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向上 留言簿 網站目錄

皇帝出家  王以安 撰
                                           

 

 

【皇帝出家】 王以安撰

《石頭記》中關於順治皇帝出家的安排可在四十九回堙u寶玉乞梅」一段文字得到答案。「原來這枝梅花只有二尺來高,徬有一橫枝縱橫而出,約有五六尺長。其間小枝分岐,或如蟠螭,或如僵蚓,或孤削如筆,或密聚如林。花吐胭脂,香欺蘭蕙。」梅花是「人日壽陽公主梅花菕v的特寫,而梅花的形狀「一橫枝」恰似「人」字。

    順治皇帝的官式死亡日期是順治十八年正月初七日,正月初七是俗稱的「人日」,據《北史•魏收傳》引董勛答問禮:「俗曰正月一日為雞,二日為狗,三日為豬,四日為羊,五日為牛,六日為馬,七日為人,八日為穀。以陰晴為豐耗」。《石頭記》作者便引用「人日」與「梅花」來強烈暗示順治皇帝身分。二十四回寶玉道「何苦來大正月埵漱F活了的」意指正月堜x方宣布順治皇帝死了而其實人卻仍是活了的,人活著是出家當和尚去了。

    相傳順治皇帝是在五臺山清涼寺出家。六十四回說「寶玉素昔稟性柔脆,雖暑月不敢用冰,只以新汲井水將茶連壺浸在盆內不時更換,取其涼意而已。」這即是「清涼」的隱喻。作者用的是《楚辭•招魂》中「挫糟凍飲,酎清涼些」文句掩飾此事。

    朱熹《楚辭集註•招魂》有云「鵠酸臇鳧,煎鴻鶬些。露雞臛蠵,厲而不爽些。(鵠、鴻鵠也;酸、以酢漿烹之為羹也;臇、臛少汁也;鳧、野鴨也;鴻、鴻鴈也;鶬、鶬鶴也;露雞、露棲之雞也;有菜曰羹,無菜曰月霍;蠵、大龜之屬也;厲、列也;爽、敗也,楚人名羹敗曰爽,老子曰五味令人口爽。)粔籹蜜餌,有『食長』餭些。瑤漿漱c,實羽觴些。挫糟凍飲,酎清涼些。(粔籹、環餅也,吳謂之膏環,亦謂之寒具,以蜜和米麵煎作之餌,擣黍為之,方言謂之餻者也;『食長』餭、餳也,以糱熬米為之,亦謂之飴,此則其乾者也;瑤漿、漿色如玉者;滿B見禮經,通作冪,以疏布蓋尊也;勺、挹酒器也;實、滿也;羽觴、飲酒之器,為生爵形似有頭尾羽翼也;言舉冪用勺酌酒而實爵也。挫、捉也;凍、冰也;酎、醇酒也;言盛夏則為覆蹙乾釀,捉去其糟,但取清醇,居之冰上然後飲之,酒寒涼又長味好飲也。)華酢既陳,有瓊漿些。歸反故室,敬而無妨些。這整段文字都被作者衍化來呼應「清涼」二字。

    在六十二回中寶玉吃湯泡飯情節,「黃酒香芄清蒸鴨子」可比「鵠酸臛鳧」﹔「醃胭脂鵝脯」好比「煎鴻鶬」﹔「蝦米丸子雞皮湯」則是「露雞臛蠵」﹔「湯泡飯十分香甜可口」是「厲而不爽」﹔「奶油松饟捲酥」看作「粔籹蜜餌」﹔至於「綠畦香稻粳米飯」應該是「『食長』餭」了。小燕討酒吃是「華酢既陳,有瓊漿些」,見襲人、晴雯二人攜手回來是「歸反故室,敬而無妨些」。

    寶玉一聽到「出嫁」二字就不自在(十九回),大概也是有音同「出家」的緣故。而自己也口口聲聲說「你死了我做和尚」偏偏又都是對黛玉說的(三十回、三十一回兩見),挑明了是董小宛死了順治皇帝就做和尚去了。有待證明的是二人在書中的身分,作者可留有非常確切的證據,一如慣例地用十三經經文來作巧譬,因此上《毛詩•小雅•小宛》是影射董小宛身分的好題材,《禮記•聘義》中「順治而民安」的句子則藉以影射順治皇帝。

    相傳順治皇帝在五臺山清涼寺出家。書中二十二回寶釵生日點了一齣《魯智深醉鬧五臺山》,寶玉稱頌寄生草不已,可見五臺山與寶玉有一定的關聯。鳳姐也說「難道將來只有寶兄弟頂了你老人家上五臺山不成?」演活了康熙皇帝奉太皇太后上五臺山訪父的插曲。

    寶玉如可比作康熙皇帝,則妙玉在櫳翠庵修行便成了順治皇帝。書中十八回介紹妙玉說是「今年十八歲」,符合順治皇帝的在位十八年頭。又說「他師父極精演先天神數」,先天神數應是先天易數的作用,與太極八卦脫不了干係,算起來可說是「太極之子」,也就是皇太極之子了。順治皇帝之父清太宗名皇太極。妙玉係由林之孝物色入園,林之孝可看做作「孝陵」二字代表了順治皇帝的陵墓名稱。妙玉之名寓有「廟御」諧音,點明是和尚皇帝。北魏孝文帝之父獻文帝拓跋弘就是出家皇帝,傳位太子稱太上皇帝,徙居「崇光宮」,采椽不斲,土階而已,是亦「崇光泛采」之表徵。又建鹿野浮圖於苑中,以故第八回李貴唱言「呦呦鹿鳴,荷葉浮萍」者,特意錯落「食野之苹」所以風喻之也!

    四十一回妙玉以綠玉斗斟與寶玉應是暗示以「青玉皇帝之寶」相授內禪。據《清史稿•輿服志》載:「青玉皇帝之寶本清字篆文,傳自太宗文皇帝時。」又曰「至謂皇帝奏天之寶即傳國璽。」按皇帝奏天之寶以章奉若碧玉,二者俱是綠玉斗表徵。妙玉所居櫳翠庵應是「龍萃庵」音轉,龍乃天子像徵。使用的器物豪侈,如成窯杯、官窯蓋碗、雲龍茶盤容或出自仕宦之家,但仍不失皇家氣派。使用成化杯有多重用意,杯給賈母用是暗示太皇太后一則身分,明憲宗成化帝的王皇后在正德年間便是太皇太后,另邵太后也在嘉靖年間稱太皇太后。(而在書中更是借「憲宗」二字表出張「獻忠」之名。)賈母吃了半盞便遞與劉姥姥吃,妙玉便不收,叫擱在外頭去處,符合《禮記•曲禮上》所云「御食於君,君賜餘,器之溉者不寫,其餘皆寫」之意。妙玉所說「老君眉」之「君」字也寓此意。文中「擱在外頭」就是「寫」的意思,《說文解字》云「寫,置物也。」作者不照經文意套故事是別具苦心的。(《禮記》原注是「寫者傳己器乃食之也」,溉則是「謂陶梓之器」。《脂評》說「妙玉偏僻處此所謂過潔世同嫌」暗示了作者取譬偏僻,又云「偏於無可寫處深入一層」,書中「擱在山門外頭牆根那堙v之下另扣一個「寫」字,足見作者把「擱」當「寫」字表事。

    介紹妙玉是蘇州人氏,櫳翠庵烹茶用的是玄墓蟠香寺梅花上雪,玄墓即鄧尉山,位在蘇州,山多梅樹,花季一望如雪,行數十里香風不絕,作者有心照應梅花菗G事。蟠香寺除了梅香之外,蟠龍是未升天之龍,豈不正好暗示「人日梅花菕v及「龍未升天」二事,也就是說正月初七當天皇帝沒真死去。

    六十三回寶玉生日妙玉作賀自稱「檻外人」,又號「畸人」。《莊子》一書是作者熟習引用的,其中《大宗師》有云「畸人者,畸於人而侔於天」,非凡人豈不是天子了?檻外人之說作者故意錯引「縱有千年鐵門限」句,將「檻」易「限」,附會「土饅頭」論生死界,其實另有典故,特在五十三回春祭儀注上弄玄虛。「賈苻、賈芷等從內儀門挨次列站,直到正堂廊下檻外方是賈敬、賈赦,檻內是各女眷。眾家人小廝皆在儀門之外」一段文字才是「檻外、檻內人」的照應。但究竟指的是誰呢?

    根據《康熙實錄》三十三年三月丁未「諭大學士等:禮部奏奉先殿儀注,將皇太子拜褥應設檻外。沙穆哈即奏請朕旨記於檔案。是何意見!著交該部嚴加議處。尋議:尚書沙穆哈應革職交刑部﹔侍郎席爾達、多奇均應革職。得旨:沙穆哈著革職,免交刑部﹔席爾達、多奇俱從寬免革職」,宗祠可看作是奉先殿場景,儀注相當(參見《清朝文獻通考》及《續文獻通考》中的「宗廟」部分)。由此可見「檻外、檻內人」原是皇帝及皇太子父子二人身分。而且照書中敘述「賈蓉係長房長孫,獨他隨女眷在檻內」看來,「檻外人」輩分較「檻內人」為高,所以妙玉可看作是順治皇帝,寶玉是康熙皇帝。這也解釋了何以妙玉獨與寶玉投緣贈梅之原因。

    《禮記•大學》云「所謂治國必先齊其家者,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無之;故君子不出家而成教於國。孝者所以事君也,弟者所以事長也。」二十四回中言及寶玉「是不要人怕他的。他想著弟兄們一併都有父母教訓,何必我多事反生疏了。是以賈環等都不怕他,卻怕賈母纔讓他三分」一段文字似乎有違此理,倒像在反證「君子不出家」了。《孝經•感應章第十六》云「長幼順,故上下治。」也有「順治」二字隱藏在這堶惟O!寶玉又說「大正月堶什麼?這堣ㄕn你別處頑去,你天天唸書倒唸糊塗了。比如這件東西不好,橫豎那一件好,就棄了這件取那個」,大有棄天下如敝屣的風範。尤其一句「大正月堶什麼」下接鳳姐一句「大正月埵漱F活了的」,作者很不厭其煩地寫出心中的疑竇。

    五十七回中寶玉說「阿彌陀佛」,紫鵑笑是新聞,看來寶玉是不信佛的了,但黛玉卻喜唸佛。寶玉厭魔病癒時黛玉先唸了一聲「阿彌陀佛」為寶釵訕笑,且病發時也是一句「阿彌陀佛」未了之時(二十五回),算來寶玉與佛實是有緣。二十八回寶玉被薛蟠騙出去時黛玉說「阿彌陀佛,趕你回來我死了也罷」,此話寫出了黛玉之死為寶玉出家的前奏。

    順治皇帝的死亡時間官書記載是夜子時,照看六十三回寶玉生日夜宴時薛姨媽打發人來接黛玉,當時「二更已後,鐘打過十一下了」,寶玉不信,「要過錶來瞧了一瞧,已是子初初刻十分了」,眾人方散。聯想五十回中寶玉詠紅梅花詩也是在湘雲忙催二鼓下完句,不能說作者寫「二更過後」是無心的。寶玉詠紅梅花詩大家纔評論時便被老太太來了止住而沒有下文,唯詩句「不求大士瓶中露,為乞嫦娥檻外梅」黛玉搖頭說「湊巧而已」,卻是順治皇帝為情出家的最巧筆法。

    關係到人日的故事有「吞紅豆」、「貼人屏風」及「戴勝」等。《荊楚歲時記》云「正月七日為人日,以七種菜為羹,剪錦為人,或縷金箔為人以貼屏風。亦戴之頭髮,又造華勝以相遺,登高賦詩。」《太平御覽》引《雜五行書》曰「正月初七日男吞赤豆七顆,女吞二七顆,竟年無病。」「戴勝」即第七回「送宮花」故事。「貼人屏風」見於四十一回劉姥姥闖入寶玉房中所見板壁上滿面迎笑的女孩兒。「吞紅豆」則是寶玉二十八回中所唱紅豆詞了。黛玉的丫頭一喚紫鵑,一喚雪雁。紫鵑乃啼哭之鳥來表「臨」字「哭」的解釋。雪雁則代表「人日」的人形。《說文解字》云「雁,雁鳥也。从佳从人,仄聲。」雁群飛時成人形。六十三回寫「任是無情也動『人』」詩句,寶玉眼觀芳官,其實自況,為人日也。

    寶玉愛論生死,總是要自己死後化灰化煙隨風而散(二十、三十六、五十七各回均見),意味著順治皇帝出亡,徒留空棺,屍骨無存的假死真象。所謂「假作真時真亦假」便是指陳此事,至於「無為有處有還無」則另指陳餘事。「護官符」所謂「賈、薛、史、王」四姓其實只是「假寫死亡」的諧音。假死不只一端,福臨、董小宛都是作者借喻對象。

 

 

[ 首頁 ] [ 向上 ] [ 獨臥青燈古佛傍 ] [ 寶玉生日 ]

【聯絡我們】:redstorey@pchome.com.tw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03年04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