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向上 留言簿 網站目錄

大運潛移豈易圖 王以安撰
                                           

 

 

清《乾隆實錄•四十四年五月壬子》諭:據閔鶚元奏,天長縣生員王廷贊控首貢生程樹榴所刻詩文狂悖,請將知縣高見龍、教諭孫麟、訓導王守愚解任,現在飛提人犯來省審訊等因一摺。朕初閱時尚以為此等自係挾仇控告,惟應斷以公正,不必稍存意見,已於摺內批示矣。及細閱鈔錄王廷贊呈詞內所開程樹榴詩序有造物者之心,愈老而愈辣,斯所操之術,乃愈出而愈巧等語,甚為狂誕。昔孔子稱不怨天,今程樹榴身列膠庠,所作序文竟敢牢騷肆憤,怨謗上蒼,實屬喪盡天良,自為天理所不容。即如此摺朕初閱以為不果挾嫌捏控之案,照常批示。及加細閱則其狂悖之語終不能揜,可見慢天悖妄之徒,無不自然敗露者,不可不嚴加懲治,以彰國憲而正人心,著交薩載會同閔鶚元、即速提集案犯審訊明確,按律定擬具奏。將此由五百里諭令薩載、閔鶚元知之。閔鶚元摺及鈔呈並著鈔寄薩載閱看。

王廷贊呈控程樹榴除為王沅《愛竹軒詩》撰序外,並舉王沅詩集中《燕丹》一絕則曰“雖非亡國敗家子,大運潛移豈易圖。”《臺城》一律則曰“南郊星見龍猶在,北渚人來鳳已幽”。《書樹槐後》一絕則曰“一紙浮名尚未進,世途雲霧漫西東”。《雨中海棠》一律則曰“明朝早起看花影,一枝一葉焉支勻”。《雨泊胥門》一首則曰“黃龍新轉輪,白馬舊啣冤”,緊接“臥永期明發”之句。《早發姑蘇》一首則曰“明發依然話太平”七字包一詩之首尾。屢舉前朝國號,暗入詩句,以寄遐思。尤可駭者,閱至篇末之結句,忽縱筆題外硬續二語云:“所思誰第一,相對正無雙”,與“涉江采芙蓉”題全不相涉,不過借相對無雙之義,暗影“日月”二字合成明字,藏於篇終。言其所思在明,與逆序相為起訖,相為表堙C《石頭記》作者因而偷記本案文字如次:

 愈老而愈辣,愈出而愈巧”:第三回賈母告訴黛玉鳳姐是“鳳辣子”說:你不認得他,他是我們這埵釵W的一個潑皮破落戶兒,南省俗謂作辣子,你只叫他鳳辣子就是了。大姐兒為鳳姐所出,劉姥姥為命名“巧姐”,四十二回劉姥姥道:這個正好,就叫他是巧哥兒。這叫作以毒攻毒,以火攻火的法子。姑奶奶定要依我這名字,他必長命百歲。鳳姐長期掌事是“愈老”,鳳姐每事厲害是“愈辣”。二姐壞胎是“愈出”,生日巧命名巧是“愈巧”。

雖非亡國敗家子,大運潛移豈易圖”:第五回載寧榮二公之言曰:吾家自國朝定鼎以來,功名奕世,富貴傳流,雖歷百年,奈運終數盡,不可挽回者。故遺之子孫雖多,竟無可以繼業。“國朝定鼎以來功名奕世”是寫“雖非亡國”,“ 子孫雖多竟無可以繼業”是寫“敗家子”。“運終數盡”是寫“大運潛移”,“不可挽回”是寫“豈易圖”。

南郊星見龍猶在,北渚人來鳳已幽”:第四回載雨村授了應天府,清之江寧,其以南京寫“南郊”。英蓮遇合救星馮淵、災星薛蟠是寫“星見”。薛蟠名字猶龍,馮淵或躍在淵也猶龍,是寫“龍猶在”。賈府在北邊是寫“北渚”。薛家入京是寫“人來”。英蓮住進梨香院是寫“鳳已幽”。

一紙浮名尚未進,世途雲霧漫西東”:八十六回載薛蝌具呈知縣營求,批回不准。後面還有,說須得在京媬挶F得大情,再送一分大禮,還可以覆審,從輕定案。具呈是“一紙浮名”,批回是“未進”,後面還有是寫“尚”字。九十回載薛蝌想起邢岫煙住在賈府園中,寄人籬下,可知天意不均,如夏金桂這種人,偏叫他有錢,嬌養得這般潑辣;邢岫煙這種人,偏叫他這樣受苦。閻王判命的時候,不知如何判法的?閻王判命不均寫“世途雲霧”,金桂與岫煙境遇是“漫西東”。

明朝早起看花影,一枝一葉焉支勻”:二十五回載寶玉見了紅玉就留了心,隔天早起也不梳洗,靸了鞋出了房門只裝著看花兒,只見西南角上遊廊底下欄杆上似有一個人倚在那堙A卻恨面前有一株海棠花遮著,看不真切。這無疑是“明朝早起看花影”。四十四回載寶玉為平兒理妝是“一枝一葉焉支勻”。平兒用細簪子挑一點兒胭脂抹在手心堙A用一點水化開抹在唇上,是“焉支勻”。寶玉又將盆內的一枝並蒂秋蕙用竹剪刀擷了下來,與平兒簪在鬢上是寫“一枝一葉”。

 黃龍新轉輪,白馬舊啣冤”:一百三回載賈雨村開了京兆府尹,兼管稅務。雨村字號時飛,寓意潛龍勿用,是為“黃龍”。開了京兆府尹是“新轉輪”,仕宦官職如輪轉。一百四回載雨村過河進了都門,倪二衝突車轎被拘,家人央求賈芸營救不力,倪二想起頭堨L沒有飯吃,要到府內鑽謀事辦,虧我倪二爺幫了他。如今我有了事,他不管。好罷咧!要是我倪二鬧起來,連兩府堻ㄓㄟ挈b!宋高宗白馬渡江,作者引入小說,自也以雨村過河解讀“白馬”。倪二懷恨賈芸是為“舊啣冤”。

臥永期明發”: 八十二回載黛玉惡夢驚醒,哭了一回,遍身出汗。扎掙起來,把外罩大襖脫了,叫紫鵑蓋好了被窩,又躺下去。翻來覆去那媞帢o著,自己扎掙著爬起來,圍著被坐了一會又躺下。正要朦朧睡去,聽得竹枝上不知有多少家雀兒的聲兒,啾揪唧唧叫個不住。那窗上的紙,隔著屜子,漸浙的透進清光來。

明發依然話太平”:九十七回載寶玉成婚次早,賈政辭了宗祠,過來拜別賈母,賈母恐賈政在路不放心,並不將寶玉復病的話說起,叫鴛鴦去帶了寶玉,仍是叫他行禮他便行禮。只可喜此時寶玉見了父親,神志略斂些,片時清楚,也沒什麽大差。賈政吩咐了幾句,寶玉答應了。次早是“明發”,叫他行禮便行禮是“依然”,賈政吩咐寶玉答應是“話”,片時清楚無大差是“太平”。

所思誰第一,相對正無雙”:第十八回載賈妃試才,向諸姐妹笑道:妹輩亦各題一匾一詩,隨才之長短,亦暫吟成,不可因我微才所縛。吟詩題匾寫“所思”,才之長短寫“誰第一”。賈妃挨次看畢,稱賞一番,又笑道:終是薛林二妹之作與衆不同,非愚姊妹可同列者。受命對答是“相對”,非可同列是“正”,與眾不同是“無雙”。

 

 

[ 首頁 ] [ 向上 ]

【聯絡我們】:redstorey@pchome.com.tw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04年10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