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向上 留言簿 網站目錄

桃李春風結子完 王以安撰
                                           

 

 

李清照【一剪梅】:“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閒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李紈的美麗可以從兩個丫頭素雲、碧月的命名來印證。

“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中有“雲中雁”與“錦書”,《古詩》“客從遠方來,遺我雙鯉魚,呼兒烹鯉魚,中有尺素書”,“尺素”就是“錦書”,知“素雲”乃是“尺素、雲中雁”之省以況“落雁”。而“碧月”則純是“閉月”之轉。沉魚“落雁”、“閉月”羞花,設非作者故意,    怎得配合如此之巧?既然丫頭都是美人,李紈自當居美婦人之首席。

於是《尚書、君陳》中有容德乃大”就被作者擷用在“女子無才便有德”的圈套中。女子無才有容便有德,“有容”固然被看作是容人之量,而作者偏著意於容顏之美。雖則李紈是寡婦,而依照《禮記、禮器》闡述“禮守中”的“不可多也,不可寡也”,想來李紈必是“不可多也”的美女且也是“不可寡也”的命婦。

李紈居住“稻香村”,容易讓人作“盜香”的聯想,韓壽盜香的主角是賈充的幼女賈午。那稻香村有幾百株杏花如噴火蒸霞一般,又是紅杏又是噴火,皆以南方赤色來影射午火的“午”字。賈珠隱藏的“朱”也是朱雀赤色的“午”字,本身就是箇“賈午”。世說新語記載“有奇香之氣,是外國所貢,一著人則歷月不歇。”

既是“盜香”,又復“有容德乃大”,所以李守中改句“女子無才便有德”所隱藏“容”字就包裹著“容妃”的奇聞。《清史稿、卷二一四》“容妃,和卓氏,回部台吉和扎賚女。初入宮,號貴人。累進為妃,薨。”可是民間傳說卻把她當作是“香妃伊帕爾汗氏。

相傳乾隆二十五年(庚辰)在平定回疆小和卓木時擄獲其香妃入宮,香妃終不忘故夫霍集占,守節自裁於宮中,是寫李紈之為“宮裁”。天生異香是“不可多也”,獻俘宮中是“不可寡也”,持節不屈也見證了“有容德乃大”。李紈詩簽掣得“竹籬茅舍自甘心”句,語本王琪【梅】“不受塵埃半點侵,竹籬茅舍自甘心。只因誤識林和靖,惹得詩人說到今。”句連“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牽動“香”氣。

史載乾隆皇后烏喇那拉氏,乾隆三十年至杭州,忤上旨,后剪髮,上益不懌,令后先還京師。有謂該事涉及香妃圖謀行刺,審度《石頭記》寫於乾隆三十二年“閒閒錄詩案”之後,作者以當時傳聞寫入小說自屬可能。增色“香妃傳奇”而後孤證不孤。

冊文“桃李春風結子完”預言香妃之死。賀知章【望人家桃李花】“南陌青樓十二重,春風桃李爲誰。”嵌一“容”字顯然。六十四回載襲人坐在近窗的床上,手中拿著一根灰色縧子,正在那堨插結子”呢。是知香妃不是死於自殺,而有可能是被縧繩勒死的?有謂係太后乘乾隆帝赴齋宮時“乃由宮人引入旁室縊殺之”,乾隆帝回來已晚。合符“結子完”的隱喻。

書中不以一人寫一角,不以一角屬一人。相傳故宮有新疆建築以慰香妃鄉思,十七回載寶玉評稻香村“正謂非其地而強爲地,非其山而強爲山,雖百般精而終不相宜”諷喻至深。寶釵自是貴妃化身,“冷香丸”則寫香妃之冷淡帝王,其寫景蘅蕪苑“或花如金桂,味芬氣馥,非花香之可比。”李紈且兩度宣之於眾。十九回載黛玉之“奇香”遂由香妃引來。至如“茜香國”女國王所貢汗巾子,夏天繫著肌膚生香,不生汗漬,花氣襲人也是香妃。卻又是個刺客襲人。

三十二回載寶玉禁不住擡起手來替黛玉拭淚。黛玉怪他動手動腳的。後來一句話又把寶玉說急了,筋都暴起來,急的一臉汗。黛玉又禁不住近前伸手替他拭面上的汗。用手帕拭汗可不就是“伊帕爾汗”了。

三十七回載海棠詩社以秋爽齋為集吟場所,是為“霍集占”也。霍,急疾也。探春笑道:我不算俗,偶然起個念頭,寫了幾個帖兒試一試,誰知“一招皆到”。是寫“”然而“”。“”者口占,吟詩不屬草也。眾人作詩時探春塗抹,寶釵謄寫,獨黛玉或撫梧桐,或看秋色,或又和丫鬟們嘲笑。蹲地不理會寶玉催促,交卷提筆一揮而就,作者費神寫來豈是無心!

 

 

[ 首頁 ] [ 向上 ]

【聯絡我們】:redstorey@pchome.com.tw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04年06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