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向上 留言簿 網站目錄

智通寺和尚 王以安撰

智通寺和尚  王以安撰

        《紅樓夢》第二回載賈雨村偶至郭外,信步至一山環水旋、茂林深竹之處,隱隱的有座廟宇,門巷傾頹,牆垣朽敗,門前有額題著智通寺三字。《脂批》云“誰爲智者?又誰能通?”

智昇撰《開元釋教録•卷八下》載“沙門釋智通,律行精苦,兼明經論。於總持門特所留意,通以隋大業年中出家,住京大總持寺,有游方之志。遂於洛京翻經館學梵書語,早通精奥。唐貞觀中有北天竺僧齎《千臂千眼經》梵本奉進,文帝通共梵僧相對緝出勒成二卷。後於天皇永徽四年癸丑於總持寺又出千囀等經三部。”

智通寺門旁對聯曰“身後有餘忘縮手,眼前無路想回頭”。手眼對聯關合《千臂千眼經》名稱。《西遊紀》第七回載孫悟空跳不出佛祖手心,一筋斗去十萬八千里,只管前進,像似身後有餘忘縮手”。及見五根肉紅柱子以為乃是路盡頭,便要回去,則是眼前無路想回頭了。無怪雨村以為是翻過筋斗來的,《脂批》曰“隨筆帶出禪機,又爲後文多少語錄不落空”,語錄云何?

如來佛之五指山是象山也。宋陸九淵自號象山翁,學者稱象 先生。其《象山語錄》曰:“後世言道理者終是粘牙嚼舌,吾之言道坦然明白,全無粘牙嚼舌處,此所以易知易行。”“汝耳自聰目自明,事父自能孝,事兄自能弟,本無少缺,不必他求,在乎自立而已。”“學苟知道,六經皆我註脚。”

《脂批》既云“是翻過來的。”則是那老僧“既聾且昏”為“汝耳自聰目自明”之反;“齒落舌鈍”為“粘牙嚼舌”之反。至於“所答非所問”則係“或勸九淵著書,曰:六經註我,我註六經。”誠所謂“後文多少語錄不落空”也。

明羅欽順撰《困知記續録•卷上》載:包顯道所録象山語有云:“仰首攀南斗,翻身倚北辰;舉頭天外望,無我這般人。”按《傳燈録》智通禪師臨終有偈云:“舉手攀南斗,廽身倚北辰;出頭天外見,誰是我般人。”不知象山之言其偶同邪?抑真有取於智通之說也!《脂批》數言“翻”字,是指“翻身迴身”之異文也。

十七回載《醉翁亭記》有云“有亭翼然”,其首句則“環滁皆山也”,而智通寺在“山環水旋、茂林深竹之處”。雨村見了老僧便不在意,可謂醉翁之意不在酒”。應天知府遇冷子興於酒肆,是為“太守與客來飲于此”矣。

洪武三年追封郭子興為滁陽王。史載郭子興至滁,欲據以自王,朱元璋曰:“滁四面皆山,舟楫商旅不通,非可旦夕安者也。”可謂“智者”矣。朱元璋投皇覺寺纔五十日,主僧以食不給,散遣其徒。乏食所以“在那裏煮粥”也。或曰寺為亂兵所焚,僧皆逃散。《脂批》曰“是雨村火氣”也。明孝陵在鐘山之陽,皇覺寺改名“龍興寺”,是為“龍鍾老僧”也。

冷子興為周瑞女婿,郭子興女為太祖惠妃,義女則為朱元璋馬皇后。周瑞者周朝之瑞也,隱五代周太祖“郭威”之郭姓。夫“水向石邊流出冷,風從花裏過來香”固冷香也。“水向石邊流出冷”自是山濤,而“水向石邊流”則象“城池”也。故知“冷”出“城池”之為“郭”,賈雨村偶至“外”巧遇冷子興,冷子興自是郭子興矣。

以五代郭威對替元明郭子興確是“在古董行中貿易”,故曰“門巷傾頹,牆垣朽敗,舊破對聯”也。郭子興也是個“有作爲大本領的人”。又說冷子興“來歷不明”,郭子興元末早卒,身非明朝人,受封滁陽王,自是“來歷不明”。

所以借郭子興演說榮國府者,賈政字存周,擬意郭威“假政”柴“榮”以“存周”祚。賈政又娶妾趙姨娘、周姨娘,無疑是“趙”匡胤保存柴“周”一脈。黃袍加身後封周恭帝為鄭王以存周緒,“鄭王”正符“政王”,就是賈政當配王夫人。因此榮府著眼在一個“柴”字。

 

[ 首頁 ]

將關於這個 Web 站台的問題或建議的郵件寄到fanofrita@gmail.com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13年7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