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向上 留言簿 網站目錄

茗煙焙茗

 

 

茗煙焙茗 王以安撰

  茗煙焙茗,學者至以“明閹背明”索隱,人言人殊,存而不論可也。唯考究二名轉換始末,引證《影梅庵憶語》文句,尚能舉其原本。

  二十三回載[茗煙]見他這樣,因想與他開心,左思右想,皆是寶玉頑煩了的,不能開心,惟有這件,寶玉不曾看見過。想畢,便走去到書坊內,把那古今小說并那飛燕、合德、武則天、楊貴妃的外傳與那傳奇角本買了許多來,引寶玉看。寶玉何曾見過這些書,一看見了便如得了珍寶。[茗煙]囑咐他不可拿進園去,此回[茗煙]之名猶見。文本說“若叫人知道了,我就吃不了兜著走呢”,後來叫黛玉知道了,[茗煙]就吃不了兜著走,於是到次回茗煙便不見了也!

  茗煙儘可以焙茗取代,而焙茗的出現其實呼應《影梅庵憶語》句“每慢火隔砂,使不見煙”。焙是“慢火隔砂”烘焙,煙字不見是“使不見煙”。茗煙改名焙茗道理在此。文本作賈芸吃了飯便又進來,到賈母那邊儀門外綺霰齋書房裏來。只見[焙茗],鋤藥兩個小廝下象棋,為奪車正拌嘴,還有引泉、掃花、挑雲、伴鶴四五個,又在房檐上掏小雀兒玩。賈芸進入院內,把腳一跺,說道:猴頭們淘氣,我來了。眾小廝看見賈芸進來,都才散了。賈芸進入房內,便坐在椅子上問:寶二爺沒下來?[焙茗]道:今兒總沒下來。二爺說什麼,我替你哨探哨探去。說著,便出去了。

  三十四回載原來寶釵素知薛蟠情性,心中已有一半疑是薛蟠調唆了人來告寶玉的,誰知又聽襲人說出來,越發信了。究竟襲人是聽[焙茗]說的,那[焙茗]也是私心窺度,并未据實,竟認准是他說的。至此焙茗之名存現。

  至三十九回焙茗又回復茗煙之名,為因《影梅庵憶語》云:“煙撲油膩,頃刻而滅”。劉姥姥說到一個十七八歲的極標致的一個小姑娘,“梳著溜油光的頭”是寫“油膩”。忽聽外面人吵嚷起來,丫鬟回說:南院馬棚裏走了水,不相干,已經救下去了。賈母最膽小的,聽了這個話,忙起身扶了人出至廊上來瞧,只見東南上火光猶亮。“已經救下去了”寫“煙撲”。 夫人等也忙都過來請安,又回說已經下去了,老太太請進房去罷。賈母足的看著火光熄了方領眾人進來。“足的看著火光熄了”寫“頃刻而滅”,“足的看著”是“頃刻”。此處有脂批“一段為後回作引,然偏於寶玉愛聽時截住。”其中“引”字當作點火的“引信”關照“煙”字,“愛聽時截住”點出“頃刻而滅”。後回者四十三回也。

  《影梅庵憶語》“文火細煙”句,取意文火烘焙既久,便生細煙,故爾焙字不見,仍復細煙也。回目作“尋根究底”就是抽柴起灶火的動作,小火細煙。

  三十九回載寶玉信以為真,回至房中,盤算了一夜。次日一早,便出來給了[茗煙]幾百錢,按著劉姥姥說的方向地名,著[茗煙]去先踏看明白,回來再做主意。那[茗煙]去後,寶玉左等也不來,右等也不來,急的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好容易等到日落,方見[茗煙]興興頭頭的回來。《影梅庵憶語》有句“波煙玉”,茗煙奔波尋茗玉是為白描“波煙玉”,為這“煙”字捨焙茗而回復茗煙之名。

 

[ 首頁 ] [ 向上 ]

將關於這個 Web 站台的問題或建議的郵件寄到redstorey@pchome.com.tw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07年4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