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向上 留言簿 網站目錄

日暮倚廬仍悵望 王以安撰

   

日暮倚廬仍悵望 王以安撰


  第十六回載賈母等合家人等心中皆惶惶不定,不住的使人飛馬來往探信。有兩個時辰工夫,忽見賴大等三四個管家喘吁吁跑進儀門報喜,又說奉老爺命,速請老太太帶領太太等進朝謝恩等語。那時賈母正心神不定,在大堂廊下佇立。此處有《庚辰側批》曰:“慈母愛子寫盡。回廊下佇立與日暮倚廬仍悵望對景,余掩卷而泣。”又有《眉批》“日暮倚廬仍悵望,南漢先生句也”。


  倚廬者孝子所居。《禮記•喪大記》曰“父母之喪,居倚廬,不塗寢,苫枕凷,非喪事不言。君為廬宮之,大夫士襢之。”疏云“居倚廬者,謂於中門之外東牆下倚木為廬。”故《通典•卷七十九》載“景帝故事,施倚廬於九龍殿上東廂。”《大唐開元禮•卷一百五十》載“廬次。將成服,掌事者預為倚廬於殯堂東墉下,近南北向。”


《明集禮•卷三十七》載“禮曰:父母之喪居倚廬、寢苫枕塊,齊衰之喪居堊室。廬之制,設於東廊下。無廊則於牆下先以一木橫於牆下臥於地為楣,即立五椽於上斜倚東墉下,以草苫蓋之。”雍正上諭:“今遭皇考大事,哀痛方深,何忍安居內殿。其以乾清宮東廡為倚廬。”文本“大堂迴廊下”合乎“中門之外東牆下”,然則“倚廬”究係孝子所居,以之活寫慈母望子可乎?


  駱賓王《上吏部裴侍郎書》云“流沙一去,絕塞千里。子迷入塞之魂,母切倚廬之望。”《柳河東集•卷九》載《唐故尚書戶部郎中魏府君墓誌》云:“君嘗三娶而卒,無主婦,庭無倚廬。”宋韓醇音釋:戰國策:齊王孫賈之母謂賈曰:汝朝出而晚來則吾倚門而望,暮出而不還則吾倚廬而望。故曰“日暮倚廬仍悵望”也


  夷考《戰國策•卷十三》載“王孫賈年十五事閔王,王出走,失王之處。其母曰:女朝出而晚來則吾倚門而望,女暮出而不還則吾倚閭而望。女今事王,王出走,女不知其處,女尚何歸?王孫賈乃入市中曰:淖齒亂齊國殺閔王,欲與我誅者袒右。市人從者四百人,與之誅淖齒,刺而殺之。”《說文》曰:閭,里門也。與廬字義不合而音則同,韓醇所引豈其異文耶,而唐人固已明言“倚廬”矣。


  明楊寅秋《臨皐文集•卷一》載《祁母鍾孺人壽序》云“藉令生懷壯志,母日倚廬望生,即欲跬步得乎?”《御選明詩•卷六十六》載沈揖《梁溪雜詠》云“誰家不歡聚,吾母獨倚廬。”是明人亦有作“倚廬佇望”者。


  清人查慎行《敬業堂詩集•卷二》載《高慎旃罷官入都索贈行之句》曰“八年遠宦阻迴車,萬里高堂悵倚廬;歸路已遲鴻鴈後,逢人猶說亂離初。蘭成恨滿江南賦,孝穆情真僕射書;此去朝家崇吏事,崔瞻蘊藉比何如。”“倚廬”句自注“少司寇先生尚在堂”,用典明確,斯乃作者家學淵源也。

  
  “日暮倚廬仍悵望”出處既明,其曰“南漢先生句”者何也?南漢梁嵩作《倚門望子賦》云“欲歷而既升雲路,遙憐而獨倚柴扉。汨沒難明,我則每晨昏而悵望。宗枝有托,汝盍無早晚以言歸。”實與“日暮倚廬仍悵望”對景,故云。


  《十國春秋•卷六十三》載“梁嵩,潯州平南人,白龍元年舉進士第一,仕至翰林學士。見時多虐政,乞歸養母,因獻《倚門望子賦》以見志。(南漢)高祖憐之聽其去,錫賚皆卻不受,請蠲本州一歲丁賦,從之。及歿,州人感德,歲祀不絕。或云嵩常乘白馬遊東壕墟,過渡溺水死,至今有白馬廟其遺蹟云。”


“倚門望子”係王孫賈故事,護官符稱“賈不假”以賈作假,相傳乾隆帝之海寧陳家身世,豈作者曲筆“王孫假”秘辛耶?至以《脂批》“倚廬”引出“倚門”指點梁嵩其人,都為《粵西文載•卷三十九》載明人李鰲《平南白馬廟碑》曰:白馬廟東距縣五十里,許狀元梁公祠也。公名崧,字子高。

 

[ 首頁 ] [ 向上 ]

將關於這個 Web 站台的問題或建議的郵件寄到fanofrita@gmail.com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13年10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