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向上 留言簿 網站目錄

畫梁春盡落香塵 王以安撰

 

第五回載新製《紅樓夢十二支》【好事終】云“畫梁春盡落香塵。擅風情,秉月貌,便是敗家的根本。箕裘頹墮皆從敬,家事消亡首罪寧。宿孽總因情。”末帶《夾批》云“是作者具菩薩之心,秉刀斧之筆,撰成此書,一字不可更,一語不可少。”“一語不可少”是指“畫梁春盡落香塵”,而“一字不可更”則只有一個“陳”字。

  “畫梁春盡落香塵”句下有《脂批》云“六朝妙句”,而“六朝妙句”辭連薛道衡之“空梁落燕泥”。“香塵”則繫王嘉《拾遺記‧卷九》載石崇“屑沉水之香如塵末布象牀上,使所愛者踐之。”實者“畫梁春盡落香塵”宛如“無邊落木蕭蕭下”託諸廋詞,設言“六朝妙句”,六朝吳、晉、宋、齊、梁、陳以次,“梁”盡落後便該是“陳”,而“塵”固音“陳”也!

  何謂“一字不可更”?只為六朝中孫吳、司馬晉、劉宋、蕭齊、蕭梁、陳陳,唯獨“陳霸先”以“陳王”受禪,建國號曰“陳”,都是一個“陳”字不變。以“陳”字作這支【好事終】曲主題,毋寧是風喻乾隆帝出身海寧陳家,當世漢人為爭取平等咸寄予厚望,無乃好事終成空也。

  “六朝妙句”雖是“一語不可少”,說是“一語不可少”也是“句句不可少”。【好事終】字字句句皆為“乾隆身世”作注腳。首言“擅風情”,舉凡文本中“風情月債、花顏月貌、淫態風情”等語,皆不足以表意。唯是插旗以觀風情,而擅者專也,諷刺乾隆帝專偏旗籍。次言“秉月貌”,薄命司對聯“花容月貌為誰妍”亦不足以表態。月貌者月亮之圓缺面貌,觀月以察滿盈也。秉者執持,譏諷乾隆帝秉持滿洲也。專意旗籍,偏執滿州,不認自身漢族,便是敗家的根本。

  難解者“箕裘頹墮皆從敬”句。《禮記‧學記》云:“良冶之子必學為裘,良弓之子必學為箕”,箕裘頹墮謂不能克紹父業。清初孫奇逢撰《四書近指‧卷四》【子夏問孝章】云“色字全從敬中來,不能敬,安得有愉色乎?”按《論語‧為政》載“子夏問孝,子曰:色難,有事弟子服其勞,有酒食先生饌,曾是以為孝乎。”“色字全從敬中來”著重在“色難”二字,特言八旗紅、黃、藍、白區別漢人綠營顏色也。微言乾隆帝疏忽漢人,非關女色,然而海寧陳氏翰林風範竟告後繼無人矣。

  《脂批》云“深意他人不解”,捨此則無他,非比對文本不能求解。書中有關賈敬文本,第十回載尤氏說道:後日是太爺的壽日,到底怎麼辦?是寫“子夏問孝”。子夏名卜商,猶言尤氏卜商孝敬也。賈珍回答是“子曰”,彼於賈敬為子也。賈敬表示“我是清淨慣了的,我不願意往你們那是非場中去鬧去。”是寫“色難”,面有難色也。第十一回載賈珍只差賈蓉向賈敬拜壽,是為“有事弟子服其勞”。賈珍先將上等可吃的東西,稀奇些的果品,裝了十六大捧盒,著賈蓉帶領家下人等與賈敬送去,則為“有酒食先生饌”。先是第十回載賈敬說“你們必定說是我的生日,要叫我去受眾人些頭,莫過你把我從前注的《陰騭文》給我令人好好的寫出來刻了,比叫我無故受眾人的頭還強百倍呢。”的是“曾是以為孝乎”了。

  “家事消亡首罪寧”,寧國府第入官,所有財產房地等項並家奴等俱已造冊收盡,業告家事消亡。一百七回載賈珍從寬革去世職,派往海疆效力贖罪,相對於賈赦派往台站,寧府人派往海疆是寫“海寧”。看似寧府長房居首,實則乾隆帝以元首之尊份當光耀陳家,終致好事成空,漢人失望,其罪愆匪淺。

  乾隆帝寵任和珅,君臣遇合有前世今生之說,是為“宿孽總因情”。然則秦可卿者“情可欽”,以言情者秦也。設言“秦氏”,古樂府《陌上桑》云“日出東南隅,照我秦氏樓”,結語“使君已有婦,羅敷自有夫”寫情可欽。而“東南隅”者地陷東南海寧之“隅園”是也。隅園即安瀾園之舊名,怨歎乾隆帝之為隅園後人也。

  詮釋《脂批》“是作者具菩薩之心,秉刀斧之筆,撰成此書,一字不可更,一語不可少。”菩薩世稱觀音菩薩,以“男子女相”道出雍府產女陳家生男,兩家互易子女真象。《正氣歌》“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而齊、晉在六朝妙句居其二。六朝中唯有陳字一字不可更。剖析旗籍、滿洲、漢人、海寧、隅園鋪陳“海寧陳家”故事,環環相扣,《好事終》一語也不可少。

  《甲戌本》中存有許多獨特批語,貴能指陳隱情,此係其一,是其書不假。」

 

[ 首頁 ]

將關於這個 Web 站台的問題或建議的郵件寄到fanofrita@gmail.com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09年1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