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向上 留言簿 網站目錄

金陵十二釵

 

 

金陵十二釵 王以安撰

金陵十二釵 王以安撰

  “金陵十二釵”是警幻口中金陵省中十二冠首女子。在第五回警幻道:“貴省女子固多,不過擇其緊要者錄之。下邊二櫥則又次之。餘者庸常之輩,則無冊可錄矣。”然而有關十二釵的成員卻是大有疑問的。

  《紅樓夢》《凡例》說“此書又名曰《金陵十二釵》,審其名則必係金陵十二女子也。然通部細搜檢去,上中下女子豈止十二人哉?若云其中自有十二個,則又未嘗指明白係某某,及至紅樓夢一回中亦曾翻出金陵十二釵之簿籍,又有十二支曲可考。”

  第十八回有《脂批》明說:“細數十二釵,以賈家四豔再加薛林二冠有六,添秦可卿有七,熙鳳有八,李紈有九,今又加妙玉僅得十人矣。後有史湘雲與熙鳳之女巧姐兒者共十二人,雪芹題曰《金陵十二釵》是本宗《紅樓夢》十二曲之意。”

  但是第十八回脂批又說“樹處引十二釵總未的確,皆係漫擬也。至回末警幻情榜方知正、副、再副及三四副芳諱。”語意保留,使讀者頓時都陷入迷思。其實“金陵十二釵”並非單純地指事“金陵十二女子”,而是隱寫“金陵王氣”。“樹處”正寫“釵數”處也。

  自古以來東南各地久傳“王氣”之說。《史記•卷八•高祖本紀》云“秦始皇常曰東南有天子氣,於是因東遊以厭之。”《魏書•卷六十五•李諧傳》云“金陵王氣兆於先代。黃旗紫蓋,本出東南,君臨萬邦,故宜在此。”劉禹錫《西塞山懷古》詩曰“王濬樓船下益州,金陵王氣黯然收。千尋鐵鎖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頭。人世幾回傷往事,山形依舊枕寒流。從今四海為家日,故壘蕭蕭蘆荻秋。”“金陵王氣”遂與南京並稱。《元豐九域志•卷六•丹陽古跡》云“金陵,楚威王以此地有王氣,埋金鎮之,故曰金陵。”

  所謂“金陵十二釵”正指“金陵王氣”之十二冕旒,蓋寓意于“金釵十二行”也。宋朱翌《猗覺寮雜記•卷上》云:“樂天云:鍾乳三千兩,金釵十二行。以言聲妓之多,蓋用古樂府云:頭上金釵十二行,足下絲履五文章。是一人頭插十二行釵耳,非聲妓之多十二重行也。”古制皇后首飾花釵十有二樹以象袞冕之制。《禮記•禮器》則曰:“天子之冕,朱綠藻,十有二旒。”此處男女互換,所謂“無為有處有還無”也。

  查嗣瑮《查浦輯聞•卷上》載“東坡孫名楚老,詩云:窻下咿啞惟楚老。男名雖有,女名勝無。杜詩云:生女雖非男,慰情良勝無。”男雖有、女勝無,則是“女為男處男還女”也。相傳弘曆乃海寧相國陳元龍之子,與雍王府格格互換者,王府得男是“無為有”,相府得女是“有還無”。於是弘曆當上乾隆皇帝是“假作真時”,而其出身終是“真亦假”。《脂批》云“疊用真假有無字妙”,男男、女女,真真、假假,莫名其妙!

  秦始皇東游掘“剡坑”以洩王氣,作者附會乾隆身世之說表彰“金陵王氣”。《石頭記》開頭說“當日地陷東南,這東南一隅有處曰姑蘇”,《甲戌側批》云“是金陵”,假托金陵王氣也。非謂“姑蘇”是“金陵”,但云“東南一隅有處”是金陵而已。第二回載林如海本貫姑蘇人氏處有《脂批》云“十二釵正出之地,故用真。”黛玉為十二釵之首,姑蘇是為正出之地不假。但以“巡鹽御史”側寫“鹽官”,海寧古稱鹽官,標示海寧陳家“正出之地”故用真耳。真假之辨也如此。

  《金陵十二釵正冊》畫著高樓大廈,有一美人懸梁自縊。古詩《陌上桑羅敷行》云“日出東南隅,照我秦氏樓。”第七回有回首詩云:“十二花容色最新,不知誰是惜花人?相逢若問名何氏?家住江南本姓秦。”又有《脂批》曰“設云情鍾。古詩云:未嫁先名玉,來時本姓秦。二語便是此書大綱目、大比托、大諷刺處。”梁劉緩《詠傾城人詩》云“經共陳王戲,曾與宋家鄰;嫁時初名玉,來時本姓秦”。結合“日出東南隅”、“經共陳王戲”兩處文字,則知“秦氏”實指東南隅園、陳家。海寧屬杭州府地處東南,“隅園”為海寧陳家園林,經乾隆帝駐蹕改為“安瀾園”。“接駕四次”的“海寧陳家”祖上本姓高,是為“高宗”,巧與乾隆帝死後之廟號雷同。

  第一百一回《散花寺神籤驚異兆》載鳳姐掣得第三十三籤,道是“王熙鳳衣錦還鄉”,寫的是:“去國離鄉二十年,於今衣錦返家園。蜂采百花成蜜後,為誰辛苦為誰甜?” 大了道:“奶奶大喜,這一籤巧得很。奶奶自幼在這裏長大,何曾回南京去過?如今老爺放了外任,或者接家眷來,順便回家,奶奶可不是衣錦還鄉了?”書中是打著項羽“富貴不歸故鄉,如衣錦夜行”的言語說事。

  歐陽修《五代史•卷六十七•吳越世家第七》載:“昭宗詔鏐圖形凌煙閣,升衣錦營為衣錦城,石鑑山曰衣錦山,大官山曰功臣山。鏐遊衣錦城,宴故老,山林皆覆以錦,號其幼所嘗戲大木曰衣錦將軍。”查嗣瑮《查浦輯聞•卷下》云“錢鏐既受吳越封,改臨安為衣錦軍。所居營曰衣錦城,石鑑山曰衣錦山,幼所戲大木曰衣錦將軍。下至販鹽擔簣亦裁錦韜之。”看來王熙鳳的家鄉是在臨安。臨安即是杭州,而作者當作是南京。“王熙鳳衣錦還鄉”辭連冊文“哭向金陵事更哀”,是又將杭州視為金陵了。

  海寧隸杭州府屬,“金陵十二釵”也隱喻“海寧陳家”。“王”字以“拆字法”當作“十二”,“金陵十二”者即“金陵王”,所謂“龍王來請金陵王”是也,而“龍王”者“陳元龍”。元、首,王、主,兩皆大也。釵者“岐”笄也,旁支斯謂,附麗“海寧陳家”異族顯然。

  第十六回又作“龍王來請江南王”,更將金陵、江南混用。書中獨言“江南甄家”接駕四次,一如海寧陳家際遇,故有真假寶玉之設。《凡例》具言“書中凡寫長安,在文人筆墨之間則從古之稱,凡愚夫婦兒女子家常口角則曰中京,是不欲著跡於方向也。”則是何憚乎杭州之於金陵。

本文多引查嗣瑮《查浦輯聞》者,為其作者查澂之祖也。家學淵源,茲足當心。

 

[ 首頁 ]

將關於這個 Web 站台的問題或建議的郵件寄到fanofrita@gmail.com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12年7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