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向上 留言簿 網站目錄

合歡花釀酒
                                           

 

 

【合歡花釀酒】 王以安撰

第三十八回脂批:「傷哉!作者猶記矮【幽頁】舫前以合歡花釀酒乎?屈指二十年矣。」這道批語令人難解處是矮【幽頁】舫係何處景觀?合歡花釀酒又是何等盛事?其實批書人是為《影梅庵憶語》作者冒辟疆自敘在崇禎十五年的際遇「因家君調已破之襄陽」,而「以合歡花釀酒」講的是張獻忠殺害襄王朱翊銘故事。詎料這小小的一杯酒卻改變了歷史,沒有這杯酒後來就不會有吳三桂的衝冠一怒為紅顏!

當年冒辟疆慕名訪探董小宛不遇,卻邂逅了陳圓圓,兩人且論及婚姻。《影梅庵憶語》云:「辛巳早春,余省覲去衡嶽,繇浙路往,過半塘訊姬,則仍滯黃山,許忠節公赴粵任,與余聯舟行。偶一日赴飲歸,謂余曰:『此中有陳姬某,擅梨圜之勝,不可不見。余佐忠節治舟數往返,始得之;其人淡而韻,盈盈冉冉,衣椒繭,時背顧湘裙,真如孤鸞之在煙霧。越旦,則姬淡妝至,求謁吾母太恭人,見後仍堅訂過其家,乃是晚舟仍中梗,乘月一住,相見卒然曰:『余此身脫樊籠,欲擇人事之,終身可託者無出君右,適見太恭人,如覆春雲,如飲甘露,真得所天,子毋辭?』余笑曰:『天下無此易易事!且嚴親在兵火,我歸當棄妻子以殉。兩過子,皆路梗中無聊閒步耳。子言突至,余甚訝;即果爾亦塞耳堅謝,無徒誤子?』復婉轉云:『君倘不終棄,誓侍君堂上晝錦旋。余答曰:『若爾,當與子約。』驚喜申囑,語絮絮不悉記,即席作八絕句付之。歸歷秋冬,犇馳萬狀。壬午仲春,都門政府言路諸公,恤勞人之勞,憐獨子之苦,馳量移之耗,先報余。時正在毘陵,聞音如石去心,因便過吳門慰陳姬,蓋殘冬屢趣余,皆未及答。至則十日前復為竇霍門下客以勢逼去。

呼應冒辟疆與陳圓圓韻事,《紅樓夢》中即以黛玉回南,寶玉得與秦鐘友愛來作空隙,以四回篇幅敘表其事。在第十二回末有《脂批》「此回忽遣黛玉去者,正爲下回可兒之文也。若不遣去,只寫可兒、阿鳳等人,卻置黛玉于榮府,成何文哉?故必遣去,方好放筆寫秦,方不脫發。況黛玉乃書中正人,秦爲陪客,豈因陪而失正耶?後大觀園方是寶玉、寶釵、黛玉等正經文字,前皆係陪襯之文也。」批語對此事經過已然作了強烈的暗示,奈何多年來無人能夠解味?蓋此批解讀為「此回忽遣小宛去者,正爲下回圓圓之文也。若不遣去,只寫陳圓圓、吳三桂等人,卻置小宛於榮府,成何文哉?故必遣去,方好放筆寫圓圓,方不脫髮。況小宛乃書中正人,圓圓爲陪客,豈因陪而失正耶?後大觀園方是順治、貴妃、小宛等正經文字,前皆係陪襯之文也。」在《影梅庵憶語》中確實是以追憶小宛為結構主體,圓圓只是陪襯一段帶過。

張明弼《冒姬董小宛傳》則載「辟疆在吳門,有某姬亦傾蓋輸心,遂訂密約,然以省覲往衡嶽不果。辛巳夏,獻賊突破襄樊,特調衡永兵備使者監左鎮軍。時辟疆痛尊人身陷兵火,上書萬言於政府言路,歷陳尊人剛介不阿,逢怒同鄉同年狀,傾動朝堂。至壬午春,復得調。辟疆喜甚,疾過吳門,踐某姬約,至則前此一旬已為竇霍豪家不惜萬金劫去矣。」就因為冒辟疆有這一年的奔走耽擱,差只十天就遲誤了與陳圓圓的姻緣,否則重譜圓圓曲未便有清兵之入關矣!就憑一杯酒,宋趙匡胤能夠釋兵權而張獻忠也能改變歷史。

何意「以合歡花酒釀酒」?《明史、卷一一九》載襄王府「子翊銘嗣。崇禎十四年,張獻忠陷襄陽,遇害。初,大學士楊嗣昌之視師也,以襄陽為軍府,增堞浚隍,貯五省餉金及弓刀火器。是年二月,獻忠邀殺嗣昌使於道,奪其符驗,以數十騎紿入襄城。夜半火作,遲明,賊大至。執翊銘南城樓,屬卮酒曰:『王無罪,王死,嗣昌得以死償王。』遂殺王及貴陽王常法,火城樓,焚其屍。賊去,僅拾顱骨數寸,妃妾輩死者四十三人。」而合歡花就是七十六回湘雲口中的「寶姐姐說不用查,這就是如今俗叫作明開夜合的」。據《本草綱目、卷三十五》載:「合歡:合昏,夜合。崔豹古今注云:欲蠲人之忿,則贈以青裳。青裳,合歡也。值之庭除,使人不忿。故稽康《養生論》云:合歡蠲忿,萱草忘憂。」脂批說「釀」字者謂襄也,隱喻襄王遇難。曰「王無罪」者,猶言「殿下莫責怪我」?進酒勸王為蠲忿也。

至於「矮【幽頁】舫」則是代表李自成部眾四人的統稱。《明史、流賊》云:「自成為人高顴深【幽頁】,鴟目曷鼻,聲如豺。性猜忍,日殺人斮足剖心為戲。所過,民皆保塢堡不下。杞縣舉人李信者,逆案中尚書李精白子也,嘗出粟振饑民,民德之曰:『李公子活我。』會繩伎紅娘子反,擄信,強委身焉。信逃歸,官以為賊,囚獄中。紅娘子來救,饑民應之,共出信。盧氏舉人牛金星磨勘被斥,私入自成軍為主謀,潛歸,事泄坐斬,已,得末減。二人皆往投自成,自成大喜,改信名曰巖。金星又薦卜者宋獻策,長三尺餘,上讖記云:『十八子,主神器。』自成大悅。巖因說曰:『取天下以人心為本,請勿殺人,收天下心。』自成從之,屠戮為減。又散所掠財物振饑民,民受餉者,不辨巖、自成也,雜呼曰:『李公子活我。』巖復造謠詞曰:『迎闖王,不納糧。』使兒童歌以相煽,從自成者日眾。」

這當中,宋獻策「長三尺餘」,素有宋矮子之稱,當個「矮」字。李自成「高顴【幽頁】額」,當得「【幽頁】」字。「舫」者並兩船,牛金星、李嵒併係舉人。舉人古稱「孝廉」,漢朝時代產物。唐時稱「舉子」,入明定稱舉人,又因大挑知縣而稱「老爺」。此處批書人是以「舉子」來表意,而「舉子」諧音「掬指」,批書人就引經據典來寫隱語。

《春秋左氏傳、宣公十二年》曰:「中軍、下軍爭舟,舟中之指可掬也。」為了搶渡,先登舟的要擺脫攀在舟沿的手,情急之下同袍間也動起刀子來,於是舟中的斷指纍纍雙手可掬了。脂批「屈指」二字實為「爭舟」的動作,試想舟中之指豈不都是扳舟的「屈指」麼!此處「舟中之指可掬」本喻個個爭先人人向前之熱烈,而《春秋公羊傳、宣公十三年》有謂「莊王鼓之,晉師大敗,晉眾之走者,舟中之指可掬矣。」後又如陳壽《三國志、董二袁劉傳》中獻帝渡河兵卒爭舟以及諸本演義小說亦廣為引用,卻多轉為負面的敗北爭渡了。因爭舟而「掬指」,權把舟當「舉子」,舟即是船,兩個「舉子」兩個「船」,因此「舫」字就代表兩個「舉子」李巖跟牛金星了。

批書人以李自成與張獻忠並稱,自是連屬同質,用意徵信顯然。「前」字作「先前」解釋,云「矮【幽頁】舫前」者,非為舫之前,殆謂崇禎十七年三月李自成等四人入京之前三年,崇禎十四年二月事也。其曰「屈指二十年」者以「屈指」為「掬指」表意,而「二十年」之說斯為本批點睛。謹案崇禎十四年辛巳,二十年後辛丑為順治十八年,該年正月丁巳日順治帝告終。民間相傳順治帝並未駕崩而是為情出家,作者自是採用其說敷衍董小宛故事名其書曰《情僧錄》,而後有《紅樓夢》。唯是本批語實係「舊時真本」,意即描寫董冒情緣部分,作者援引《影梅庵憶語》貫穿全書編撰小說,此二十年之計算也就穿插了冒辟疆的角色。

至於三十八回有關這段批語的文字則為解讀《影梅庵憶語》中「見余量不勝蕉葉」句而作。書言黛玉放下釣竿,走至座間,拿起那烏銀梅花自斟壺來,揀了一個小小的海棠凍石蕉葉杯。《脂批》「妙杯!非寫杯,正寫黛玉」,所謂「正寫黛玉」是在「正寫」董小宛故事。又批「揀字有神理,蓋黛玉不善飲,此任性也。」「揀字」,非謂「揀」之單獨一字,乃謂「揀字」一詞兩字,「揀字有神理」將謂揀得「蕉葉」二字為有神理爾。黛玉說吃了一點子螃蟹,覺得心口微微的疼,須得熱熱的喝口燒酒。寶玉忙令將那合歡花浸的酒燙一壺來。本批語即繫在此處。及後「黛玉也只吃了一口便放下了」則是寫「量不勝蕉葉」。至於講究「熱熱的燒酒」與乎「燙壺酒」,俱各對應「心緒如焚」或「身陷兵火」恰當。

 

[ 首頁 ] [ 向上 ]

將關於這個 Web 站台的問題或建議的郵件寄到redstorey@pchome.com.tw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03年03月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