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向上 留言簿 網站目錄

猴子猢猻

 

 

猴子猢猻 王以安撰

猴子身輕站樹梢

  第二十二回載賈母之謎“猴子身輕站樹梢”打一果名,賈政知是荔枝,而《脂批》云“的是賈母之謎”何也?又曰“所謂樹倒猢猻散是也”更當何說?

  考究“賈母”史上膾炙人口者莫若“王孫賈母”之門閭倚望。《戰國策•齊六》載“王孫賈年十五事閔王,王出走,失王之處。其母曰:女朝出而晚來,則吾倚門而望;女暮出而不還,則吾倚閭而望。”對景第十六回之賈政去後,賈母心神不定,在大堂廊下佇立,有《脂批》曰“慈母愛子寫盡。迴廊下佇立與日暮倚廬仍悵望對景,余掩卷而泣”,探知“賈母之謎”其在齊乎!

  《紅樓夢》以襲人《冊文》嚮導公子重耳,《史記•晉世家》云“重耳愛齊女毋去心。趙衰咎犯乃於桑下謀行,齊女侍者在桑上聞之,以告其主。”立枝桑上者“齊女”,是則“賈母之謎”謂是齊女立枝也。由是得知謎面“猴子”者“侯子”,謂“晉侯子”重耳也。何知襲人當作齊女講?有道是“齊大非耦”,故寶釵、襲人二者皆年長於寶玉謂之“齊大”,而襲人妾身不明是為“非耦”也。身為寶玉侍女,襲人自是“齊女侍者”。二十六回載寶玉拉襲人的手笑道“我要去,只是捨不得你”,是寫“重耳愛齊女毋去心”也。

《毛詩注疏•卷十九》云“螟蛉者,桑上小青蟲也,…蜾蠃,土蜂也,似蜂而小腰。”六十七回載婆子在趕蜜蜂兒,跟襲人說果子樹上都有蟲子,而馬蜂最為可惡,是寫“在桑上”,《本草綱目》云馬蜂即土蜂也。襲人一到院裏就聽見鳳姐說話,是寫“齊女侍者在桑上聞之”。“我在這屋裏熬的越發成了賊了”是寫“趙衰咎犯乃於桑下謀行”,越發熬的是“衰”、成了賊是“犯”也。

至於“桑下”二字作者巧用“桑下餓人”典故,落實《孟子齊人章》中之“乞其餘,不足又顧而之他”的“餓人”情狀。《史記•晉世家》載:趙盾常田首山,見桑下有餓人,盾與之食,益與之飯肉。後晉靈公設伏謀殺趙盾,盾賴其人得脫。問其故,曰我“桑下餓人”。“以告其主”自當是“聞秘事鳳姐訊家童”了。

關係“齊女”一詞,三十七回言及纒絲瑪瑙碟子,寶玉說“這個碟子配上鮮荔枝才好看”,《脂批》且云“可恨今之有一二好花者不背象景而用”。顧薦《負暄錄》載“瑪瑙品甚多,有名纒絲者,紅白如絲”。纒絲瑪瑙碟子雖是紅白底色,盛滿鮮紅荔枝,所“背象景”定見紅多白少,須是公子“小白”齊桓公。

 

樹倒猢猻散

 

  《脂批》“所謂樹倒猢猻散是也”係承襲第十三回中秦氏託夢時說“樂極悲生,若應了那句樹倒猢猻散的俗語”。該處並有《脂批》“樹倒猢猻散之語,今猶在耳,屈指三十五年矣。哀哉傷哉,寧不痛殺!”“樹倒猢猻散”字面白描“甲申之變”,謂是將“甲木”作樹,“申猴”作猢猻,二者傾倒變換。夷考乾隆二十九年甲申(1764)去明已遠,難以寄託,相距嘉慶四年己未(1799)則是卅五年,結合“三春去後諸芳盡,各自須尋各自門”讖言,以“春和”言事,“樹倒猢猻散”毋寧指顧“和珅跌倒嘉慶喫飽”。“今猶在耳”者適當其時也。

“樹倒猢猻散”自是流傳俗語,宋時已存其說。清人厲鶚撰《宋詩紀事•卷五十二》載“《談藪》:曹泳侍郎妻碩人厲氏,餘姚大族女。方泳盛時,鄉里奔走恐後,獨碩人之兄厲德斯不然。泳怒,帥越時德斯為里正,泳風邑官脅治百端,竟不屈。會之甫殂,乃遣介致書于泳,啟封乃《樹倒猢猻散賦》一篇。及泳貶,德斯以詩送之云云。”秦檜字會之。文本“樹倒猢猻散”僅此一見。

  《脂批》“樹倒猢猻散”另見於第五回“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處,云是“又照看葫蘆廟。與樹倒猢猻散反照”。“鳥投林”者回歸林下,鄉宦甄士隱居住“葫蘆廟”旁,每日只以觀花修竹,酌酒吟詩為樂,“歸林”與“投林”兩相照看。而“樹倒猢猻散”純是以“離樹”反照“投林”字面,別具語意。

  由以上舉釋識得“樹倒猢猻散”書中各有意會,不能一概而論。當知“所謂樹倒猢猻散是也”一語所言“猢猻”者“狐孫”,謂“狐氏孫”重耳也。《史記》固云“重耳母,翟之狐氏女也”。

 

恐先生墮淚

 

探究“三春去後諸芳盡,各自須尋各自門”處之《脂批》“見此二句,即欲墮淚。梅溪”,墮淚者蓋言羊祜“墮淚碑”。《晉書》載:“襄陽百姓於峴山祜平生游憇之所,建碑立廟,歲時饗祭焉。望其碑者莫不流涕,杜預因名為墮淚碑。”而《晉書》又載:“祜年五歲時令乳母取所弄金鐶,乳母曰:汝先無此物。祜即詣鄰人李氏東垣桑樹中探得之。主人驚曰:此吾亡兒所失物也,云何持去?乳母具言之,李氏悲惋。時人異之,謂李氏子則祜之前身也。”是則附麗和珅前世今生之說也。設言“梅溪”者孔梅溪,是以三國“孔明”類比晉之羊祜也。

查證批書人用語習慣,試將《批語》凡有“墮淚”者略總一觀,得知筆意竟不出《晉書•羊祜傳》範圍,爰予臚列詳明。

第二回《脂批》後字何不直用西字?恐先生墮淚,故不敢用西字”:文本“就是後一帶花園子裏樹木山石也還都有蓊蔚洇潤之氣”關合《羊祜傳》石城以西盡為晉有”文句,文本那日進了石頭城,從他老宅門前經過,街東是寧國府,街西是榮國府”,謂之“石城以西”,《批語》“點睛神妙”本此。“也還都有蓊蔚洇潤之氣”是寫“盡為晉有”,“蓊蔚洇潤”謂之“晉”,晉者進也。

第三回《脂批》“傷心筆,墮淚筆”:文本“正房炕上橫設一張炕桌,桌上磊著書籍茶具”關合《羊祜傳》“祜與陸抗相對”析出“炕”字。“書籍”形容“使命交通”,“茶具”形容“二境交和”。

第十四回《脂批》“誰家行事?寧不墮淚”:文本“只聽一棒鑼嗚,諸樂齊奏,早有人端過一張大圈椅來,放在靈前,鳳姐坐了,放聲大哭”關合《羊祜傳》“祜喪既引,帝于大司馬門南臨送”。以尊適卑曰臨,鳳姐於秦氏為嬸。

第二十六回《脂批》“此時寫出此等言語,令人墮淚”:文本“千里搭長棚,沒有個不散的筵席”關合《羊祜傳》“天下不如意恆十居七八,故有當斷不斷”,其以“不散”扣“不斷”。

第三十六回《脂批》“忽加我的寶玉四字,愈令人墮淚”:文本“你們那裏知道襲人那孩子的好處?比我的寶玉強十倍!”關合《羊祜傳》“政事損益,皆諮訪焉,勢利之求,無所關與”,緊扣襲人之造膝密陳。

第四十七回《脂批》“忽提此人使我墮淚”:文本“問他這幾日可到秦鍾的墳上去了”關合《羊祜傳》“若鑿之則無後”。《羊祜傳》曰“有善相墓者,言祜祖墓所有帝王氣,若鑿之則無後,祜遂鑿之。”柳湘蓮說:今夏雨水勤,秦鍾的墳又動了一點子,便弄了幾百錢,雇了兩個人收拾好了。其後湘蓮對薛蟠飽予老拳像似“折臂三公”。

《脂批》之與文本瞻之在前互焉在後,誠所謂“草蛇灰線伏線千里”。六十七回兩種版本優劣互見,本文雖多取樣,然為解讀完全,仍當兩存之。

 

[ 首頁 ] br>

將關於這個 Web 站台的問題或建議的郵件寄到redstorey@pchome.com.tw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08年2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