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向上 留言簿 網站目錄

淡談啖痰

 

 

淡談啖痰  王以安撰

 

《程高本》標榜排印于乾隆年間,理於嘉慶帝御名無所避諱。且《紅樓夢》文本中查無“顒琰”二字合當敬避之處,而《甲戌本》第二回“脂批”出現“蔡琰”名字則與《程高本》無涉。文人尚古,序文日期早先於出版。乾隆辛亥壬子相去嘉慶僅只三四年,合理懷疑排版時間是在嘉慶年間。

嘉慶君登基時太上皇在位,當時雖無避諱公文,然而臣下自動避諱也是人情之常。直到嘉慶四年二月二十四日才有上諭稱:“現在會試屆期士子文藝詩策內,於朕名自應敬避。如遇上一字著將頁字偏旁缺寫一撇一點書作字。下一字將右旁第二火字改寫又字書作字。其單用禺字、頁字、炎字俱無庸缺筆。至乾隆六十年以前所刊書籍,凡遇朕名字樣不必更改;自嘉慶元年以後所刊書籍,均著照此缺筆改寫。欽此。”後來《欽定科場條例》亦喻此旨。

《紅樓夢》成書于嘉慶時期,遍查文本中與“琰”形似者計有“淡、談、啖、燄、痰”五字,依法本不必避諱,嘉慶時期官方章奏及民間刊本尚直書不諱,唯其後不免改用“澹、譚、啗、”等字眼以免干涉法網。

茲以篇幅最齊的《庚辰本》“鈔本”作代表,比對其與《程乙本》及《程甲本》三者間相應文字之差異,不難發現疑雲重重。

先以“淡”字取樣檢視,將“淡”字右旁第二火字改寫成“人不出頭”,姑且看作“避形”論究。

有《程乙本》避形而《程甲本》不避者:第一回:因這甄士隱稟性恬。第五回:把這韶華打滅,覓那清天和。二十四回:便把派他監種花木工程的事都隱瞞的一字不提,隨口說了兩句話。二十五回:寶玉便和彩霞說笑,只見彩霞淡淡的。三十八回:殘菊,蒂有餘香金泊。四十八回:“淡淡”梅花香欲染,絲絲柳帶露初乾。第五十回:看來豈是尋常色,濃由他冰雪中。九十八回:惟有竹梢風動,月影移牆,好不淒涼冷。一百五回:珍珠十三掛、金盤二件。一一八回:二爺自從信了和尚,才把這些姐妹冷了。

有《程甲本》避形而《程乙本》不避者:第十二回:代儒家道雖然“淡”薄。第三六回:先問他春風秋月,再談及粉“淡”脂紅。三十八回:但恨敵不上口齒噙香對月吟、清冷香中抱膝吟、短鬢、葛巾、金“淡”泊。第四八回:我給你這一句瞧瞧,更比這個“淡”而現成。五十五回:又是咱家的正人,太太又疼他,雖然面上“淡淡”的。

有《程甲本》及《程乙本》俱避形者:九十七回載原來雪雁因這幾日嫌他小孩子家懂得什麼,便也把心冷了。

另外,有《程乙本》易字而《程甲本》不改者:如第七回載可知是他誠心叫你散,獨《程乙本》變作散“蕩”散“蕩”。

又有為避形而改錯字者:如一一七回載把素日冷寶玉的主意都忘在九霄雲外了,《程乙本》避形而《程甲本》誤植為“談”字。

尤足異者當數改作異文而避去“淡”字。如第二十回《庚辰本》載:小孩子家一半點兒錯了,你只教導他,“說這些淡話作什麼,《程高本》僅作“說這樣話做什麼”。四十二回《庚辰本》載:你們細想顰兒這幾句話雖是淡的回想卻有滋味。《程高本》改作“雖說沒什麼回想卻有滋味”。也有徑行刪去“淡”字的,如《庚辰本》第六十回載:誰知這五日一班,竟偏冷淡竟偏冷淡四字《程高本》盡數刪去。

除了以上幾種情形外,《程乙本》與《程甲本》俱不避形“淡”字尚有三十一處,然而彼此也不字模盡同,避與不避之間似各有盤算。

其次就“談”字與《鈔本》對照,《程高本》並無變形情事,僅有改寫文字。第一回載“負師友規談之德”,《程高本》避談作“訓”。第九回載“與相公清客們閑談”,《程高本》避作“說閒話”。第六十八回載“只得又轉過了一副形容言談來”,《程高本》避改文字:只是礙著衆人面前,又難改過口來。第七十一回載“豈不惹人談論”,《程高本》避談作“議”。第七十七回載“說就說是不利之談”,《程高本》避作“不吉利”。第七十七回載“豈有不談及於此”,《程高本》避作“我只道有些個體己話兒”。

至於《程乙本》與《程甲本》差異處,第四回載“又讓坐了好談”,《程甲本》但作“因令坐了好談”,《程乙本》則避作“因賞他坐了說話”。“既欲長談”,《程乙本》避作“此係私室但坐不妨”,《程甲本》避作“不妨豈有不坐之理”。第二十二回載“談及此句不覺淚下”,《程乙本》避談作“說”,《程甲本》避談作“言”。第三十六回載“意欲尋寶玉談講”,《程乙本》避作“寶玉說話”而《程甲本》。第三十六回載“只揀那寶玉素喜談者問之”,《程高本》避作“素日喜歡的”。“再談及粉淡脂瑩,然後談到女兒如何好,又談到女兒死”,《程甲本》避,《程乙本》避談作“說”。“寶玉談至濃快時”,《程高本》避談作“聽”。“他就胡談亂勸”,《程高本》避談作“彈”。五十四回“新鮮趣談”,《程乙本》改作“趣令”而《程甲本》不改。

更以“燄”字而論,《程高本》六處文本概以“焰”字替代,《庚辰本》拼補之六十四回獨有類似抄寫者,避諱嫌疑最為明顯。

再拿“啖”字檢視,文本凡四見,卻在三十三回《程高本》以“咬指吐舌”替代“啖指咬舌”避去“炎”字。

最後以“痰”字比對,率皆不避諱,偶有“唾”字替代。但是《程乙本》與《程甲本》對應字模卻又多不相同,獨一百五回《程甲本》“如今痰息氣定略安一安神”處《程乙本》作“這會子略安了安神兒”省去“痰”字。

總上而言,《程乙本》改易處多於《程甲本》,合乎改進時程。然就假古董造逆推,似又不能作正面看待。由是避與不避,顧此失彼。看來程偉元“搬弄字眼”之舉竟不是為在“避諱”,且原本也無需避諱,而是刻意挑起“避諱”敏感字眼,啟人疑竇。引君入勝,揭露“嘉慶當朝”事實。

 

[ 首頁 ]

將關於這個 Web 站台的問題或建議的郵件寄到redstorey@pchome.com.tw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09年4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