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向上 留言簿 網站目錄

乙卯進士王以銜

 

 

乙卯進士王以銜   王以安撰

 

        《紅樓夢》第十三回載賈蓉履歷:“江南江寧府江寧縣監生賈蓉,年二十歲。曾祖,原任京營節度使世襲一等神威將軍賈代化;祖,乙卯科進士賈敬;父,世襲三品爵威烈將軍賈珍。”前有元延祐乙卯科進士,後有明洪武乙卯科進士。入清以後直至乾隆六十年乙卯始開恩科取士,“乙卯科進士”僅見於“脂本”,“程高本”則改作“丙辰科進士”,能將高鶚補充“乙卯科進士”,超越甲子凌轢造化,程偉元無愧識人之明。

“乙卯科進士”狀元及第者王以銜,而王以銜即“玉以銜”,也就是銜玉而生的寶玉。據《康熙字典》載,“王”本古文“玉”字,註詳部首。則其言若曰“說文:王(玉)象三王之連,丨其貫也。註:徐曰:王中畫近上,王(玉)三畫均。李陽冰曰:三畫正均如貫王(玉)也。類篇:隸始加點,以別帝王字。六書精蕰:帝王之王一貫三,為義三者天地人也。中畫近上,王者法天也。珠王(玉)之王,三畫相均,象連貫形。俗書不知帝王字中畫近上之義,加點于旁以别之。”

眾知第二回載“不想後來又生一位公子,說來更奇,一落胎胞,嘴裏便銜下一塊五彩晶瑩的玉來,上面還有許多字跡,就取名叫作寶玉。”《甲戌眉批》“一部書中第一人卻如此淡淡帶出,故不見後來玉兄文字繁難。”“第一人”謂是狀元,呱呱墜地將謂之“狀元及第”!

乾隆 六十年四月十二日 上諭:“本年會試榜發第一名浙江人王以鋙,二名亦係浙江人王以銜,朕披閱之下,以各省應試舉子不下數千人,豈無真才足拔?何以王以鋙、王以銜同籍聯名、儼然兄弟,恰居前列,殊覺可疑。茲據欽派大臣將覆試各卷分別等第進呈,第二名王以銜覆試列在二等第四,高下尚不相懸。其王以鋙竟列在三等七十一名。朕親加披閱疵類甚多,派出大臣校閱慎為公當。且據磨勘大臣奏稱,王以鋙會試中式之卷,第二藝參也魯比內,用一日萬幾、一夜四事等字樣,於先賢身分尤為引用不切。似此膚泛失當之卷何以拔置第一?且所擬策題紕謬處甚多,該考官等於掄才大典漫不經心,殊非慎重衡文之道!”將考官議罪,正考官左都御史竇光鼐即刻解任。

《清史稿•竇光鼐傳》載乾隆“六十年,充會試正考官。榜發,首歸安王以鋙,次王以銜,兄弟聯名高第。大學士和珅素嫉光鼐,言於上,謂光鼐迭為浙江學政,事有私。上命解任聽部議,及廷試,和珅為讀卷官,以銜復以第一人及第,事乃解。命予四品銜休致。”竇光鼐字元調,名字“調和鼎鼐”合是掌廚役的柳家媳婦,王以鋙則化身柳五兒登場。《脂批》云“五月之柳,春色可知”隱指和珅嫉陷竇光鼐,以言春和者和相也。

六十一回載五兒被人軟禁起來,衆媳婦也有勸他的,也有報怨的,又有來奚落嘲戲的,五兒心內又氣又委屈竟無處可訴。“這一夜思茶無茶,思水無水,思睡無衾枕,嗚嗚咽咽直哭了一夜。”是寫“一夜四事”,分別為“茶、水、睡、哭”四樁事體。又有“和他母女不和的那些人,巴不得一時攆出他們去,惟恐次日有變,大家先起了個清早,都悄悄的來買轉平兒,一面送些東西,一面又奉承他辦事簡斷,一面又講述他母親素日許多不好,平兒一一的都應著”,則是“一日萬幾”。次日清早寫“一日”,一一應付寫“萬幾”。 柳家母女軟禁獲釋,宛如乾隆五十一年間的黃梅案,竇光鼐先是挐交刑部治罪旋又降旨解途寬釋。

第六十回回目“茉莉粉替去薔薇硝,玫瑰露引來茯苓霜”。茉莉、薔薇香草同氣,以銜、以鋙兄弟比肩。以銜替去以鋙而奪魁,爭疑乃告粉消。芳官包茉莉粉時正值賈環、賈琮二人來問候寶玉,而賈環、賈琮二人也巧是玉輩兄弟。玫瑰玉字偏旁謂是二王(玉),茯苓霜則是覆凜霜,二王榜露引來覆試之凜凜霜稜也。五兒分贈茯苓霜,也只在一簇玫瑰花前站立。

王以銜參加殿試當上乙卯狀元。王以鋙則被罰停殿試二科,停過丙辰、己未二科,到嘉慶六年才參加了辛酉恩科殿試,僅得 三甲 一百十三名。五兒因病弱有事耽擱進身怡紅院,是為王以鋙停二科殿試之故,如此怡紅院竟成了翰林院,難怪有那麼多鳥禽在院內玩水,純就是在寫“翰林”也。第三十回載“可巧小生寶官、正旦玉官兩個女孩子,正在怡紅院和襲人玩笑,被大雨阻住。大家把溝堵了,水積在院內,把些綠頭鴨、花鸂鶒、彩鴛鴦,捉的捉,趕的趕,縫了翅膀,放在院內頑耍,將院門關了。襲人等都在遊廊上嘻笑。”清朝補服,文職一品用鶴,二品錦雞,三品孔雀,四品雁,五品白鷴,六品鷺,七品鸂鶒,八品鵪鶉,九品練雀。鸂鶒正是七品編修、檢討服色。鴨古文鵪,鵪鶉八品。鴛鴦鳧屬方雁,當作四品級。

九十二回載“只因柳五兒要進怡紅院,頭一次是他病了,不能進來,第二次 夫人攆了晴雯,大凡有些姿色的,都不敢挑。後來又在吳貴家看晴雯去,五兒跟著他媽給睛雯送東西去,見了一面,更覺嬌娜嫵媚。今日虧得鳳姐想著,叫他補入小紅的窩兒,”是寫王以鋙停殿試二科。一百九回“候芳魂五兒承錯愛”比擬王以鋙會元得而復失。一百八回載五兒在新房子裏插蠟,取典殿試給燭故事,是寫王以鋙進士失而復得。在新房子裏而非怡紅院中,是貢士身分而非翰林,殿試早於朝考也。

“方官圓官”之說,正解芳官與五兒之交情。六十一回載林之孝家的說:“不管你方官圓官,現有了贓証,我只呈報了,憑你主子前辯去。”《楚辭•九辯》云“圜鑿而方枘兮,吾固知其鉏鋙而難入”,知此乃王以鋙藏身處。

(待續)

 

[ 首頁 ]

將關於這個 Web 站台的問題或建議的郵件寄到redstorey@pchome.com.tw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09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