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向上 留言簿 網站目錄

誰解其中味 王以安撰
                                           

 

 

  《紅樓夢》第一回有「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云作者癡,誰解其中味。」並有《甲戌夾批》云:「此是第一首標題詩。」何謂「標題」?第十七回文本有云:若直待貴妃游幸過再請題,偌大景致,若干亭榭,無字標題,也覺寥落無趣,任有花柳山水,也斷不能生色。第十八回賈政又啟:「園中所有亭台軒館,皆係寶玉所題;如果有一二稍可寓目者,請別賜名為幸。」可見「標題」即是「題名」。

  史料也有關於「標題」辭彙的相同用法。《魏書卷四下•恭宗紀》載「各列家別口數所勸種頃畝明立簿目,所種者於地首標題姓名以辨種殖之功。」《南齊書卷二》亦載:高帝建元元年六月乙亥詔曰:宋末頻年戎寇兼災疾凋損,或枯骸不收毀櫬莫掩,宜速宣下埋藏營卹。若標題猶存,姓字可識,可即運載致還本鄉。

  解讀「滿紙荒唐言」。「荒唐」一詞,「唐」字據《康熙字典》載「說文:大言也,从口庚聲。莊子天下篇:荒唐之言。」文本中有「女媧煉石已荒唐,又向荒唐演大荒」佳句。

  《唐語林•卷五》載:宋昌藻考功員外郎之問之子,天寶中為淦陽尉。刺史房琯以其名父之子常接遇。會中使至州,琯使昌藻郊外接候。須臾卻還云被額。房公顧左右,何名為額?有參軍亦名家子,斂笏對曰:查名詆訶為額。房悵然曰:道額者已可笑,識額者更奇!近代流俗呼丈夫婦人縱放不拘禮度者為「查」。又有百數十種語自相通解謂之「查語」,大抵多近猥僻。

  《酉陽雜俎續集•卷四》載:予別著鄭涉好為「查語」。每云天公映冢染豆削棘,不若致余富貴。至今以為查語。釋氏本行經云:自穿藏阿邏,仙言磨棘畫羽為自然,義蓋從此出也。究其實「查語」就是「荒唐言」了。據此,「滿紙荒唐言」隱藏的是一個「查」姓。開卷曰「列位看官你道此書從何而來?說起根由雖近荒唐」,《脂批》云「自站地步。自首荒唐,妙」確是作者「自首」也。

  《全唐詩•卷四百七十七》載李涉《長安悶作》詩云「每日除書空滿紙,不曾聞有介推名」;《全唐詩•卷六百一》載李昌符《得遠書》詩云「滿紙殊鄉淚,沉冤不可哀」。「滿紙」俱是失意,「滿紙殊鄉淚」辭連下句「辛酸淚」前後呼應。

  雍正指斥查嗣庭「又書雨中飛蝗蔽天,似此一派荒唐之言,皆未有之事,而伊公然造作書寫。」「一派荒唐之言」坐實「滿紙荒唐言」,海寧查家因此遭逢抄家遠戍藍田,久後查開本人又因而罷官,無復當年「一門七進士,叔侄五翰林」門庭貴盛。「滿紙殊鄉淚」也隱喻查嗣瑮客死異鄉,「青石出自藍田山,石不能言我代言。」為作此《石頭記》也。

  次句「一把辛酸淚」。《全唐詩•卷六百五十二》載方干《僧院小泉井》詩云「片段似氷猶可把,澄清如鏡不曾昏」,看作一把淚水。《全唐詩•卷八十三》載陳子昂《感遇詩三十八首》云「布衣取卿相,千載為辛酸」,是「辛酸」者「千載」也歟。

  三句「都云作者癡」。《全唐詩•卷八百七十七》載《代宗引諺》「不癡不聾不作阿家阿翁。」注云:郭曖與昇平公主琴瑟不調,父子儀拘曖待罪,代宗引諺慰之。「都云作者癡」是作者者自認不癡,茲為「不作」也。

  四句「誰解其中味」。《全唐詩•卷八百十七》載皎然《九日與陸處士羽飲茶》詩云「俗人多泛酒,誰解助茶香」,而茶飲講求養水,解除水中異味最好莫過澄水。明方以智撰《物理小識•卷二•澄水》載「煎黑衛子皮成,以色錄易碎者為佳,凡水污濁不堪,投少許于中即清。尋常定水白礬、赤豆、杏仁、雄黃、石膏皆可。」作者謂是石頭,石頭者石投,投以礬石也。浙人口音「曹雪芹」當作「濁水澂」,善莫與作者對話。海寧查慎行《敬業堂詩集‧巻三十六》【七月十四夜寓樓對月】詩固云「稍覺浮塵歛,俄看濁水澂」也。

  或曰誰解其「中味」者,「酸苦甘辛鹹」之謂五味,而甘則因「九五甘節」而得味之中,是「中味」者甘也。《世說新語•輕詆第二十六》云:「孫長樂作王長史誄云:余與夫子交非勢利,心猶澄水,同此玄味。」注:「禮記曰: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是解「中味」甘者亦惟「澄」也。

  《康熙字典》解「澂」字云:「子方言:清也。後漢儒林贊:千載不作,淵源誰澂。」「一把辛酸淚」引典「千載為辛酸」之言「千載」;「都云作者癡」取典「不作阿家阿翁」之為「不作」。兩句併解「千載不作」。《僧院小泉井》詩「片段似氷猶可把,澄清如鏡不曾昏」,井水淵源,澄清如鏡,題名「澂」字而已。

查澂者海寧查開之幼子也。字澄之,號練江,嘉善學廩生,乾隆辛卯優貢,乾隆己酉順天恩科舉人。武英殿校錄,候選知縣,例授文林郎。生於乾隆丙寅十一月初四日,卒于乾隆辛亥七月初七日。李白【金陵城西樓月下吟】詩云「解道澄江淨如練」,是亦謂「誰解其中味」者也。

「空空道人」者殷浩也。「每日除書空滿紙」蓋謂「咄咄書空」也,而殷浩字「淵源」。「空空道人」把無材補天,幻形入世,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攜入紅塵,歷盡離合悲歡炎涼世態的一段故事,從頭至尾抄錄回來,問世傳奇。他只是個「述而不作」,取其「不作」,配合茫茫大士、渺渺真人二人的「茫茫千載」、「渺渺千載」各有「千載」,歸結於「千載不作」。「淵源其澂」將謂殷浩化名「空空道人」者查澂其人也。

  此標題詩為「空空道人」所題,原係接語「空空道人方從頭至尾抄錄回來,問世傳奇」,中間插進「從此空空道人因空見色…則題曰《金陵十二釵》」一段敘述,《程高本》標明「即此便是《石頭記》的緣起」,逕以「詩云」替代「並題一絕云」,語意清楚。獨《甲戌本》摻入「至吳玉峰題曰《紅樓夢》」句,貂續「至脂硯齋甲戌抄閱再評,仍用《石頭記》」,將「並題一絕」賦予曹雪芹,致使作原語意遭到曲解。

解此詩需多援引《全唐詩》者,為該書係清朝學校書籍後人不能篡改,且作者祖父查嗣瑮為其編纂官也。

 

[ 首頁 ] [ 向上 ]

將關於這個 Web 站台的問題或建議的郵件寄到fanofrita@gmail.com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10年12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