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向上 留言簿 網站目錄

金陵王氣  王以安 撰
                                           

 

 

自古以來東南各地久傳“王氣”之說,史乘迭有紀載。《史記•卷八•高祖本紀》云“秦始皇常曰東南有天子氣,於是因東遊以厭之。”《魏書•卷六十五•李諧傳》云“金陵王氣兆於先代。黃旗紫蓋,本出東南,君臨萬邦,故宜在此。”劉禹錫《西塞山懷古》詩曰“王濬樓船下益州,金陵王氣黯然收。千尋鐵鎖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頭。人世幾回傷往事,山形依舊枕寒流。從今四海為家日,故壘蕭蕭蘆荻秋。”“金陵王氣”遂與南京並稱。《元豐九域志•卷六•丹陽古跡》云“金陵,楚威王以此地有王氣,埋金鎮之,故曰金陵。”

《明一統志•卷六•應天府》載建置沿革:“《禹貢》揚州之域,天文斗分野,春秋屬吳,戰國屬越,後屬楚。楚威王初置金陵邑,因其地有王氣埋今以鎮之,故名。秦始皇以金陵有都邑之氣改曰秣陵,屬鄣郡。漢改鄣郡為丹陽郡,武帝後揚州刺史治此。吳自京口徙都於此,改為建業。晉平吳,改建業為秣陵,尋分秣陵北為建業,改業為鄴。建興初改為建康,東晉元帝復都於此,置丹陽郡,宋、齊、梁、陳因之。隋平陳,廢郡,更於石頭城置蔣州。唐武德初置揚州,後復為蔣州。又為揚州大都督,尋罷。至德初置江寧郡,乾元初改為昇州,後廢復置。五代時吳楊氏建大都督府,尋改為金陵府,又改為江寧府,南唐李氏都之。宋復為昇州,仁宗陞為江寧府、建康軍節度,高宗改為建康行都,置行宮留守。元至中改為建康路,元貞初立江南諸道行御史臺,大歷初又改為集慶路。本朝丙申年改為應天府。”

茲據《太平寰宇記•卷九十•昇州》載“《金陵圖經》云昔楚威王見此地有王氣,因埋金以鎮之,故曰金陵。秦并天下,望氣者言江東有天子氣,乃鑿地脈斷連岡,因改金陵為秣陵,屬丹陽郡。故《丹陽記》則云始皇鑿金陵方山,其斷處為瀆。則今淮水經城中入大江是曰秦淮。”王樵《方麓集•卷七•閱內城記》載“金陵在春秋時本吳地。越句踐滅吳,築地於長干里,俗呼越臺,楚置金陵邑於石頭,金陵有城邑自此始。秦始皇以望氣者之言,鑿方山斷長壠以泄王氣。”“東漢末以秣陵地封孫策為吳侯。至弟權據有江東,築石頭城,因山為險扼江為守,即今石城一帶尚其遺趾也。改秣陵為建業。”“金陵建都實自吳始。”《武林梵志•卷八•劉基傳》載“與魯道原遊西湖,有異雲起西北,光映湖水,道原皆以為慶雲賦詩,基持杯滿引不顧曰:此王氣應在金陵,十年後王者起,佐之者其我乎!眾咋舌避去。”

《山堂肆考•卷十七•釜頂》云“釜頂山在丹徒縣,與京口、峴山相連。京、峴在縣東,即秦所鑿泄王氣處,吳謂之京口鎮以此。”《元和郡縣志•卷廿六•丹徒縣》亦云“初秦以其地有王氣,始皇遣赭衣徒三千人鑿破長隴,故名丹徒。”

《元和郡縣志•卷廿六•丹陽縣》復載“本舊雲陽縣。秦時望氣者云有王氣,故鑿之以敗其勢,截其直道使之阿曲,故曰曲阿。”《太平寰宇記•卷八十九•丹陽縣》云“《史記》云秦始皇雲陽為曲阿,按《輿地志》:曲阿縣雲陽地屬朱方南徐之境,秦有史官奏:東南有王氣在雲陽,故鑿北岡截其道以厭其氣。又《吳錄》云:截其道使曲,故曰曲阿。”

《太平寰宇記•卷九十五•嘉興縣》載“秦望山。《九州要記》:始皇登此山望海因以名。始皇碑在嘉興縣,吳主立于長水縣,土人謠曰:水市出天子。始皇東遊從此過,見人乘舟水中交易應其謠,遂改由拳縣。故由拳縣在今縣南五里,秦始皇見其山有王氣出,使諸囚合死者來鑿此山,因其囚倦並逃走,因號為囚倦山,因置囚倦縣,後人語訛便名為由拳山。”

由上可知,東南半壁山川鐘秀,“王氣”時見各地。《會稽志•卷九•嵊縣》載“剡山在縣北一里縣治處,其坳下園囿亭臺館白樂天沃洲記云東南山水越為首,剡為面。其山巔屹起小峰號白塔,俗傳秦始皇東遊使人斸此山以洩氣,今土坑深千餘丈號剡坑。”《剡錄•原序》云“宣和間以剡為兩火一刀,不利於邑,故更今名。”道書曰:兩火一刀可以逃,言剡多山可以避災也。《浙江通志•卷十五•剡山》云“《嘉泰會稽志》:在縣北一里,白樂天《沃洲記》云東南山水越為首,剡為面。山巔屹起小峰,號白塔,俗傳秦始皇東遊,使人剡山以洩氣,號剡坑。”《淵鑑類函•卷廿九•會稽諸山一》云“剡山在嵊縣,秦始皇東遊時鑿此以泄王氣。一名鹿胎山,昔有陳惠度者射鹿此山,鹿孕而傷,既產以舌舐子,子乾而死。惠度遂投寺為僧。後鹿死處生草,名曰鹿胎草。”

重要的是南宋偏安臨安也象徵東南王氣之瑞應。《海塘錄•卷七•秦望山》載“《吳越史》:唐咸亨中望氣者言錢塘有王氣,命侍御史許渾等齎璧瘞此。”《浙江通志•卷二•杭州府》云“《五代史•吳越世家》:豫章人有善術者望斗牛間有王氣,牛斗,錢塘分也,占之在臨安。”《乾道臨安志•卷二•星度分野》云“《五代史》云唐末豫章人有善術者望牛斗間以王氣,牛斗乃錢塘分野。《國史地里志》:兩浙路當天文南斗須女之分。”《錢塘遺事•卷一•金陵山水》云“高宗未駐蹕杭州之先有暫都金陵之意,末年因幸建康,此意未釋。召一術者決之,術者云:建康山雖有餘,水則不足,獻詩曰:昔年曾記謁金陵,六代如何得久興?秀氣盡隨流水去,空留烟岫鎖崚嶒。”

《西湖遊覽志餘•卷十七》載“錢選字舜舉,雨言川人,宋末時人。入元以工畫花鳥名江南。王思廉題其壽陽圖云:一聲白雁渡江湖,便覺金陵王氣銷。畫史不知亡國恨,猶將鉛粉記前朝。”元劉敏中《平宋錄•卷下》載巴顏《賀表》云“鐵瓮之堅城自摧,金陵之王氣何在?楚地六千里不勞秦將之增兵,錢塘十萬家已見吳王之納土。”

秦始皇東游掘“剡坑”以洩王氣,作者附會乾隆身世之說表彰“金陵王氣”。《石頭記》開頭說“當日地陷東南,這東南一隅有處曰姑蘇,有城曰閶門者,最是紅塵中一二等富貴風流之地。這閶門外有個十里街”,“十里街”是用柳永《望江潮》:“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嘻嘻釣叟蓮娃”的典故,而這《望江潮》卻是“為孫何帥錢塘”之作。天頃西北,上有天堂;地陷東南,下有蘇杭。原來“閶門外有個十里街”便是“錢塘”。姑蘇《脂批》云是金陵,所為推比錢塘江潮,卻是海寧際會。並且還以“金陵”替代“海寧”,“金陵十二釵”也因此而隱藏“海寧查開”四字。  

嘗試言之:釵者“岐”笄也,旁支斯謂,附麗“海寧陳家”顯然。天地會口號“木立斗世知天下”,孫士毅奏言“木字係指順治十八年,立字係指康熙六十一年,斗字係指雍正十三年,世字因天地會係起於乾隆三十二年,故以世字暗藏。臣聞之不勝髮指。”木拆字“十、八”,立拆字“六、一”,殆無疑問。斗於字為“十、二”,之為“十、三”者謂左右拆半也。試將世字對分則得“七、廿”兩字,於數為“廿七”,而乾隆帝恰以其年首度駐蹕安瀾園也。《周易•繫辭》“乾知大始。”知猶主也,猶乎“知縣”、“知府”之為“知天下”也。暗藏年代有何悖逆,疑孫士毅為是“髮指”耳。

金鰲《海寧縣志•名臣》乾隆三十年刊本記載陳世倌其人但敷衍故事而已,十年後戰效曾修《海寧州志•名臣》則於“聖眷”大書特書,至言“博愛好施予,在官在家捐資利濟不可勝數”。《海寧州志•塋墓》卷末特載“桉志例凡賢士大夫葬於本境者得載其塋墓,即寓賢亦附載焉。其鄉賢而葬於他境則概弗闌入。宮傅大學士諡文簡陳元龍墓在海鹽縣祿步墩,宮傅大學士諡文勤陳世倌墓在海鹽縣澉浦王家橋,無庸載入寧志。乾隆二十七年二月聖駕臨幸海寧,追念編扉耆舊,特遣禮部侍郎詣兩墓拈香奠酒。三十年閏二月重幸海寧,又遣工部侍郎范時紀詣兩墓賜奠。誠為殊恩盛事,謹附志於此。”給予讀者想像空間。

 

 

[ 首頁 ] [ 向上 ]

【聯絡我們】:redstorey@pchome.com.tw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05年04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