂詞爲?遂命龜年持金花牋宣賜翰林供奉李白,進《清平調》詞三章。白欣承詔旨,猶苦宿酲未解,因授筆賦之。「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台月下逢。」「一枝紅豔露凝香,雲雨巫山枉斷腸。借問漢宮誰得似?可憐飛燕倚新菕C」「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解釋春風無限恨,沈香亭北倚欄干。」龜年遽以詞進,上命梨園弟子約略調撫絲竹,遂促龜年以歌。太真妃持頗梨七寶盃,酌西涼州蒲萄酒,笑領意甚厚。上因調玉笛以倚曲,每曲遍將換,則遲其聲以媚之。太真飲罷,斂繡巾重拜上意。「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解釋春風無限恨,沉香亭北倚欄干。」確是寄情牡丹之傑作。《紅樓夢》四十三回寶玉攜帶有沉香即為作者借沉香亭來呼應貴妃身分。

《紅樓夢》第四十三回寶玉攜帶沉香即為作者借來呼應貴妃身分。寶玉荷包有兩星沈速,茗煙捧著爐出至後園中,揀一塊乾淨地方兒,竟揀不出。茗煙道:「那井臺兒上如何?」寶玉點頭,一齊來至井臺上,將爐放下。有道是「亭臺樓閣」,在此「井臺」可借比作「井亭」,可巧這沉速就是沉香,於是「沉香亭」悠然浮現,足見這段文字用作解讀「沉香亭上倚欄干」了。井臺自有井欄的連比借喻。其實欄干之有無何有差別,要是沒有欄干存在就是「無限」二字的白描了!此處有《批注》「妙極之文。寶玉心中揀定是井臺上了,故意使茗煙說出,使彼不犯疑猜矣。寶玉亦有欺人之才,蓋不用耳。」批書人刻意提醒「井上有李」,語本《孟子、滕文公下》,而唐明皇與李太白一皆李姓。

上句「解釋春風無限恨」則由茗煙祝詞表出,此茗煙之所以姓祝也。說「二爺心事不能出口,讓我代祝。」是曲為「解釋」。說「雖然陰陽間隔,既是知己之間,時常來望候二爺,未嘗不可。」是寫候望「春風」。「你在陰間保佑二爺來生也變個女孩兒,和你們一處相伴,再不可又托生這鬚眉濁物了。」則是套寫「無限恨」。此處《批注》「忽插入茗煙一偏流言,粗看則小兒戲語,亦甚無味。細玩則大有深意,試思寶玉之爲人豈不應有一極伶俐乖巧之小童哉?此一祝亦如《西廂記》中雙文降香,第三柱則不語,紅娘則代祝數語,直將雙文心事道破。此處若寫寶玉一祝,則成何文字?若不祝則成一啞迷,如何散場?故寫茗煙一戲直戲入寶玉心中,又發出前文,又可收後文,又寫茗煙素日之乖覺可人,且襯出寶玉直似一個守禮代嫁的女兒一般,其素日脂香粉氣不待寫而全現出矣。今看此回,直欲將寶玉當作一個極清俊羞怯的女兒,看茗煙則極乖覺可人之丫鬟也。」茗煙不為寶玉代言又怎能「解釋」呢?《靖藏批》「這方是作者真意。」所謂真意指的是順治帝之致祭董鄂妃之情真,《靖批》的確不假。

至於茗煙說「這受祭的陰魂想來自然是那人間有一、天上無雙,極聰明極俊雅的一位姐姐妹妹了。」就是照寫「名花傾國」。說「若芳魂有感,香魄多情,」則是寫「兩相歡」。寶玉聽他沒說完,便撐不住笑了,因踢他道:休胡說,看人聽見笑話。寶玉自己笑著又怕人聽見笑話,連接兩個「笑」字是寫「長得君王帶笑看」。此處有《批注》「方一笑,蓋原可發笑,且說得合心,愈見可笑也。」「也知人笑,更奇。」出現三個「笑」字無非是「長笑」之意。至於把寶玉當作「帝王」的表徵猶其餘事。

牡丹花王,國色天香,批書人借此把「天香樓」擬作崇禎上弔的「壽皇亭」,添色更衣、遺簪,勾動讀者意淫,侈言不寫之寫,卻以史筆作「君之寫」,殆謂其玩笑過甚!

 

[ 首頁 ] [ 向上 ]

【聯絡我們】:redstorey@pchome.com.tw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03年08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