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向上 留言簿 網站目錄

一從二令三人木
                                           

長久以來「紅樓夢十二金釵冊文」為各方聚訟的焦點,尤以「一從二令三人木」的拆字法難倒了天下人,「拆字法」的「人木」已見周亮工《字觸‧卷四》「昔一仕宦連夕夢站在木邊,術士占之曰:人傍木休字也,不久果罷職。」雖然「從冷休」是大家的共識,但它所指何事則講不出個確論來,甚至有人戲稱要起作者於地下來問他個明白。而今巧在解讀「探春是鄭成功的分身」的同時,因為「鳳凰臺上憶吹簫」的靈動,進而思及李清照的「別情」,再事推衍而得解此千古謎團,個中曲折根本不是人類思維所能構致,純係靈機的觸動偶得,斷不敢以學問自倨。

李清照作「鳳凰臺上憶吹簫、別情」:「香『冷』金猊,被翻紅浪,起來慵自梳頭。任寶奩塵滿,日上簾勾。生怕離懷別苦,多少事,欲說還『休』。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休休』、這回去也,千萬遍陽關,也則難留。念武陵人遠,煙鎖秦樓。惟有樓前流水,應念我、終日凝眸。凝眸處、『從』今又添,『一』段新愁。」「一」、「從」各一個字,「冷」字拆作「二」、「令」兩字,「休」則有三個字,拆作「人木」了。由此看來「一從二令三人木」拆字是「冷、休、休休、從、一」沒錯,大多數人把「休」字減少了兩個,「一」也不見,如今算來是上了作者大當了。而作者刻意強調「鳳凰臺」卻寓有「金陵」及「臺」灣雙重意義,也是石頭記的重點。檢覈整闕「別情」文字,配得上一二三的數字遊戲的字眼還真是捨此莫屬呢。

何以判言冊文之屬意於此?六十五回興兒背人說探春是「老鴰窩裏出鳳凰」,七十回中有兩個鳳凰風箏絞在一處,作者重提鳳凰來隱射鄭成功進兵南京事。

按《宋書、符瑞志》載「文帝元嘉十四年三月丙申,大鳥二集秣陵民王顗園中李樹上,大如孔雀,頭足小高,毛羽鮮明,文采五色,聲音諧從,衆鳥如山雞者隨之,如行三十步頃,東南飛去。揚州刺史彭城王義康以聞。改鳥所集永昌里曰鳳皇里」。這秣陵、金陵都是南京的古地名不在話下。李白作「登金陵鳳凰臺」詩云:「鳳凰臺上鳳凰遊,鳳去臺空江自流。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丘。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這句「鳳凰臺上鳳凰遊」是形容兩個鳳凰風箏絞在一起的場景,隱喻的是「金陵」鳳凰「臺」。四十回牙牌令中寶釵就道出「三山半落青天外」詩句豈能無解?另外又有一個玲瓏喜字帶「響鞭」的風箏靠了過來,那響鞭可就是有名的「鳳凰臺上憶吹簫」中的「簫聲」了。而提到「鳳凰臺上憶吹簫」就不能不提李清照這位女詞人,《白香詞譜》中收錄的詞牌「鳳凰臺上憶吹簫」就是李清照「別情」傑作。

「鳳凰臺上憶吹簫」係秦穆公女弄玉故事,《後漢書、矯慎傳、注》列僊傳曰:「簫史,秦繆公時。善吹簫,公女弄玉好之,以妻之,遂教弄玉作鳳鳴。居數十年,吹鳳皇聲,鳳來止其屋。為作鳳臺,夫婦止(在)〔其〕上。一旦皆隨鳳皇飛去。」這弄玉的故事即第七回脂批「設云秦鐘,古詩云『未嫁先名玉,來時本姓秦』二語便是此書大綱目、大比托、大諷刺處」所指擬,皆為「臺」字著眼。在此則純粹是點明《石頭記》之綱目,作者藉此篤定地向世人確認其創作目的,就是一個「臺」字,也是在向世人宣告石頭記是為臺灣而作的!

冊文寫著一片冰山,《開元天寶遺事、依冰山》載「楊國忠權傾天下,四方之士爭詣其門。進士張彖者陜州人也,力學有大名,志氣高大,未嘗低折於人。人有勸彖令脩謁楊國忠可圖顯榮,彖曰:『汝輩以謂楊公之勢倚靠如泰山,以吾所見,乃冰山也,或皎日大明之際,則此山當誤人爾。』後果如其言,時人美張生見機。」《通鑑》亦載其事。在此作者交待「大明」末世時運不濟的鄭成功兵敗南京,「哭向金陵事更哀」。「山上有一隻雌鳳」實寫「鳳山」地名,乾隆五十一年底林爽文起事,改元順天尊故明,南路莊大田則奪據鳳山縣城持久抗清。

講到鳳凰臺,就要提到姑蘇臺,以及金陵的臺城,《石頭記》從一開頭就處處提到「臺」字都是為「臺灣」作張本。《史記集解》載:「越絕書曰:闔廬起姑蘇臺,三年聚材,五年乃成,高見三百里。」《吳越春秋‧勾踐陰謀外傳第九》「吳王不聽,遂受而起姑蘇之臺。三年聚材,五年乃成,高見二百里。行路之人,道死巷哭,不絕嗟嘻之聲:民疲士苦,人不聊生。」《容齋續筆、臺城少城》載「晉宋間謂朝廷禁省為臺,故稱禁城為臺城,官軍為臺軍,使者為臺使,卿士為臺官,法令為臺格」,南京在晉宋間叫建康,古稱金陵,也叫石頭城。因而石頭城換作了臺城,「石頭」便自是「臺」了。尤其書的開頭提到的補天石也是臺灣,足以說明臺灣在作者心目中無可取代的地位。《爾雅、釋宮》:云「四方而高曰臺。」補天石高經十二丈,方經二十四丈,足以為臺。

其實臺灣在鄭成功個人的功業上並不佔有很多篇幅,隆武元年(一六四六年)起兵拒清,永曆十五年(一六六一年)收復臺灣,只待一年就病亡了。反倒是東寧後人在臺灣生聚教訓二十年,時間足以長成新世代,隨著東寧國於永曆三十七年(一六八三年)年併入清朝版圖,相去清兵入關起算雙方隔離四十年,臺灣人與大陸人應當有文化思想差異,再經過五六十年的融合也難以消除,更何況當時還是滿漢分治,朝廷嚴格防止漢化行為,社會上的族群對立是確實存在的。在歷經多次文字獄的洗禮後,又有四庫全書的開局,乾隆五十一年更有林爽文事件震撼人心,唯恐歷史失其記載,就不難理解作者處心積慮想要留存資料「事偷記」的用心了。撫今思昔,杜牧《阿房宮賦》結得好,「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鑑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寧不令我輩後人深思?

 

 

 

[ 首頁 ] [ 向上 ]

【聯絡我們】:redstorey@pchome.com.tw
Copyright ©2003王明瑾紀念網頁
上次修改日期: 2003年08月14日