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向上 留言簿 網站目錄

獃香菱情解石榴裙 王以安撰
                                           

 

 

查澂撰寫《石頭記》運用中國文字之巧秘,從「獃香菱情解石榴裙」中可以得到驗證。

查慎行《敬業堂詩集•卷四十三》【蟻鬥】「國手圍棋分黑白,村兒鬥草計輸贏;轉頭一笑全無為,不解當場抵死爭。」

六十二回「獃香菱情解石榴裙」的情節具體反應了這首詩作。在先前寫探春與和寶琴下棋,寶釵、岫煙觀局。「探春因一塊棋受了敵,算來算去總得了兩個眼,便折了官著,兩眼只瞅著棋枰,一隻手卻伸在盒內,只管抓弄棋子作想,」是套寫「國手圍棋分黑白」句。這其中人物的安排都與查慎行有關,作者運筆巧妙。五十回說寶琴從小兒見的世面倒多,四山五岳都走遍,天下十停走了有五六停,這種行止實為查慎行的人海奔波經歷。八十六回說「琴者禁也」,寶琴代表著宮禁,與寶釵同是象徵宮闈,隱喻查慎行的供奉內廷生涯,至於岫煙則為賜號「煙波釣徒」軼事。  

後寫「外面小螺和香菱、芳官、蕊官、藕官、荳官等四五個人,大家採了些花草來兜著,坐在花草堆中鬥草。這一個說:我有觀音柳。那一個說:我有羅漢松。那一個又說:我有君子竹。這一個又說:我有美人蕉。這個又說:我有星星翠。那個又說:我有月月紅。這個又說:我有牡丹亭上的牡丹花。那個又說:我有琵琶記裏的枇杷果。荳官便說:我有姐妹花。衆人沒了,香菱便說:我有夫妻蕙。」是為套寫「村兒鬥草計輸贏」句。「外面」兩字特為呼應「村兒」而設,大抵城外是為鄉村了。

香菱弄髒石榴裙,寶玉拿了襲人的給予替換妥當,香菱復轉身回來叫住寶玉。寶玉不知有何話,札著兩隻泥手,笑嘻嘻的轉來問:什麽?香菱只顧笑,此處活寫「轉頭一笑」。有臻兒走來說:二姑娘等你說話呢。香菱方向寶玉道:裙子的事可別向你哥哥說才好。說畢,即轉身走了。是寫「全無為」,交待他不能說。

至於末句「不解當場抵死爭」則反應在香菱跟荳官爭嘴滾倒地下。荳官說:從沒聽見有個夫妻蕙。是為「不解」,不能理解也。香菱解釋反遭奚落,忙要起身擰嘴,荳官見他要勾來,怎容他起來,便忙連身將他壓倒。是為「抵死爭」。兩個人滾在草地下,是為「當場」,場是地下。

在一段熱鬧之中作者也順便穿插了《影梅庵憶語》的解讀,計有「衣椒繭,時背顧湘裙,」與「今幾入虎口得脫,」二句。寶玉說:「可惜這石榴紅綾最不經染。」「綾」字即是寫「衣椒繭」句。及後襲人拿裙來替換,香菱「又命寶玉背過臉去,自己叉手向內解下來,將這條繫上。」寫「時背顧湘裙」句生動。香菱向寶玉道:裙子的事可別向你哥哥說才好。說畢,即轉身走了。寶玉笑道:可不我瘋了,往虎口裏探頭兒去呢。說著,也回去洗手去了。寶玉之言自是寫「今幾入虎口」,「裙子的事」則是寫「得脫」。

芳官調侃香菱手中的夫妻蕙,說「你漢子去了大半年,你想夫妻了?」純為解讀胡中藻詩句「並花已覺單無蒂」,藉以烘托作者門房舊案的時空背景。一段小說文字聲東擊西,奇正為用,一舉解讀《敬業堂詩》、《影梅庵憶語》及《堅磨生詩》三本文字,《紅樓夢》就是這樣寫的。

《紅樓夢》的「解讀」僅只是方法手段,並不影響小說創作的欣賞價值。考古學家研究恐龍化石是一回事,生物學家探討恐龍生態又是另一回事。我們只是掌握了作者的創作材料,然而運用之妙存乎一心,構思鮮活,賺人眼淚,仍舊是查澂的得意之作。

 

[ 首頁 ] [ 向上 ]

【聯絡我們】:redstorey@pchome.com.tw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03年12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