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向上 留言簿 網站目錄

和珅二十大罪 王以安撰

 

 

和珅二十大罪 王以安撰

  嘉慶四年正月初三清高宗崩,初八日嘉慶君逮治和珅,次日宣佈和珅二十大罪,散見書中各回,今為臚述如下:

  “朕於乾隆 六十年九月初三 日,蒙皇考冊封皇太子,尚未宣佈,和珅於初二日在朕前先遞如意,以擁戴自居,大罪一。”第四十三回載 九月初二 日鳳姐生日當天,寶玉謊稱一早有要緊的事,到北靜王府裏去,回來也說是北靜王的一個愛妾沒了, 九月初二 的日子對題。至第八十五回則載北靜王話語:昨兒巡撫吳大人來陛見,說起令尊翁前任學政時,秉公辦事,凡屬生童,俱心服之至。他陛見時,萬歲爺也曾問過,他也十分保舉,可知是令尊翁的喜兆。切合“尚未宣布”。後又有賈芸送帖叔父大人安稟,寶玉看那字兒,皺一回眉,又笑一笑兒,又搖搖頭兒,後來光景竟不大耐煩起來。則是解讀“在朕前先遞如意,以擁戴自居”了。

  “騎馬直進圓明園左門,過正大光明殿,至壽山口,大罪二。”第五十二回載寶玉在馬上笑道:周哥、錢哥,咱們打這角門走罷,省得到了老爺的書房門口又下來。周瑞側身笑道:老爺不在家,書房天天鎖著的,爺可以不用下來罷了。“角門”有如“圓明園左門”,“老爺的書房門口”有如“壽山口”。

  “乘椅橋入大內,肩輿直入神武門,大罪三。”第三十三回載寶玉挨打後,鳳姐要眾人抬出春凳屜子來,將寶玉抬放凳上,隨著 賈母王 夫人等進去,送至賈母房中。此為“乘椅橋入大內”。第十九回載寶玉笑道:你在這裏長遠了,不怕沒八人轎你坐。襲人冷笑道:這我可不希罕的。有那個福氣,沒有那個道理。縱坐了,也沒甚趣。實寫“肩輿直入神武門”,果然沒理也沒趣。

  “取出宮女子為次妻,大罪四。”第三回載襲人原是賈母之婢,本名珍珠。賈母因溺愛寶玉,生恐寶玉之婢無竭力盡忠之人,素喜襲人心地純良,克盡職任,遂與了寶玉。是為“出宮女子”,而寶玉卻與同領警幻所教之事。照林之孝家的說法是連名字都不許叫,人雖然在這屋裏,到底是老太太、太太的人,還該嘴裏尊重些才是。若一時半刻偶然叫一聲使得,若只管叫起來,怕以後兄弟侄兒照樣,便惹人笑話,說這家子的人眼裏沒有長輩。

  “於各路軍報任意壓擱,有心欺蔽,大罪五。”第九十四回載寶玉失玉,先是大家驚慌失措, 夫人、鳳姐等聽說便進園來,是寫“各路軍報”。 夫人吩咐眾人不許聲張,限襲人三天內給找出來,不敢讓賈政知道,是寫“壓擱”。

    “皇考聖躬不豫,和珅毫無憂戚,談笑如常,大罪六。”於此和珅供稱“太上皇帝病重時,奴才將宮中秘事,向外廷人員敘說,談笑自若。”第十一回載賈敬壽辰當日,鳳姐兒先說賈母嘴饞,吃了有大半個桃子,五更天的時候就一連起來了兩次,今日早晨略覺身子倦些,今日斷不能來了,是寫“皇考聖躬不豫”。接著王夫跟尤氏講論秦氏病情,經期又有兩個月沒來,邢夫人接著說還:別是喜罷?這便是寫“毫無憂戚,談笑如常”,而且是“將宮中秘事,向外廷人員敘說”。

  “皇考力疾批答章奏,字跡間有未真,和珅輒謂不如撕去另擬,大罪七。”第十七回載寶玉回道:老爺方才所議已是。但是如今追究了去,似乎當日歐陽公題釀泉用一瀉字則妥,今日此泉若亦用瀉字,則覺不妥。況此處雖為省親駐蹕別墅,亦當入於應制之例,用此等字眼,亦覺粗陋不雅。求再擬較此蘊藉含蓄者。於此和珅供稱“太上皇帝所批諭旨,奴才因字跡不甚認識,將摺尾裁下,另擬進呈,也是有的。”賈政說:依我拙裁,歐陽公之瀉出於兩峰之間,竟用他這一個瀉字。而作者竟是用他這一“裁”字加上“拙”字。

  “兼管戶部報銷,竟將戶部事務一人把持,變更成例,不許部臣參議,大罪八。”第五十五回載鳳姐兒小月了,在家一月不能理事,天天兩三個太醫用藥,自恃強壯,雖不出門,然籌畫計算,想起什麼事來,便命平兒去回 夫人,任人諫勸,他只不聽。

  “上年奎舒奏循化、貴德二廳賊番肆劫青海,和珅駁回原摺,隱匿不辦,大罪九。”第六十一回載寶玉應下玫瑰露與茯苓霜,不叫查辦下去,巧是二處賊案。

  “皇考升遐後,朕諭蒙古王公未出痘者不必來京,和珅擅令已、未出痘者俱不必來,大罪十。”第二十一回載大姐兒出痘,多渾蟲媳婦故作浪語說道:你家女兒出花兒,供著娘娘,你也該忌兩日,倒為我髒了身子。快離了我這裏罷。賈璉答道:你就是娘娘!我那裏管什麼娘娘!脂批云“淫婦勾人,慣加反語,看官著眼。”“反語”在來去之間。

  “大學士蘇凌阿重聽衰邁,因與其弟和琳姻親,隱匿不奏;侍郎吳省蘭、李潢,太僕寺卿李光雲在其家教讀,保列卿階,兼任學政,大罪十一。”第三十三回載寶玉怕挨打,拉住老婆子求救,老婆子偏生又聾,竟不曾聽見是什麼話,把要緊二字只聽作跳井二字,笑說:跳井讓他跳去,二爺怕什麼?是寫“重聽衰邁”。賈雨村曾在林家教讀,因賈府薦引而得意宦途。

  “軍機處記名人員任意撤去,大罪十二。”第四十三回載鳳姐生日醵金,原說要自己認蠲李紈那一分,尤氏有些信不及,當面點一點,果然只沒有李紈的一分,同因捐納而起。於此和珅供稱“天津運同武鴻,原係卓異交軍機處記名,奴才因伊係捐納出身,不行開列,也是有的。”

  “所鈔家產,楠木房屋僭侈踰制,仿照寧壽宮制度,園庽點綴與圓明園蓬島、瑤台無異,大罪十三。”第一○五回載抄家查出御用衣裙並多少禁用之物。第四十一回載劉姥姥進寶玉房內,只見四面牆壁玲瓏剔透,琴劍瓶爐皆貼在牆上,錦籠紗罩,金彩珠光,連地下踩的磚,皆是碧綠鑿花。第五十七回載寶玉又一眼看見了十錦格子上陳設的一隻金西洋自行船,便指著亂叫說:那不是接他們來的船來了,灣在那裏呢。第五十一回載來至寶玉堆東西的房子,開了螺甸櫃子,上一格子都是些筆墨、扇子、香餅、各色荷包、汗巾等物;下一格卻是幾串錢。此項和珅供稱“原不該有楠木房子,多寶閣及隔段式樣,是奴才打發太監胡什圖到寧壽宮看的式樣,仿照蓋造的。”

  “薊州墳塋設享殿,置隧道,居民稱和陵,大罪十四。”第三十七回載秋紋說寶玉孝心一動,自己園裏的才開的新鮮花,不敢自己先頑,巴巴的把那一對瓶拿下來,親自灌水插好了,叫個人拿著,親自送一瓶進老太太,又進一瓶與太太。“自己園裏”是寫“墓園”墳塋,以瓶供寫“享殿”。誰知寶玉孝心一動,連跟的人都得了福了。老太太那日竟叫人拿幾百錢給秋紋,太太現成的衣裳就賞了我兩件。以上是白描“孝子不匱永錫爾類”,分明是借《鄭伯克段於鄢》中的潁考叔“闕地及泉隧而相見”表出“置隧道”。

  “所藏珍珠手串二百餘,多於大內數倍,大珠大於御用冠頂,大罪十五。”第三回載寶玉從頂至梢,一串四顆大珠,用金八寶墜角。以“四顆大珠”寫“大於御用冠頂”,於數為多也。二十八回載薛蟠向鳳姐要索珍珠定要帶過的,可見鳳姐藏珠數不在少。第七十二回載鳳姐叫平兒拿兩個金項圈來,一個金累絲攢珠的,那珍珠都有蓮子大小;一個點翠嵌寶石的;兩個都與宮中之物不離上下。事連鳳姐者為供稱是福康安給的。

  “寶石頂非所應用,乃有數十,整塊大寶石不計其數,勝於大內,大罪十六。”事同前述第七十二回所載點翠嵌寶石的金項圈。

  “藏銀、衣服數逾千萬,大罪十七。”第一一二回載賈政盤算老太太遺下的東西都沒動過,所有東西也沒見數兒。如今說文武衙門要失單,若將幾件好的東西開上,恐有礙;若說金銀若干,衣飾若干,又沒有實在數目,謊開使不得。沒確定數目可能藏逾千萬了。

  “夾牆藏金二萬六千餘兩,私庫藏金六千餘兩,地窖埋銀三百餘萬兩,大罪十八。”第七十二回載賈璉跟鳳姐說:這會子再發兩三百萬的財就好了。言在意外。

  “通州、薊州當鋪、錢店貲本十餘萬,與民爭利,大罪十九。”第一○五回載:東跨所抄出兩箱子房地契,又一箱借票,都是違例取利的。

  “家奴劉全家產至二十餘萬,并有大珍珠手串,大罪二十。”第四十七回寫賴大家花園雖不及大觀園,卻也十分齊整寬闊,泉石林木,樓閣亭軒,也有好幾處驚人駭目的。也請了幾個現任的官長並幾個世家子弟作陪。賈府遭盜後寶玉見賈璉正要家人賠償損失,且說他們賠得起的。平兒所帶蝦鬚鐲,即是大珍珠手串。

 

[ 首頁 ] [ 向上 ]

將關於這個 Web 站台的問題或建議的郵件寄到redstorey@pchome.com.tw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07年9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