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留言簿 網站目錄

紅樓開門  王以安 撰
                                           

 

 

「常言」道「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紅樓夢》的金玉緣、木石盟,主題就是「金石為開」,原來作者名字單就是一個「開」字。作者姓查名開,字宣門,號香雨,是詩人查嗣瑮的三子,人稱查宣門。遭逢家難時正是個黛玉眼中的十二三歲年輕公子。查嗣瑮《查浦詩鈔•卷十二》【恭紀神靈瑞應九章】「伶仃老穉經三赦,(自注:次子學年十五,三子開年十三,皆蒙赦被謫。)稠疊慈恩及九環。沒齒已無酬報地,煢煢安敢望生還。」得知雍正五年發遣時查開十三歲,則出生應在康熙五十五年。查開自己在《蘇詩補註五十卷•後跋》追述「遭值家難,余年十二,隨侍請室。」二說相差一歲,應是案發到入獄跨年紀事之故。

當年海寧查家「一門七進士,叔侄五翰林」,計有查慎行、查嗣瑮、查嗣庭三兄弟,族兄嗣韓,族侄查昇五人都考上進士後入選翰林。外加上查慎行的大兒子查克建、族弟查嗣珣兩個也是進士。在科舉時代等閒國公也比不上當年查家的門戶清華。但是好景不常,雍正四年九月就發生了「查嗣庭訕謗案」,抄家滅門,從此查家貴盛不再,查開真可謂是生當「末世」了。所以作者自云「上賴天恩、下承祖德,錦衣紈絝之時、飫甘饜美之日,背父母教育之恩、負師兄規訓之德,已至今日一事無成、半生潦倒之罪,編述一記,以告普天下人。」的確不是空話。

由各項資料得知,查開受到查嗣庭「訕謗案」的牽連,雍正五年隨同父兄流徙陜西藍田,羈留九年,到乾隆元年二十二歲時才被釋回。然後就與查學兩兄弟贅于浙江嘉善,定居「半園」,例捐監生,北上鄉試失利。遊歷各地,結交袁枚、杭世駿、沈德潛等名士。乾隆十五年出任中牟縣丞,三年後擢陞武陟知縣,河工專責賠累甚重,查開幹才遊刃有餘。由於鄂爾泰與張廷玉雙方門人結黨惡鬥,乾隆帝舉查嗣庭案檢討隆科多舊事,有意拿胡中藻的《堅磨生集》詩案誡儆,查開也因此在乾隆十九年底被議革職。居家興建二十五峰園,時共曹庭棟詩酒唱和。徒有經濟,報效無門。乾隆間屢興文字獄,查開因曾歷過的一番夢幻,便將真事隱去,而撰此《石頭記》一書。

據《山海經•大荒西經》:「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有神十人,名曰女媧之腸,化為神,處栗廣之野,橫道而處。」「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就是「大荒山」。女媧氏煉石補天故事,自古即有傳說。據《路史•卷十一》記載:「繼興于麗。長安志云:驪山有女媧治處。又云:藍田谷次北有女媧氏谷,三皇舊居之所,即驪山也。」《藍田縣志•卷六》載:「其西北曰藍田山,出美玉。路史:女媧谷,玉山。」又有「補天臺,通志:在藍田縣東至五里許。」六十二回詩引岑參【送張子尉南海】「此鄉多寶玉,慎勿厭清貧。」指的就是藍田。補天石幻化成通靈寶玉,石頭化玉的過程就意味著「藍田產玉」。通靈寶玉上面鐫刻的篆文「莫失莫忘仙壽恆昌」像煞用「藍田玉」刻上篆文「受命于天皇帝永昌」字樣的秦朝「傳國璽」,這段開場白就指向查開家族的配所藍田。

再說通靈寶玉既是由石頭變成的,玉即是石,那麼「金玉良緣」就是「金石良緣」了,「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作者藉此作正名的宣示。書中多詠花詩詞,寄寓於花「開」事理顯然。六十三回的花名籤隱含「開」字的詩句,如「不向東風怨未開」、「開到荼糜花事了」、「連理枝頭花正開」,甚至叔姪三人賦白海棠詩也都是「今日繁花爲底開」、「冬月開花獨我家」、「霜追微紅雪後開」。此外,「開」字的成語典故也散見書中,諸如「開宗明義」、「開天闢地」、「開成石經」、「開國立家」、「開誠布公」、「開門見山」、「信口開河」、「開花結果」、「開懷暢飲」、「開源節流」、「開物成務」、「開門揖盜」、「開卷有益」、「開科取士」等。

且看開頭寫「此書開卷第一回也,作者自云:因曾歷過一番夢幻之後,故將真事隱去,而撰此《石頭記》一書也,故曰甄士隱夢幻識通靈。」這是「開宗明義」。「女媧補天」的傳說是「開天闢地」故事,此處有《脂批》說「用常言。」而「常言」指的就是「成語」。後文翠縷也順口說出「開天闢地」成語。空空道人經過青埂峰下,見石上字迹分明,編述歷歷,在詮釋「開成石經」。寧容二公叮囑吾家自國朝定鼎以來,功名奕世,富貴傳流,是謂「開國立家」。鳳姐代攝寧國府,傳齊家人媳婦進來聽差,是為「開誠布公」。大觀園開門後「只見迎門一帶翠嶂擋在前面。衆清客都道:好山,好山。」分明是「開門見山」。姥姥「信口開河」,寶玉聽了當真。大觀園行酒令,劉姥姥比著說「花兒落了結個大倭瓜」,解讀「開花結果」。姥姥喝酒手舞足蹈,則是「開懷暢飲」。「敏探春興利除弊」是謂「開源節流」。毛半仙卜卦事,《易經•繫辭上傳》子曰:「夫易何為者也?夫易開物成務,冒天下之道,如斯而已者也。」【本義】:「開物成務,謂使人卜筮,以知吉凶而成事業。冒天下之道,謂卦爻既設,而天下之道皆在其中。」賈珍使人卜筮是為「開物成務」。賈蘭認真理書,唯恐脫了孝再都忘了,是為「開卷有益」。「狗彘奴欺天招夥盜」是為「開門揖盜」。寶玉賈蘭應試是寫國家「開科取士」。

「開」字也是「建除家」的神煞,《欽定協紀辨方書•卷十》載「『開日』一陽使生,故有為時陽,又為生氣。其日最吉。」雨村選授上任,薛蟠投親起身,寶玉秦鍾上學,秦氏停靈出殯,賈政題本省親,湘蓮等候婚事都說「擇日」行事,二十九回載鳳姐戲說「打牆也是動土」,是為「建除家」言語。「開門」是數術「奇門遁甲」中「開、休、生、傷、杜、景、死、驚」八門之首,有歌訣云:「赤道白道與黃道,不避千年驗不到。除此六道是吉神,配合奇門遁真好。」書中是以雨村說「讀書人不在黃道黑道,總以事理爲要,不及面辭了。」隱約其詞。

令人意外的是查開晚年構築的「二十五峰園」就是「大觀園」。嘉慶五年修《嘉善縣志•古蹟》【二十五峰園】:「在環整坊柯家帶。海昌查開築。有春風第一軒,八方亭,清夢軒,平遠樓。園多湖石,最勝者為自在、仙掌、鸚鵡諸峰。杭州杭世駿有記。今屬姑蘇汪文琛。」試看「大觀」是宋徽宗年號,徽宗起造「艮嶽」,千岩萬壑,樓觀亭臺,不可勝計。艮是山,嶽也是山,山山峰連就是「二十五峰」了。

雖然處處透露機鋒,只差沒明寫「作者查開」四字,然而以上論證仍不免於巧合的質疑。所幸查開把他自己的名字「開」字按照《康熙字典》上的釋例照單寫進書中,在向世人宣示這並不是偶合。《康熙字典•戌集上》「開」字的註解所引用典故,作者都分別作了如是解讀:

【易•乾卦•疏】「亨通也。會合萬物令使開通而為亨也。」第二回載雨村說「所餘之秀氣,漫無所歸,遂爲甘露,爲和風,洽然溉及四海。」「洽然溉及四海」是為「亨通也」。「彼殘忍乖僻之邪氣,不能蕩溢於光天化日之中,遂凝結充塞於深溝大壑之內,偶因風蕩,或被雲催,略有搖動感發之意,一絲半縷誤而泄出者,偶值靈秀之氣適過,正不容邪,邪復妒正,兩不相下,」正邪偶值是寫「會合萬物」。「亦如風水雷電,地中既遇,既不能消,又不能讓,必至搏擊掀發後始盡。」「搏擊掀發」是為「令使開通」。「故其氣亦必賦人,發泄一盡始散。」是則「而為亨也」。

【禮•學記】「故君子之教諭也。開而勿達。」【註】「開謂發頭角。」【疏】「但為學者開發大義頭角而已。」八十二回載代儒教寶玉作文,自是「君子之教諭」。代儒笑道:你方才節旨講的倒清楚,只是句子埵釣ヱ臚l氣。無聞二字,不是不能發達做官的話。聞是實在自己能夠明理見道,就不做官也是有聞了;不然,古聖賢是遁世不見知的,豈不是不做官的人,難道也是無聞嗎?不足畏是使人料得定,方與焉知的知字對針,不是怕的字眼。要從這堿搘X,方能入細。你懂得不懂得?實寫「開而勿達」,「開」是開諭,「達」是聞達。「發達做官」解讀「發頭角」。

【易•乾坤卦文言•疏】「諸卦及爻皆從乾坤而出,故特作文言以開釋之。」三十一回載「翠縷道:這麽說起來,從古至今,開天闢地,都是陰陽了?湘雲笑道:糊塗東西,越說越放屁。什麽都是些陰陽,難道還有個陰陽不成!」陰陽對話是討論「諸卦及爻皆從乾坤而出」。「從古至今,開天闢地」解讀「諸卦及爻」,《易》是歸納宇宙萬物的,而「陰陽」就是「乾坤」了。說「陰陽兩個字還只是一字,陽盡了就成陰,陰盡了就成陽,不是陰盡了又有個陽生出來,陽盡了又有個陰生出來。」在此是「特作文言」,翠縷聽它不懂,湘雲再道:「陰陽可有什麽樣兒,不過是個氣,器物賦了成形。比如天是陽,地就是陰;水是陰,火就是陽;日是陽,月就是陰。」這可就是「開釋之」了。

【書•多方】「殄戮多罪,亦克用勸。開釋無辜,亦克用勸。」五十九回載「平兒走來問係何事。襲人等忙說:已完了,不必再提。平兒笑道:得饒人處且饒人,得省的將就省些事也罷了。能去了幾日,只聽各處大小人兒都作起反來了,一處不了又一處,叫我不知管那一處的是。」平兒說「得饒人處且饒人,得省的將就省些」是寫「亦克用勸」,「各處大小人兒都作起反來了,一處不了又一處,叫我不知管那一處」是「殄戮多罪」。六十一回「判冤決獄平兒行權」是「開釋無辜」,平兒襲人勸彩雲保住探春面子,是「亦克用勸」。

【後漢書•馮衍傳】開歲發春兮,百卉含英。【註】「開發皆始也。」二十八回寶玉唱《紅豆詞》「開不完春柳春花滿畫樓」堪予解讀。「春柳春花」是「開歲發春」,「開不完、滿畫樓」是「百卉含英」。

【禮•檀弓】「曩者爾心或開予。」【註】「開謂諫爭有所發起。」四十五回載「黛玉歎道:你素日待人,固然是極好的,然我最是個多心的人,只當你心娷疆l。從前日你說看雜書不好,又勸我那些好話,竟大感激你。往日竟是我錯了,實在誤到如今。」「你素日」是「曩者爾」。「勸我那些好話」是「開予」。「竟大感激你」是「有所發起」。

【謝惠連•擣衣篇】「盈篋自余手,幽緘候君開。腰帶準疇昔,不知今是非。」三十回載寶玉把襲人的那條汗巾子給了蔣玉函,襲人無法,只得繫在腰堙C過後寶玉出去,終久解下來擲在個空箱子堙C八十六回中寶玉想起來還問:你那一年沒有繫的那條紅汗巾子,還有沒有?襲人道:我擱著呢,問他做什麼?一二○回載襲人嫁入蔣家,過門第二天開箱,蔣玉函看見一條猩紅汗巾,方知是寶玉的丫頭。又故意將寶玉所換那條松花綠的汗巾拿出來。襲人看了,方知這姓蔣的原來就是蔣玉函,始信姻緣前定。雖然事有前定,無可奈何,但孽子孤臣,義夫節婦,這不得已三字也不是一概推諉得的。「解下來擲在個空箱子堙v是「盈篋自余手」,「第二天開箱,蔣玉函看見一條猩紅汗巾」是「幽緘候君開」。「那一年沒有繫的那條紅汗巾子」是「腰帶準疇昔」,「這不得已三字也不是一概推諉得的」是「不知今是非」。二十八回回首《庚辰批》「茜香羅、紅麝串寫於一回,蓋琪官雖係優人,後回與襲人供奉玉兄寶卿得同終始者,非泛泛之文也。」「茜香羅」是為解讀《搗衣篇》文句中的「開」,而「紅麝串」則為緊扣該回「金鎖是個和尚給的等日後有玉的方可結爲婚姻」,伴隨解讀「金石為開」的「開」字。「脂批」文字的旁敲側擊,對照書中以無影,言在書外而不爽。對應謝惠連《擣衣詩》,書中也另作相關擣衣的引敘。六十二回黛玉說酒底「榛子非關隔院砧,何來萬戶擣衣聲。」取典李白【子夜吳歌】「長安一片月,萬戶擣衣聲。」而四十九回香菱作詩也有「一片砧敲千里白」佳句。史載謝惠運愛上會稽郡吏杜德靈,作者才安排蔣玉函跟寶玉訂交。

【左思•蜀都賦】「宣化之闥,崇禮之闈,華闕雙邈,重門洞開。」十三回載秦氏之喪,寶玉一直到了寧國府前,只見府門洞開,兩邊燈籠照如白晝,亂烘烘人來人往,堶戚聲搖山振嶽。「闥」、「闈」,皆府內小門。作者如此地將《康熙字典》的解釋給予完整的界說。

由於家學傳承對「蘇詩」的喜好,查開並把蘇東坡【東莞資福堂老再生贊】其中四句「生石首肯,奘松肘回。是心茍真,金石為開。」譜入四十七回闡釋「金石為開」成語。湘蓮答應寶玉「自然要辭的」是為「生石首肯」,寶玉固係西方靈河岸上三生石。湘蓮復思酒後揮拳,又礙著賴尚榮的臉面,只得忍了又忍。是為「奘松肘回」,揮拳壯似打虎武松,忍拳不出是回肘。湘蓮故問薛蟠「你真心和我好,假心和我好呢?」明寫「是心茍真」。薛蟠發豪語「你要做官發財都容易」是為「金石為開」。發財作「金」字的解讀。做官之謂「石」是用漢官秩一千石、二千石之「石」。容易是「開」,開引方便之門

講到漢官制度,《後漢書•廣陵思王荊傳》中「精誠所加,金石為開」才是「金石為開」的成語出處,書中自是不免有「精誠」的描繪。如第六回載周瑞家的說「姥姥你放心,大遠的誠心誠意來了,豈有個不教你見個真佛去的呢?」二十八回載馮紫英說「前日不過是我的設辭,誠心請你們一飲,恐又推託,故說下這句話。今日一邀即至,誰知都信真了。」應該都是隱喻「金石為開」。而《甲戌眉批》說「作者的三昧在茲,批書人得書中三昧亦在茲。」箇中三昧就是「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查開字宣門,取其開門聽宣之意。即如十六回載「門吏報說有六宮都太監夏老爺來降旨,賈赦賈政等一干人忙擺了香案,啟中門跪接。夏守忠走至廳上,面南而立,口內說:特旨立刻宣賈政入朝,在臨敬殿陛見。」這便是真實的「宣門」。準此,第一回載「晚間正待歇息之時,忽聽一片聲打的門響,許多人亂嚷,說:本府太爺差人來傳人問話。」亦不失為「宣門」之又一見?他如十九回載「寶玉撞破茗煙好事,禁不住大叫了不得,一腳踹進門去。」也算是另類的「宣門」。

  宣者,宣布、宣示也。四十回「金鴛鴦三宣牙牌令」,將三張牌拆開,先說頭一張,次說第二張,再說第三張,說完了,合成一副。可見作者意旨「宣」即是告說於人。三十回載寶玉冒雨以手扣門,叫了半日,拍的門山響,叫門卻正是「宣門」。至於三十六回載「鳳姐把袖子挽了幾挽,跐著那角門的門檻子,笑道:這媢L堂風倒涼快,吹一吹再走。」以及二十八回載「鳳姐蹬著門檻子拿耳挖子剔牙,叫寶玉進來寫幾個字兒。」則是另一種「宣門」的解讀。

  以上所言「宣門」,不論真假,無非小說橋段,難謂作者之為故意。唯獨第二回「冷子興演說榮國府」,借「演說」寫「宣」,以「府第」名「門」,才真是「宣門」。冷子興道:榮國府賈府中,可也不玷辱了先生的「門」楣了?又復歎道:如今的這甯、榮兩「門」,也都蕭疏了,不比先時的光景。《卞藏本》此處演說人物將「表字」寫作「字表」,「字表」者「以字表事」,知是以「宣門」表出作者。

至於書中「查」姓的隱藏,可以「貫月查」作指標。《康熙字典》中「查」字的解釋如下:《廣韻》「水中浮木」,《博物志》「仙查犯牛斗」,《拾遺記》「堯時巨查浮西海上,十二年一周天,名貫月查」。七十六回凹晶館聯句有黛玉唸「人向廣寒奔,犯斗邀牛女」,湘雲望月點頭聯「乘槎訪帝孫」,是為解讀「仙查犯牛斗」故事。第五回載警幻道:此乃迷津,深有萬丈,遙亙千里。中無舟揖可通,只有一個木筏,乃木居士掌柁,灰侍者撐篙,不受金銀之謝,但遇有緣者渡之。「只有一個木筏」便是「水中浮木」寫照。連屬「深有萬丈,遙亙千里」更可解讀「巨查浮西海上」。

書首載女媧氏煉石補天之時,練成頑石三萬六千五百零一塊。媧皇氏只用了三萬六千五百塊,《甲戌脂批》「合周天之數」即表「十二年一周天」。《左傳•襄公九年》「十二年矣。是謂一終,一星終也。」《杜注》「歲星十二歲而一周天。」夢中以十二個舞女演新制《紅樓夢》十二支,其數恰合。夜明晝滅,故名貫月。第一回先有僧唸「佳節元宵」,後有雨村秋月寓懷,連貫詠月是寫「貫月查」。且「貫月查」者以鞋盃為觴政也,書中諱言小腳,適為不寫之寫。

本文係探討【紅樓作者】系列之一篇。計開「紅樓開門」、「查開作者」、「過庭錄」、「查慎行詩」各成章節,請攏總一觀,互相參考。

 

 

[ 首頁 ] [ 查開作者 ] [ 查嗣庭案 ] [ 清朝文字獄 ] [ 女媧補天 ]

【聯絡我們】:redstorey@pchome.com.tw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04年09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