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向上 留言簿 網站目錄

賈寶玉曲演紅樓夢
                                           

 

 

【賈寶玉曲飲紅樓夢】 王以安撰

一部《紅樓夢》的主戲是第五回的“飲仙醪曲演紅樓夢”,“千紅一窟,萬豔同杯”膾炙人口。警幻一句“就將新製《紅樓夢》十二支演上來”卻是套寫吳偉業《圓圓曲》中的“教就新聲傾坐客”句法。雷同《影梅庵憶語》的貫穿全書,《圓圓曲》也穿插全書作解讀,應係陳圓圓與冒辟疆在《影梅庵憶語》有段邂逅因緣?然而考究寶玉所做的紅樓夢夢中的情節,發現乃是以《影梅庵憶語》:“露沃薔薇,熱磨琥珀,…姬知余意,竭其美潔,出佐盤盂,種種不可悉記,隨手數則,可睹一斑也。…凡有色香花橤,皆於初放時採漬之。經年香味顏色不變,紅鮮如摘,而花汁融液露中,入口噴鼻。奇香異豔,非復恆有。…次則梅英、野薔薇、玫魂、丹桂、甘菊之屬,…卒於馬鞍山遇大兵,殺掠奇慘,天幸得一小舟,八口飛渡,骨肉得全,而姬之驚悸瘁瘏,至矣盡矣!秦溪蒙難之後,僅以俯仰八口免。”作為套寫的腳本,爰依書中順序試作解讀:

秦氏笑道:“我這屋子大約神仙也可以住得了。”說著親自展開了西子浣過的紗衾,移了紅娘抱過的鴛枕,於是衆奶母伏侍寶玉臥好,款款散了,只留襲人、媚人、晴雯、麝月四個丫鬟爲伴。

此處有《脂批》說“文至此不知從何處想來?” 就是提示從《影梅庵憶語》想來!其實另有連續四處《脂批》 “一個再見。”、“二新出。”、“三新出,名妙而文。”、“四新出,尤妙。看此四婢之名,則知歷來小說難與並肩。”在細數人頭,無非是為了解讀《影梅庵憶語》中“俯仰八口”句中的“八口”之數。曰“俯仰八口”者,寶玉臥好,只留襲人、媚人、晴雯、麝月四個丫頭為伴,是得五人。加上秦氏以及夢中主角人物警幻、可卿之妹共計八人。其中四個丫頭清醒守著寶玉,是寫“俯”就。寶玉、警幻、可卿、秦氏四人為夢中人物,是寫“仰”臥。

秦氏便分咐小丫鬟們,好生在廊簷下看著貓兒狗兒打架。

此處《脂批》說“細極”,是為了“打架”兩字作省思。也就是為了照應《影梅庵憶語》中“殺掠奇慘”句法。

那寶玉剛合上眼,便惚惚的睡去,猶似秦氏在前,遂悠悠蕩蕩,隨了秦氏,至一所在。

此處有《脂批》“此夢文情固佳,然必用秦氏引夢,又用秦氏出夢,竟不知立意何屬?惟批書人知之。”所謂“秦氏”其實是寫《影梅庵憶語》“秦溪蒙難之後”中之“秦”字。因為寶玉的夢境主要是解讀“秦溪蒙難之後,僅以俯仰八口免”以前的一段文字──“卒於馬鞍山遇大兵,殺掠奇慘。天幸得一小舟,八口飛渡,骨肉得全。而姬之驚悸瘁瘏,至矣盡矣。” ──明載“秦溪”之為用,豈意“芹溪”者“秦溪”耶?穿插其間的冊文與曲文,毋寧是隱喻《影梅庵憶語》與《圓圓曲》兩部文學著作。至於冊文的內容與曲文不盡相對稱,應是各有歌詠之故。

寶玉還欲看冊文時,那仙姑知他天分高明,性情穎慧,恐把仙機泄漏,遂掩了卷冊,

“知他天分高明,性情穎慧,恐把仙機泄漏,”便是解讀《影梅庵憶語》中“姬知余意”句。此處有《脂批》“通部中筆筆貶寶玉,人人嘲寶玉,語語謗寶玉,今卻於警幻意中忽寫出此八字來,真是意外之意。此法亦別書中所無。”其中“意中”、“意外之意”皆照應句中的“意”字。類似功能與“畸笏批”相近。

寶玉隨了警幻來至後面。但見珠簾繡幕,畫棟雕簷,說不盡那光搖朱戶金鋪地,雪照瓊窗玉作宮。更見仙花馥鬱,異草芬芳,真好個所在。房中又走出幾個仙子來,皆是荷袂蹁躚,羽衣飄舞,姣若春花,媚如秋月。一見了寶玉,都怨謗警幻道:我們不知係何貴客,忙的接了出來!姐姐曾說今日今時必有絳珠妹子的生魂前來遊玩,故我等久待。何故反引這濁物來污染這清淨女兒之境?寶玉聽如此說,便嚇得欲退不能退,果覺自形汙穢不堪。

此處解讀《影梅庵憶語》 “竭其美潔” 句,這一整段文字就是在敘述“竭其美潔”的仙境。“說不盡”是寫“竭”字。地方、人物是寫“美”。說“污染這清淨女兒之境”與“果覺自形汙穢不堪”則是寫“潔”字。

寶玉入室。但聞一縷幽香,竟不知其所焚何物。寶玉遂不禁相問,警幻冷笑道:“此香塵世中既無,爾何能知!此香乃係諸名山勝境內初生異卉之精,合各種寶林珠樹之油所製,名群芳髓。寶玉聽了,自是羡慕而已。”

 “此香乃係諸名山勝境內初生異卉之精”是寫《影梅庵憶語》“凡以色香花橤皆於初放時採漬之”句。“合各種寶林珠樹之油所製”是寫《影梅庵憶語》“經年香味顏色不變”句。此處也有《脂批》“好香”呼應“香”字。

大家入座,小丫鬟捧上茶來。寶玉自覺清香異味,純美非常,因又問何名。警幻道:“此茶出在放春山遣香洞,又以仙花靈葉上所帶之宿露而烹。此茶名曰千紅一窟。”

《影梅庵憶語》云:“紅鮮如摘,而花汁融液露中,入口噴鼻。奇香異豔,非復恆有。”“清香異味,純美非常”是寫“入口噴鼻。奇香異豔,非復恆有。”“又以仙花靈葉上所帶之宿露而烹”寫“而花汁融液露中”。“此茶名曰千紅一窟”寫“紅鮮如摘”。此處亦有《脂批》“隱哭字”註記,然畢竟與哭字相干者,或許是因為《影梅庵憶語》中原本就有“余業為哀辭數千言哭之”的句子吧!

小丫鬟捧上茶來。寶玉自覺清香異味,純美非常,因又問何名。警幻道:此茶出在放春山遣香洞,又以仙花靈葉上所帶之宿露而烹。此茶名曰千紅一窟。寶玉聽了點頭稱賞,因看房內瑤琴、寶鼎、古畫、新詩,無所不有,更喜窗下亦有唾絨,奩間時漬粉汙。少刻有小丫嬛來調桌安椅,設擺酒饌。真是:瓊漿滿泛玻璃盞,玉液濃斟琥珀杯。

《影梅庵憶語》云:“露沃薔薇,熱磨琥珀。”“仙花宿露”是寫“露沃薔薇”句。“烹茶”聯結“琥珀杯”是寫《影梅庵憶語》中“熱磨琥珀”句。《影梅庵憶語》云:“出佐盤盂,種種不可悉記,”群芳髓、千紅一窟、萬豔同杯而外,室內瑤琴、寶鼎、古畫、新詩,無所不有,瓊漿滿泛玻璃盞,玉液濃斟琥珀杯。是寫“出佐盤盂”。“更不用再說那肴饌之盛”寫“種種不可悉記”。

寶玉因聞得此酒清香甘冽,異乎尋常,又不禁相問。警幻道:“此酒乃以百花之蕊,萬木之汁,加以麟髓之醅,鳳乳之麯釀成,因名爲萬豔同杯。” 寶玉稱賞不迭。

是寫《影梅庵憶語》“次則梅英、野薔薇、玫魂、丹桂、甘菊之屬。”《脂批》“與千紅一窟一對,隱悲字。”無非註記而已,並無實際意涵。

飲酒間,又有十二個舞女上來,請問演何詞曲。警幻道:“就將新製《紅樓夢》十二支演上來。”舞女們答應了,便輕敲檀板,款按銀箏。

這是解讀吳偉業《圓圓曲》的“教就新聲傾坐客”句。

紅樓夢引子方歌了一句,警幻便說道:此曲不比塵世中所填傳奇之曲,必有生旦淨末之則,又有南北九宮之限。此或詠歎一人,或感懷一事,偶成一曲,即可譜入管弦。若非個中人,不知其中之妙。料爾亦未必深明此調,若不先閱其稿,後聽其歌,翻成嚼蠟矣。

《影梅庵憶語》云:“隨手數則,可睹一斑也。”“生旦淨末之則”表意“則”字。“或詠歎一人,或感懷一事”寫“隨手數則”。“若非個中人,不知其中之妙”寫“可睹一斑也”。此處有《脂批》“三字要緊。不知誰是個中人。寶玉即個中人乎?然則石頭亦個中人乎?作者亦係個中人乎?觀者亦個中人乎?”所謂“個中人”也者,以管窺豹,寧非身在其中乎!又有《脂批》“警幻是個極會看戲人。近之大老觀戲,必先翻閱角本。目睹其詞,耳聽彼歌,卻從警幻處學來。”殆欲將戲班借寫“斑”字也。

那寶玉恍恍惚惚,依警幻所囑之言,未免有兒女之事,難以盡述。至次日,便柔情繾綣,軟語溫存,與可卿難解難分。二人攜手出去遊頑,忽至一個所在,但見荊榛遍地,狼虎同群,迎面一道黑溪阻路,並無橋梁可通。忽見警幻後面追來告道:快休前進,作速回頭要緊!寶玉忙止步問道:此係何處?警幻道:“此即迷津也。深有萬丈,遙亙千里,中無舟楫可通,只有一個木筏,乃木居士掌舵,灰侍者撐篙,不受金銀之謝,但遇有緣者渡之。”

是寫《影梅庵憶語》句:“天幸得一小舟,八口飛渡”。有緣者渡之是表“天幸”,萬丈則“飛渡”。曰八口者,寶玉臥好,只留襲人、媚人、晴雯、麝月四個丫頭為伴,秦氏加上夢中主角人物警幻、可卿姊妹共計八人。《脂批》“雲龍作雨,不知何為龍,何為雲,何為雨。”雲、龍、雨一皆天上物,寫“飛”之一字。

警幻話猶未了,只聽迷津內水響如雷,竟有許多夜叉海鬼將寶玉拖將下去。

寫《影梅庵憶語》句“卒於馬鞍山遇大兵,殺掠奇慘”,夜叉海鬼是鬼“卒”,拖將下去表“殺掠”,失聲喊叫是“奇慘”。結合“秦氏便吩咐小丫鬟們,好生在廊簷下看著貓兒狗兒打架。”活寫大兵殺掠陣仗。

嚇得寶玉汗下如雨,一面失聲喊叫可卿救我,嚇得襲人輩衆丫鬟忙上來摟住,叫:寶玉別怕,我們在這堙I卻說秦氏正在房外囑咐小丫頭們好生看著貓兒狗兒打架,忽聽寶玉在夢中喚他的小名,因納悶道:我的小名這堭q沒人知道的,他如何知道,在夢堨s出來?

《憶語》云:“骨肉得全,而姬之驚悸瘁瘏,至矣盡矣!”嚇得寶玉汗下如雨,是寫“而姬之驚悸”句之“驚悸”,蓋以可卿為名之驚悸也。嚇得襲人輩衆丫鬟忙上來摟住,是寫“骨肉得全”,免墜萬丈深淵粉身碎骨也。衆丫鬟叫:寶玉別怕,我們在這堙I是寫“僅以俯仰八口免”。秦氏聽寶玉在夢中喚他的小名而納悶,是寫“瘁瘏”。

“秦溪蒙難”之說,引進“秦溪”即“芹溪”之疑問。“壬午除夕”而曰“芹逝”者,緣本《影梅庵憶語》中壬午年全年記事“四月舟泊江邊”、“五月龍舟衝波”、“七月置酒水閣”、“九月長江白痕”盡是有關江水的回憶。除夕易歲自然傷逝,傷逝斯有“逝者如斯”之嘆,聯想“子在川上”而借“芹”之為水草以況“逝水”。 

 

[ 首頁 ] [ 向上 ]

將關於這個 Web 站台的問題或建議的郵件寄到redstorey@pchome.com.tw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03年03月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