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向上 留言簿 網站目錄

脂批雨窗考釋

 

 

脂批雨窗考釋 王以安撰

  現存“批語”中出現“雨窗”標名凡九處,計有二十五回四條,二十六回四條,二十七回一條,其中且有四處係“雨窗畸笏”聯名。陸游《秋興詩》“雨窗忽有高談興,簭叟醫翁亦可呼”毋寧是“雨窗”典故出處,其間以“叟”字關合,而“簭”與“畸”作對。《周禮•春官》有“簭人”,而書中“畸”字唯一見於妙玉之“畸人”。夷考“簭”字同“筮”,筮之畫卦從下而始,故以下為內、上為外。凡筮者先為其內後為其外,內卦為己身,外卦為他人。莊子云“畸人者畸於人而侔於天”,上天下地,是以“畸人”為上而稱“檻外人”,“世人”為下而稱“檻內人”。然則“世人”者“簭人”之謂耶?

  經查《畸笏繫年批語》皆為解讀《影梅庵憶語》注腳,試將“雨窗批語”依序作解讀:

  二十五回《庚辰眉批》“此等世俗之言,亦因人而用,妥極當極!壬午孟夏,雨窗畸笏。”係指“彩霞咬著嘴唇,向賈環頭上戳了一指頭說道:沒良心的!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是為解讀《影梅庵憶語》“嗣遍覓鍾太傅諸帖學之,閱戎輅表稱關帝君為賊將”句。

  二十五回《庚辰眉批》“為五鬼法作耳,非泛文也。雨窗。”係指“鳳姐笑道:便說是自己燙的,也要罵人為什?不小心看著,叫你燙了!橫豎有一場氣生的,到明兒憑你怎說去罷。”是為解讀《影梅庵憶語》“述以相告恐有不諧之歎”。

  二十五回《庚辰眉批》“點頭思忖是量事之大小,非吝澀也。壬午夏,雨窗畸笏。”係指“賈母聽了,點頭思忖。”是為解讀《影梅庵憶語》“其細心專力”句。

  二十五回《庚辰眉批》“通靈玉除邪,全部百回,只此一見,何得再言?僧道蹤虛實,幻筆幻想,寫幻人于幻文也。壬午孟夏,雨窗。”係指“三十三日之後,包管身安病退,復舊如初。”是為解讀《影梅庵憶語》“乃後卒滿其願”句。

  二十六回《庚辰眉批》“此等細事是舊族大家閨中常情,今特為暴發錢奴寫來作鑒。一笑。壬午夏,雨窗。”係指“便把手帕子打開,把錢倒了出來,紅玉替他一五一十的數了收起。”是為解讀《影梅庵憶語》“不訛不落”句。

  二十六回《庚辰眉批》“若無如此文字收拾二玉,寫顰無非至再哭慟哭,玉只以賠盡小心軟求漫懇,二人一笑而止。且書內若此亦多多矣,未免有犯雷同之病。故用險句結住,使二玉心中不得不將現事拋卻,各懷一驚心意,再作下文。壬午孟夏,雨窗畸笏。”係指“快回去穿衣服,老爺叫你呢。”是為解讀《影梅庵憶語》“憂形於面”句。

  二十六回《庚辰眉批》“閒事順筆將罵死不學之紈袴。壬午雨窗畸笏。”係指“薛蟠道:怎?看不真!”是為解讀《影梅庵憶語》“余聞而訝之”句。

  二十六回《庚辰眉批》“紫英豪俠小文三段,是為金閨間色之文,壬午雨窗。”係指“寶玉薛蟠都笑道:一向少會,老世伯身上康健?紫英答道:家父倒也托庇康健。近來家母偶著了些風寒,不好了兩天。”是為解讀《影梅庵憶語》“皆天然閨閣中語”句。

  二十七回《庚辰眉批》“這是自難自法,好極好極!慣用險筆如此。壬午夏,雨窗。”係指“噯呀!咱們只顧說話,看有人來悄悄在外頭聽見。”是為解讀《影梅庵憶語》“姬愈疑懼”句。

  摘錄《影梅庵憶語》兩則文字如下:

  姬初入吾家,見董文敏為余書月賦,仿鐘繇筆意者, 酷愛臨摹 。 “嗣遍覓鍾太傅諸帖學之,閱戎輅表稱關帝君為賊將”,遂廢鍾學曹娥碑,日寫數千字,“不訛不落”,余凡有撰摘,立抄成帙,或史或詩,或遺事妙句,皆以姬為紺珠。又嘗代余書小楷,扇存戚友處,而荊人米鹽瑣細,以及內外出入,無不各登手記,毫髮無遺,其細心專力”,即吾輩好學人鮮及也。

  余每歲元旦必以一歲事卜一籤於關帝君前。壬午名心甚劇,禱看籤首第一字,得憶字,蓋憶昔蘭房分半釵,如今忽把音信乖;癡心指望成連理,到底誰知事不諧。余時占玩不解,即占全詞亦非功名語,比遇姬,清和晦日,金山別去,姬茹素歸,虔卜於虎疁關帝君前,願以終身事余,正得此籤。秋過秦淮,“述以相告恐有不諧之歎”。“余聞而訝之”,謂與元旦籤合,時友人在坐,曰:我當為爾二人合卜於西華門。則仍此籤也,“姬愈疑懼”,且慮余見此籤中懈,“憂形於面”,“乃後卒滿其願”,蘭房半釵,癡心連理,“皆天然閨閣中語”,到底不諧,則今日驗矣!嗟乎!余有生之年,皆長相憶之年也。憶字之呈,奇驗若此。

  以上兩則《影梅庵憶語》文字的共通點在於關係到關帝君。其中“ 酷愛臨摹 ”、“而荊人米鹽瑣細以及內外出入無不各登手記毫髮無遺”、“正得此籤”三處亦均有《畸笏叟繫年批》注記解讀,所差唯“雨窗”二字耳。《三國志》載“羽嘗為流矢所中貫其左臂,後創雖愈,每至陰雨骨常疼痛。醫曰:矢鏃有毒,毒入于骨。當破臂作創,刮骨去毒,然後此患乃除耳。羽便伸臂令醫劈之,時羽適請諸將,飲食相對,臂血流離盈於盤器,而羽割炙引酒,言笑自若。”因此“雨窗”也可以讀作“羽創”,是關羽括骨療創也。

“雨窗”而外別有“雪窗”,二者可有何干連?二十五回《畸笏叟繫年批》“二寶答言是補出諸豔俱領過之文。乙酉冬,雪窗。畸笏老人。”係指“鳳姐問茶葉,你嘗了可還好不好?沒有說完,寶玉便說道:論理可倒罷了,只是我說不大甚好,也不知別人嘗著怎麽樣。寶釵道:味倒輕,只是顔色不大好些。”是為解讀《影梅庵憶語》“而嗜茶與余同性”句。“雪窗批語”僅此一見,未能拼湊類比。《全唐詩》載黄滔《題友人山齋詩》“踈竹漏斜暉,庭間隂復遺;句成苔石茗,吟弄雪窗碁。”想是“雪窗”典故,扣其“茗”矣。

 

[ 首頁 ]

將關於這個 Web 站台的問題或建議的郵件寄到redstorey@pchome.com.tw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08年8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